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的力量

中国完成了一定的物质基础的积累以后,人们开始越来越尊崇精神的力量,而精神的丰富来自于人们对于文化、艺术的感悟。

作者:陈莉莉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2-04 收藏
  河北有一个地方有沙漠也有海,很多人并不知道。从北京的西北角向东出发,穿越城市为人类活动而建的重重关卡和更好的公路,大约300公里,4个多小时就到了。
其实作为景点或者作为一个奇怪的自然现象,它存在了很久,有着国内不多的大海与沙漠接吻的景象。
  我把计划中有老有小的第一次旅行地点放在那里,那是2016年的夏天。8个人,4个大人,4个小朋友。之所以选择那里,因为两个有自主表达意向的小朋友,一个想去海边,一个想去沙漠。而相比去完新疆塔克拉玛干以及海南的三亚,这个计划实施起来真是太简单了。
  现在想来,那真是一次记忆犹新的旅行体验。海边的项目玩完以后,小朋友们在沙漠里疯跑。后来,他们跑到沙丘顶端那棵树下坐着,远远地望过去,蓝天、白云、黄沙、一棵树、几个人。
  每个人在回忆同一件事情时,都有它不同的角度。对于我,那次为期一周的旅行,就定格在上面那个景象。
  它让小时候听到的一句歌词盘旋在脑海里好久,回到北京后,我还在寻找不同版本的它们来听。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最初听到这句歌词,是在小学,那是一个晚上,一个人走在操场上。我当时觉得它好美,美得不属于我,也不属于当时的学校,甚至不属于中国,我一直固执地认为是那是一首俄罗斯歌曲。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跑到中国一个小学校的夜空上面了。它只停留了一会就走了。
  我以为它以及它带来的意境就丢在我的少女时期了,因为那种场景到底是怎样的呢?我想象不到。若干年后的这一刻,我意识到它没丢,它的样子我也找到了。
  人生越往后走,可能越会发现生命里会有很多这样看似巧合的相逢。于人生起初,我们与世界的接触,因为一首歌、一本书、一部电影,这个共震产生的能量或者说某种感觉,在未来的生活中,我们会不自觉地去寻找、以让它落地。就像我一直想的是“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景象呢?
  那一瞬,我觉得我人生起初伸出来的某一根线头找到了它的归属,它成功落了地,让我和我的过去产生了连接。这种相互对接的感觉真美好。
  所以,我愿意相信,商人马云在唱歌和拍电影的时候可能也会有那样的想法。他说的是,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文艺青年。还有乔布斯,他对于鲍勃·迪伦的热爱以及禅式文化的向往,最终让商业与艺术之间完成了乔布斯式的跨界,诞生了iphone。还有音乐人张楚,李宗盛《生命里的精灵》的专辑让他发现:音乐原来可以这样做,可以自己写词,自己唱。戏剧出品人孙恒海少年时期看的张学友《雪狼湖》演唱会,让他从一个生意人重新出发再学习,最终参与了舞台表演的浪潮。
  似乎每个人都有至少一个属于文艺力量作为源泉的故事。至少在我看来,这样的故事更符合未来人类的发展规律。就像文艺青年马云比起商人马云听上去要有意思得多一样。
鲁迅曾有一句话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
  回首后望,不论是西方启蒙运动、欧洲文艺复兴运动,还是我国先秦时期的百家争鸣、五四时期的新文化运动,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化都能起到重要的作用。它不仅仅能改变单个人的精神世界和人生命运,而且更能以穿越时空、历久绵长的思想来改变整个人类世界的命运。
  中国在进入新的时代,这个新时代以文艺当先。中国完成了一定的物质基础的积累以后,人们开始越来越尊崇精神的力量,而精神的丰富来自于人们对于文化、艺术的感悟。
愿你我已有的文艺源泉都能有机会在现实的生活落地、生根,愿未来有更多的人们拥有文艺力量与召唤的可能性。
它浪漫而美好。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