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亚太愿景:颠覆还是回归

对于奥巴马政府的亚太战略,如果说特朗普在贸易上的主基调是颠覆,那么在安全上则是继承甚至强化。在东亚,美国依靠军事实力“发信号”,或许会更密集。

作者: 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1-17 收藏
  11月3日,特朗普开始了他就任美国总统以来首次亚洲之行。在这次长达12天的行程中,特朗普相继访问日本、韩国、中国、越南、菲律宾这东亚五国,并出席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以及在菲律宾举行的东盟系列峰会。
  美国总统亚洲行历来都会备受关注,但特朗普此行尤甚。入主白宫近10个月以来,这位“美国优先”总统的亚洲战略,是颠覆传统还是回归常态,是外界高度关注此访的重要原因。
 
  以破为先
  与奥巴马拉开距离,是特朗普亚太外交的显著特点。访问日本期间,特朗普与安倍的亲密个人关系,将是这次日美外交互动的一大卖点。奥巴马执政8年,虽然美日同盟得到了强化,但他与安倍之间的私人关系始终未产生化学反应。奥巴马与韩国总统(朴槿惠)惺惺相惜,特朗普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却貌合神离。奥巴马遭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谩骂,特朗普却对杜特尔特赞赏有加。个人偏好上的差异,会在特朗普此访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差异不只是个人偏好。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的亚太外交,是从清理奥巴马的外交遗产开始的。8年前的11月,奥巴马在首次亚洲之行中,把自己定位为美国首位“太平洋总统”,以此拉近美国与亚洲之间的距离。这种“亲近”后来演变成“亚太再平衡”战略。苦心经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是这一战略的重要内容。特朗普入主白宫第三天就签署行政令,宣布美国退出TPP,让亚洲盟友和伙伴错愕不已。
  今年3月,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董云裳 (Susan Thornton)宣布,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太”战略已经“死亡”。她表示,特朗普政府显然意识到亚太地区蕴藏着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但“亚太再平衡”、“重返亚太”这样的表述,已是过去时。一同被宣布“死亡”的,还有奥巴马政府对朝鲜的“战略耐心”。从白宫事先公布的新闻公报来看,特朗普在东亚停留的每一站,都不会忘记呼吁向朝鲜施压。
  加大对东盟的外交投入,是奥巴马政府亚太战略的另一个重要内容。自2011年首次出席东盟系列峰会以来,除了2013年因美国政府关门而缺席,奥巴马每年都如约赴会。在他任内,美国任命了首位常驻东盟秘书处的大使,首次在美国举办了美国﹣东盟峰会。但据媒体报道,特朗普这次将提前离场,不等东亚峰会结束就回国。这至少说明,目前特朗普对东盟的在乎程度,与奥巴马政府时期还有距离。
  中国是特朗普此次东亚行的重要一站。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中美关系总体上保持稳定,但也暗藏风险。美国对中国启动“301调查”,把中美引向贸易战边缘,这是奥巴马政府以及布什政府时期都没发生过的事情。特朗普访华期间,中美贸易逆差问题会是美方关切的一个焦点。此外,特朗普政府因朝鲜核问题而对中国企业施加的次级制裁,力度也远超奥巴马政府时期。在贸易和朝核问题上,中美互动都出现了不同以往的变化。
  “特朗普先生的原则就是,鄙视一切奥巴马先生所珍视的”,《经济学人》杂志在今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该文认为,与美国一样,亚洲也是特朗普当选总统的最大输家。这话或许有点言过其实,但要论遭特朗普外交冲击最大的地区,毫无疑问是亚洲。不过,这种冲击是否会彻底颠覆美国的亚洲战略传统,目前来看并不尽然。
 
  轮廓初现
  贸易问题是特朗普此次东亚访问的一个核心议题。11月10日,他将在越南出席APEC峰会期间发表演讲,阐述美国对“自由与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愿景,强调该地区在推动美国繁荣与安全上的重要性。
  这里面至少传递出两点信息:首先,美国对这一地区的重视不变;其次,美国视贸易为战略的逻辑不变。而这两点又决定了,美国不会轻易让区域经贸秩序主导权旁落。这在战略意图上,已经与TPP没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所不同的只是关于贸易的理念,以及与之相关的实现手段。TPP的底色是自由贸易,原则是最大限度降低商品、服务贸易的关税。但特朗普更在乎的是“公平贸易”(当然,是否公平由美国说了算)和“关税自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学者米瑞娅·索利斯认为,特朗普贸易政策的真实动机,是确保美国为特定商品重订关税的绝对自由,弱化约束美国贸易保护的国际争端解决机制。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特朗普政府对于TPP的替代方案,是启动一系列双边贸易谈判。在布鲁金斯学会学者威廉·盖尔斯顿看来,特朗普在贸易和外交上明显的双边主义偏好,从根本上说源于他这一信念:在一对一的谈判中,我们总能赢。新加坡前外交官比拉哈里·考西坎,在《外交事务》上分析称,特朗普政府可能是想用“贸易辐轴体系”替代TPP,在这个体系中,美国(轴)与其他贸易伙伴(辐)签订双边贸易协定。
  在特朗普出访亚洲前几天,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布了一份题为《美国在亚太的经济战略》的报告。这份报告建议,华盛顿能够而且应该重申在亚太经贸领域的领导角色;美国应该发出信号,不反对其他贸易伙伴继续推进TPP,同时为未来美国重新加入解决了美国优先关切的贸易协定敞开大门。有专家分析称,美国重返TPP并非绝无可能,特朗普退出TPP也有可能是提高要价的谈判策略。
  这次随同特朗普“到访”亚洲的,还有美军的“罗斯福”号和“尼米兹”号两个航母战斗群。加上常驻日本的“里根”号航母,美国在特朗普访问亚洲期间,在这一地区集结了3个航母战斗群。从军事角度说,这意味着美军具备了在特定区域,每天24小时,每周7天的不间断的军事打击能力—典型的战争军事部署。外界普遍认为,这是美国在军事施压朝鲜。特朗普亚太外交或许战略色彩不足,但危机应对成色绝对够足。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总统访问亚洲时“带上”两艘航母,特朗普算是第一位。这与他“以实力促和平”的理念相合,也与他大幅增加军费的计划相符。新西兰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教授罗伯特·艾森,在一篇分析美国经济与安全战略的文章中称,华盛顿在利用经济权力上能力的下降,可能使其更加倚重突出的军事优势,美国在南海与东海依靠军事实力“发信号”,或许会更密集。
  对于奥巴马政府的亚太战略,如果说特朗普在贸易上的主基调是颠覆,那么在安全上则是继承甚至强化。特朗普政府在其任内,毫无疑问将加大对亚太地区的军事投入,同时也会继续强化对盟友的安全承诺。奥巴马执政时期与东南亚国家的联合军演、军事合作项目,至少截至目前特朗普一个也没有取消。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就任不到10个月,已经3次到访东亚。在安全领域,美国“重返亚太”的力度丝毫未减。
 
  局势在变
  11月10日在越南岘港,当特朗普阐述他的“亚太愿景”时,TPP的11个成员国将会宣布美国退出之后TPP谈判的进展。亚太地区另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自贸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进展到哪一步也将对外界公布。
  类似的场景,在今年7月德国汉堡G20峰会期间也曾发生过。那时G20中19个成员代表在谈论巴黎气候协定,特朗普在会场外忙其他事情。开始适应美国的缺席,或许将是亚洲国家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今年1月发布的《复兴美国的亚太经济战略》报告写道,亚太的格局正在发生快速的变化,而且往往是不利于美国的。部分是因为美国自身,比如特朗普政府退出TPP,以及向盟友发出混乱的信号。部分是因为长远的趋势使然,比如中国的崛起,技术革新对经济发展的影响等。在这种背景下,特朗普的“愿景”有多少以及能在多大程度上变成现实,前景尚难预料。
  据日本媒体报道,安倍首相将借特朗普到访之机,为劝说美国重返TPP做最后的努力。越南、澳大利亚等TPP成员国也有类似期待。在米瑞娅·索利斯看来,美国如何、何时或者是否会重返TPP还未可知,但美国的领导力已经受损,“美国的盟友和伙伴正在继续前行,以期创造美国以外的市场机会”。至于特朗普想要的双边贸易谈判,连与其私交甚笃的安倍也虚与委蛇,暂时未作启动日美自贸协定谈判的承诺。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克东南亚研究所今年5月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在“目前哪个国家或国际组织对东南亚影响力最大”的问题中,选择中国的高达73.6%,有18.2%的受访者选择东盟,选择美国的仅占3.5%,排在日本(4.5%)之后位居第四。米瑞娅·索利斯认为,对于美国在亚洲的存在感,认知和现实层面的降低,正在促使这个地区的国家,通过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合作来对冲。
  在亚洲地区,有的国家通过与中国深化合作来对冲美国“退场”所造成的影响,也有国家通过“拉”美国抗衡中国、制造战略竞争,来弱化美国“退场”的意愿。10月25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希望建立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四国首脑战略对话”,以促进从南海经印度洋至非洲这片区域的自由贸易和防务合作。日本媒体分析称,这一提议意在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据日本媒体报道,安倍在11月6日与特朗普会谈时,将讨论四国首脑战略对话的问题。此外,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出席APEC峰会期间,也将与特朗普讨论这一问题。据称,印度对此也态度积极。从美方的表态看,特朗普政府只是视其为“工作层面”的对话,而且否认有针对中国的意图。但后续如何发展,目前还不得而知。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洲事务最高顾问麦艾文(Evan Medeiros)曾说,东亚正在经历一个有趣的时期:经济更加融合的同时,安全竞争更加激烈,安全碎片化也更甚。他认为中国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大幅提升,但还无力主导东亚经济秩序;美国军事实力和战略影响力依然强大,却无法再“垄断”东亚的安全事务。这种局面如何演变,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的地区秩序。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