现金贷,一门备受质疑的生意

趣店本来只是互联网信贷产业的一个普通公司,但创始人的回应却让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被突然曝光,媒体、同行反弹,以及监管的关注,让行业前途充满未知。

作者:何子维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1-07
  从罗敏到趣店,这个被揶揄已久的名字和公司,从未远离质疑。面对质疑,创始人罗敏在《趣店罗敏回应一切》中的回应,既可以看做青年创业家的洒脱和豪放,也是一家爆发型企业面对危机时公关手法的不成熟。
  现金贷的野蛮生长,必然有它的需求所在。在任何经济体,普通的收入阶层都有快速短期融资的需求,现金贷的繁荣可以视为经济有活力、社会乐观进取的体现之一。因此,对一个行业没有必要“人人喊打”,而是应该客观看待。
  但这个行业的爆发式崛起,也必然经历质疑和阵痛。扒去金融科技和大数据的外衣,作为一门备受质疑的生意,现金贷的运作逻辑到底是什么?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为何被质疑?
  浏览罗敏在知乎上关注的话题,“刘强东和章泽天在一起你怎么看?”、“百万年薪的人的生活是怎样的?”、“赴美生子的大概成本是多少?”、“从玩星际争霸中我们得到了什么启发?”……罗敏身上的标签,正如同他所关注的话题,超出了常规和想象,却也满足了大众猎奇的审美趣味。
  罗敏10年间连续创业10余次,却始终不得入其门。等到2014年3月他成立了趣店,作为一家中国互联网企业,在一种特殊的、宜于奇迹萌芽的土壤里,趣店完成了7轮融资。 2017年10月18日,趣店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开盘价高达34.35美元,当日最终收报29.18美元,较发行价24美元上涨21.58%,首日市值突破百亿美元。
  但不久后,他和他的趣店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在那篇刷屏的文章中,趣店被称为“暴利吸取的是借款人的‘高息’血液,啃食的是用户的失控的欲望。”
  2017年10月22日晚,微信公众号“卢泓言”推送了一篇专访罗敏的文章《趣店罗敏回应一切》。从标题上看,这不过是一篇普通的专访,以回应外界质疑。遗憾的是,这篇专访却被反复拷问,质疑再次升温。
  在这些质疑中,被拷问得最猛烈的是,趣店有没有蓄意教唆人“钱生钱”?对此,在《趣店罗敏回应一切》中,罗敏的回应是:“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此话放出不到一周,就受到了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大三学生洪家杰反驳:“什么不用还、当福利送我了?我父母前天刚收到趣店的电话催款”。
  当初,洪家杰为买一台售价接近5000元的笔记本电脑,在趣店借贷。他在注册时,趣店要求访问其手机通讯录,实际上这是一种“制衡措施”,意味着若不按期还款,网贷平台可能会联系到其家人朋友,进行催收。
  关于趣店的催收,《南风窗》记者查阅了趣店的招股书。趣店招股书第178页上的描述是,首先,趣店会通过自动发送消息提醒借款人催款;如果用户逾期20天以上,趣店将致电给借款人,同时主动向芝麻信用披露;必要时还会上门当面收款。
  且不论罗敏的回应是否为天方夜谭,其实催收在信贷这个行业里是一种常规手段,早就是公开秘密了。从这一点上来说,催收不过是一个话题点而已,真正让舆论所担忧的,还是洪家杰接下来的描述。
  洪家杰说:“想要不拖欠、不让网贷平台采取催收手段,可以跑到别的平台去借,反正这些APP的信用信息并不共享”。
  从星合资本勾勒的现金贷行业的用户画像来看,近40%的现金贷用户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星合资本统计了20多万名已借款客户,主要为20岁到30岁、相对低学历的年轻群体。由于刚步入社会,消费理念超前,信用意识不强,现金贷被他们视作一种快速获得资金的途径。
  另一方面,前几年由于校园贷乱象频出,被监管部门叫停。“趣店”的前身叫“趣分期”,也做校园贷业务。2016年7月,罗敏宣布退出校园贷市场。但从洪家杰身上仍能看出趣店的业务依然没有脱离校园。
  洪家杰还透露,他的一个曾在趣店工作的朋友王锐,经常发信息给认识的学弟学妹,要求注册趣店以提升自己的业绩。
  当《南风窗》记者向王锐转述洪家杰的话时,王锐表示十分无奈。他说,在这条产业链上,信贷员是很疯狂的,只要是熟人,无论什么身份都会被他们“盯住”。在注册时,信贷员还会帮着“包装”注册信息。
 
  趣店凶猛生长
  如何鉴别学生的身份,在《趣店罗敏回应一切》里,罗敏也语焉不详。在他看来,贷前风险控制,比如用身份证号查询,目前“还搞不定”。但这正是舆论不愿放过罗敏的地方。
  罗敏也承认,未来的消费贷款,风险控制是最主要的竞争核心之一,细分来说也就是业务来源、资金去向和是否有足值抵押物。
  在风险控制上,趣店也做了一些努力。据趣店招股说明书显示,趣店在2017年第二季度上线了基于大数据、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风控系统。
  在此之前,趣店已经与蚂蚁金服旗下独立的第三方征信机构芝麻信用合作。2016年到2017年,趣店先后向蚂蚁金服支付了620万和1130万元的信用分析服务费。
  王锐解释说,通过与芝麻信用合作,当趣店用户发生逾期且恶意拖欠还贷时,用户的芝麻信用得分就会降低。而芝麻分过低不仅会影响用户的消费和贷款信用,还会影响用户的个人生活服务信用,比如租金优惠、便捷办理签证等,都会出现问题。
  一位长期在消费贷款公司工作的业内人士对《南风窗》记者分析,趣店的商业模式其实并没有什么硬伤,但他认为,趣店成功的原因不是依靠商业模式,而是依靠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的扶植。
  他解释说,趣店虽然有自己的APP,但支付宝为其导流比趣店自身APP的流量要大不少。
  另外,蚂蚁金服旗下有提供借贷的蚂蚁借呗和网商银行,还有提供分期消费的蚂蚁花呗。他们针对的用户是有重合的,因此留给趣店发挥的空间并不明显,趣店没有什么优势。
  记者梳理趣店公开的信息发现,2015年与蚂蚁金服达成战略合作之前,趣店营销效率一直较低,每1元营销支出最高对应2元左右的营收。2015年8月,蚂蚁金服成为趣店E轮投资方之一。同年11月,趣店通过支付宝开放平台免费获得流量入口,支付宝为趣店开放了数个获客入口。
  此后,趣店的营销效率迅速提升,每1元支出对应的营收数字最高达到约15元。从这一点上来看,趣店相当一部分活跃客户来自支付宝,趣店业务的快速增长也是很大程度因为支付宝。
  如果从罗敏将趣店定义为“金融科技公司”来讲,那么这个公司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征信体系和风控系统就变得很重要,而且可以说是必须的。要做到这一点,趣店应该有较强的研发能力,有较大的研发投入。
  但据趣店招股书显示,趣店的年度研发费用,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0.04亿元、0.38亿元和0.52亿元,2017年上半年为0.63亿元。以2017年上半年来看,趣店的研发费用占净利润的6.5%。而同为美股上市公司的宜人贷,其研发费用为其净利润10%左右。相比之下,可以看出趣店研发费用投入,相对于罗敏宣称的金融科技公司的同业水平来说,并不算多。
 
  现金贷前景之问
  罗敏仅仅花了3年半的时间,让趣店的市值超过18家上市银行,2017年上半年的利润超过6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超过4家上市银行。这些数据让曾在趣店工作的人也意外。
  陈洁曾是趣分期的工作人员,在趣分期变为趣店期间,她跳槽去了另一家信贷公司。在她得知趣店上市股价暴涨超过40%时,她真的有点懵。她对《南风窗》记者说:“罗敏无所畏惧的回应,业内反弹很大”。
  为何反弹?主要是影响同行上市。在罗敏“回应一切”后,10月27日,趣店的股价下跌至22.8美元,跌破每股24美元的发行价。在美国上市的3家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除了趣店,宜人贷、信而富的股价也大跌。
  没有上市的同行,“反弹”更大。陈洁透露,现在好几家信贷公司都在试探着出海。比如融360在10月21日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通过首次公开招股募集最多2亿美元资金。这些信贷公司的上市计划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启动。
  本来这些打算出海的公司正想在监管部门出手前打个时间差,现在因为趣店风波突起,相关金融监管措施肯定会更严,那么这些刚刚启航出海的公司则可能触礁搁浅。
  事实上,从今年开始,一行三会就加大了监管的力度。4月10日,银监会发布的《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中,首次提出要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
  9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2017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表示,普惠金融必须依法合规开展业务,要警惕打着“普惠金融”旗号的违规和欺诈行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
  10月28日在京举行的“2017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也同样关注着现金贷的改革和监管。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表示,在普惠金融领域将实施穿透式监管,建立互联网金融的行为监管体系、审慎监管体系和市场准入体系,引导其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
  从现金贷演变的历程来看,上世纪90年代,美国出现现金贷(Payday Loan)以来,现金贷不但没有消亡,反而进入了一个稳定发展期,成为了低收入阶层常用的一种金融服务工具。
  若论合理性,为低收入人群提供金融服务这件事本身没错。普惠金融(inclusive finance)是联合国在“2005年国际小额信贷年”提出的概念,它为社会所有阶层和群体提供金融服务,尤其是那些被传统金融忽视的农村地区、城乡贫困群体、微小企业,能帮助贫困群体脱贫,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推动力。
  但舆论一直不待见现金贷,在美国也一样。面对舆论对类似在线小额贷款行业的不断质疑,2016年6月2日,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宣布美国联邦政府将首次管控高利益、低金额的发薪日贷款。随后,谷歌在2016年7月提出,拒绝“发薪日贷款产品”出现在谷歌搜索引擎中,称这一产业是具有“欺骗性的”和“有害的”,与谷歌价值观不符。
  但小额信贷也是一个社会所必须。在国内,百融金服的《2017年现金贷行业分析报告》称,在9亿劳动人口中除去2亿信用卡用户,2亿征信成本过高的用户,现金贷潜在客群规模可以达到5亿。换言之,现金贷、P2P网贷等互联网金融,就弥补了这部分人的借贷需求。
  单就趣店这样一家信贷公司而言,从它公开的报表来看,小额现金贷的需求是很大的。2017年上半年,趣店共放款382亿元,完成4051万笔,每笔平均943元,人均笔数达到5.8次。
  显然,数字背后是中国亟待满足的巨大的信贷需求。正如经济学家陈志武指出,金融对富人可能是锦上添花,对穷人则可能是雪中送炭。
  趣店本来只是互联网信贷产业的一个普通公司,但创始人的回应却让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被曝光,同行反弹,以及监管的关注,让行业的前途充满未知。
  针对外界的相关质疑,《南风窗》记者按照趣店官网的信息拨通了趣店的电话,客服告知其公关部门会在48小时里回电,截至发稿,已超过48小时,但记者并未得到回复。
  陈洁说,自己离开趣分期最大的原因是,罗敏一开始答应员工的股权和利益,但并未对她这样的元老级员工兑现承诺。现在虽然趣店已经在美国上市,但留下来的老员工并不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洪家杰、王锐和陈洁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