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执政的逻辑

强调长期执政,其实也是要追问: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能否做到不断创新、不断引领时代,能否经受住长期执政的考验、解决自身面临的突出问题。
 
 
作者:赵义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1-20 收藏
   刚刚闭幕的党的十九大对党章进行了修改,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同时,修改后的党章明确提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党政军学民,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强调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国理政的鲜明特色之一。
   十九大把关于党的领导的重大政治判断写进党章,值得高度关注。充分理解党的领导的重要性,是学习和贯彻十九大精神的非常关键的内容。
 
   长期执政能力建设
   正如王岐山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学习辅导百问》中谈到党的领导时说的那样:“一个时期以来,有的人在这个问题上讳莫如深、语焉不详甚至搞包装,没有前提地搞党政分开,结果弱化了党的领导,削弱了党的建设。”而“习近平总书记对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从来都是充满自信、决不回避退让,系列重要讲话万变不离其宗,根本是坚持党的领导;无论哪个领域、哪方面的工作,无一不是从加强党的领导抓起,最终落脚在强化党的建设上。”
   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紧密联系、相互贯通、相互作用,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可以说,党的建设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紧密“捆绑”在一起的。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能离开党的建设;谈党的建设,同样不能离开党的“初心”。
   党的十九大闭幕仅仅一周,习近平总书记就带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瞻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和浙江嘉兴南湖红船。习近平说:事业发展永无止境,共产党人的初心永远不能改变。只有不忘初心,才能让中国共产党永远年轻。唯有不忘初心,方可告慰历史、告慰先辈,方可赢得民心、赢得时代,方可善作善成、一往无前。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南风窗》记者注意到,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了“长期执政”这个词汇。在谈到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的时候,报告说党的建设的主线是“加强党的长期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党章也相应进行了修改。10月27日的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提到了“长期执政”: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是关系我们党会不会脱离群众,能不能长期执政、能不能很好履行执政使命的大问题。
   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既是一个基本事实,也是中国宪制基本原则(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具体表达。一方面,说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和强调党的领导,本质上是一回事。另一方面,强调长期执政,其实也是要追问: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能否做到不断创新、不断引领时代,能否经受住长期执政的考验、解决自身面临的突出问题。
   从一个大党应有的忧患意识和担当意识出发,就可以理解,“长期执政能力”和一般的“执政能力”的内涵并不完全相同。既然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说服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长期执政的政党建设的怎么样。党能否经受长期执政的考验,直接决定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前景。
 
   永不僵化、永不停滞
   纵观世界各国那些长期执政的政党,很大的风险就是因为“长期”而带来的僵化和停滞。僵化和停滞,既有思想上的问题,也有利益上的问题。而首当其冲的是思想。僵化和停滞,首先就是体现在失去了对国家发展的引领能力。
   而回顾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历史,包括再往上追溯领导革命的历史,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勇于修正错误,敢于面对曲折,带领中国人民取得一个个胜利,根本的就是:在每一个历史的转折关头,党总能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根据中国的国情寻找出解决中国问题的办法。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从实际出发就是实现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实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实际相结合、和中华传统文化精华相融合。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
   正是在十八大后的实践基础上,根据新时代已经发生了的重大变化,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做出了新的表述。关于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在1956年党的八大上就提出了。改革开放以后又作了归纳和精练,表述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如果从1956年从党的八大算起,已经过去60多年了,明年又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在生产力和人民需要这两个方面都发生了重大变化。
   从社会需求看,我们2020年就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现在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呈现出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需求日益增长。显然,只讲“物质文化需要”,已经不能真实反映人民群众已经重大变化了的需求。当然,这不是说人民的物质文化需要已经不重要了,其实是对质量的要求更高了。
   而从社会生产看,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比如现在中国有220多种产品的产量是全世界第一。显然,再讲“落后的社会生产”,也已经不符合实际了。也就是说,制约人民日益增长的需要的主要因素,已经不能笼统的说是生产力的落后,产能不足以不再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突出问题,而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或者说,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
   从原来讲的“物质文化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从解决“落后的社会生产”问题到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这既反映了我国社会发展的巨大进步,又反映了发展的阶段性要求。社会主要矛盾变了,工作重点当然也变了。经济建设仍是中心工作,但在新时代更要注重促进全面发展。
   根据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党的十九大报告对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两步走”的战略安排,其中没有直接提GDP翻番类目标。这并不是说就不要增长速度了,而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是要通过质量、效率、动力“三个变革”来实现中高速增长。不提GDP翻番类目标,更有利于端正发展观念,落实新发展理念。
   根据已经发生重大变化的阶段性特征,精准界定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从而精准界定工作的主要着力点,这是长期执政的政党引领国家前进的重要能力。在实践的基础上不断勇于创新和引领变革,这也是一个长期执政能够“永远年轻”的重要秘诀。
 
   勇于自我革命
   纵观世界各国那些长期执政的政党,还一个很大的风险就是自身特殊利益的固化,从“不愿意”逐步蜕变成“不能够”解决自身面临的突出问题;本应发挥领导作用的政党却变成了利益集团的战场,失去了对各种利益的整合能力和对整体利益的维护能力。
   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和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这一点,无论中外都是一个道理。具体来说,又有不同。一个政党长期执政,和西方国家“你方唱罢我登场”不一样,必须要探索出一党长期执政条件下实现自我监督的有效途径。这需要一个长期执政党必须能够保持不断自我革命的勇气。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勇于自我革命,从严管党治党,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时的讲话中说: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大就要有大的样子。实践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能够带领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也能够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
   党的十八大后,反腐败形成了压倒性态势,党的十九大明确释放出了反腐败不会“喘口气、歇歇脚”的政治信号,因为“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场对政治生态的重塑,因此新时代的反腐,不是简单的经济意义上的查办一些大案要案就行了,其更重要的取向是政治反腐。
   重塑政治生态,在反腐上当然会表现为清除一批腐败分子,但绝不是等同于仅仅是清除一批腐败分子,要害是防止出现政治和经济交织在一起的利益集团。今后反腐败惩治的重点,是在高压态势下仍然不收敛、不收手,群众反映强烈、问题反映集中,已经进入了重要岗位、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特别是要清除政治问题和经济腐败相互交织的利益集团。
   利益集团是个西方的政治现象,是和政党制度上的轮流执政联系在一起的。而在一党长期执政条件下,党内就不能存在利益集团。一党长期执政的领导力和党内出现利益集团是无法兼容的,党内的利益集团化会削弱甚至瓦解党的领导力。
   所以,党的十九大报告把政治建设放在了党的建设的首位: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决定党的建设方向和效果。而保证全党服从中央,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党的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党章在相应的修改中也明确,党的建设要“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10月27日的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若干规定》,明确中央政治局同志要带头,要主动将重大问题报请党中央研究、认真履行所分管部门、领域或所在地区的全面从严治党责任、坚持每年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书面述职,等等。同时,中央书记处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国务院党组、全国政协党组、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每年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报告工作。
   如果说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会一盘散沙,中华民族复兴必然是空想,那么,没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党内也会一盘散沙,中华民族复兴也必然是空想。把政治建设放在首位,就是要保证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能够得到有效贯彻落实。这种重大决策部署得到有效贯彻落实的能力,同样是一党长期执政能否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的重要保证。
   由此,可以理解反腐败惩治的重点为什么要聚焦于破坏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政治问题和经济腐败相互交织的利益集团。无论是国家的变革还是党的自我革命都进入了深水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