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人的“自动驾驶”模式

人类虽然一直标榜自己的文明,一直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一直认为自己走的是人道,实际上从来都没有脱离过“动物区”。

作者:刘广迎 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主席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1-27 收藏
  当下,自动驾驶汽车这个高地,炮火密集,争夺激烈。我们正遭遇上一个特殊的时代,这个时代叫智能时代。当机器在争先恐后地学习“自动驾驶”,那么,人的当务之急又是什么呢?
  人是地球上最重视教育的动物。教育是一种什么性质呢?教育尤其是以听话为首要原则的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让人进行“自动驾驶”模式。一个人来到世上,经过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比如家庭熏陶、学校教育,比如职业训练、社会洗礼等等,终于成了一具“自动驾驶”的肉体,于是,长辈放心了,大家都舒心了。人一旦进入“自动驾驶”模式,就可以用自己最熟悉、最不用动脑子的方式来回应眼前的人和事,这样既安全又富有效率。坏处是,人被标准化自动化为“行尸走肉”。
  过去的人类社会,本质上就是一个由众多的“自动驾驶肉体”组成的系统。这个系统的主要功能就是有序高效地进行生产,或者掠夺与捍卫。这个系统中的似乎具有自由意志的各不相同的每一个人,都不过是被安装了“软件”的机器。只有极少数人,意外感染了“病毒”,脱离了“自动驾驶”模式,自己当上了自己的 “司机”。此类人,要么成为领袖、志士、精英,要么成为恶魔、异类、小丑。在未来的智能时代,高效生产的功能将被人工智能取代,打仗也不用人类再亲力亲为,人则需要从“自动驾驶”系统中脱颖而出,做人应该做的事,过人应该过的生活。
  人与动物的生活并无实质区别,同为生存与延续而已。人类不过是比动物获取生存资源的能力更强。许多人可能会说,人类有文化,动物没有,这才是人厉害的地方。没错,动物好像真的没有文化,但人类文化是个什么东西呢?说得刻薄一些,文化就相当于人类的衣服。人类一直陶醉于自己绚丽多彩的“衣服”,有意无意地忘掉了自己的真实面目。其真实面目是什么呢?在动物世界里,获取生存资源能力越强的动物,越贪婪、越凶残,人则是动物世界的冠军,而且把亚军甩出了好几条街。
  且不说人对自然的肆意掠夺,回望人类历史,人类屠杀同类的行为如星星数不清、如江海未断流,其规模之庞大、手段之残忍,实难用语言来描述。看看今日之世界,虽然人类穿的文化“外衣”越来越“高大上”,但其思维逻辑与行为模式并无根本变化。为什么呢?因为人类的基因“程序”与文化“软件”并没有重大调整与修改,所以,一代一代的人们始终在同一“软件”控制下处于“自动驾驶”状态。
  这就是说,人类虽然一直标榜自己的文明,一直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一直认为自己走的是人道,实际上从来都没有脱离过“动物区”。也就是说,人类要走出“动物区”,则必须解除“自动驾驶”模式;要解除“自动驾驶”模式,则必须卸载原有的文化“软件”,设计新的文化“软件”,安装并重启。
  这种新的文化“软件”有两大特色。其一,解除了“自动驾驶”,突出了“自驾”体验。人生因“自驾”而千姿百态,生命因“自驾”而丰富多彩,进而,社会因人的多样性而群英荟萃、万紫千红。其二,物质性的快感降低,精神性体验增加。人工智能在物质领域里完胜人类,这一方面为人类不再如动物一样为生存资料而劳动与斗争提供了前提条件,另一方面也消解了人们获取财富的快感,人们的精力与智慧只能向精神领域转移。
  过去,人类就其社会性来说,不过是“肉质机器”;就其本性来说,也没有真正摆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兽性”。
  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人们的基本需求将得到充分满足,情感需求、自我实现与自我超越的需求将成为主流,也就是说,人的需求走出了“动物区”,进入“人文区”。在这个区域,汽车是自动驾驶的,人则是自我“驾驶”的。从此,人将不再是一种程序性存在、不再是原始的动物性存在。每个人都将“驾驶”着自我,远离拥挤不堪的城市街道,驶出标识清晰的高速公路,奔向田野,奔向草原,奔向崇山峻岭。
  用一句话说就是:人真正走上了人道。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