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不该特许经营

幼儿园不同于医院,它的市场化是个好事。当然,一定的门槛和合理的监管是必须的。

作者:谭保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2-11 收藏
  这几年,我一直试图用“经济学”的思维模式来思考问题。在很多时候,它可以直指问题的病灶。
  我们不妨用这种思维来分析幼儿园的“特许经营”问题。首先,管理部门给幼儿园的开办设置一定门槛,这是必须的。基本硬件、消防安全、师资水平等,都需要有个标准。但过度管制也会带来更多问题,正如你这段时间所了解的那样。对此,我们可以做三个经济层面的分析。
  其一,幼儿园是中国最好的生意,甚至可以说没有之一。管理部门严格审批,保证了这个产业有着强大的“护城河”,竞争对手难以进入。而且,审批的“地域化”特征非常明显,比如同一区域往往不允许存在太多幼儿园,你开了第一家,别人可能就再也不能开了。这更加强化“护城河”的优势。
  其二,幼儿园是提前付款的,没有赊销,它拥有强大的现金创造能力。实际上,中国企业最缺乏的就是这个能力,A股的公司为什么这么多财务造假?就是因为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产品没市场优势,卖不出去或者下游经销商总是赊销占款,所以企业根本无法创造现金。
  万达为什么现在这么低调?就是因为它那些远在二三线城市或一线城市边缘地带的项目,租售都不旺,现金创造能力不行,因此只能依靠国有银行的贷款来滚动经营。如果后者有变,那就麻烦了。但幼儿园绝对不会,它的现金创造能力堪比拉美的毒贩。
  可以说,在严格的特许经营之下,幼儿园就是一部印钞机。有一定“资源”的人,都会希望进入这个行业。你能进吗?去拿个批文试试看。
  接下来,我们进入第二个分析。如果把幼儿园比作一个产业链,那么幼儿园开办本身是产业链的中部,它的上游是幼师的供应,下游是家长的需求。过度管制,会扭曲上游和下游两端正常的市场逻辑。
  因为管制过度,在中国日益膨胀的大城市,幼儿园数量往往存在严重不足。这就会导致幼师群体对于幼儿园开办者缺乏议价能力。实际上,幼儿园老师的工资很低,这在很多城市并不是秘密。对她们来说,不用说买房子,即便是过一个相对体面的日常生活,恐怕都是奢望。
  这种上游幼师供需市场的扭曲,会导致真正优秀的幼师毕业生逃离这个行业,最终形成一种逆向淘汰的机制。同理,下游的幼儿园学位供应市场也会被扭曲,因为学位吃紧,所以家长没有选择,同时相对于园方缺乏博弈能力,从而形成一种信息的不对称。当这种不对称长期被所有人都习惯,那么问题就自然会发生。
  那么,谁会是这个特许经营市场的最终受益者,显然是幼儿园的开办者。幼儿园最大的成本项其实是人工,即幼师的工资,但由于管制对幼师供应市场的扭曲,所以他们完全可以压低工资。同理,对于家长,入园费节节升高也是必然。
  那么,放开管制,可以解决问题吗?答案是可以的。充足的市场主体,会矫正被扭曲的上下游链条,一方面会给幼师更多选择机会,提高优秀者的工资,同时也会极大缓解家长和园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因为,幼儿园的消费是可以重复的,不是一次性消费,给消费者选择权,这是对服务供应者的一种激励。
  必须一提的是,幼儿园和医院不同,医院的消费(特别是大额消费)在多数情况是一次性的,只有一次选择机会,过多的市场主体未必能解决问题。在医学常识存在严重信息不对称和一次性消费特征的背景下,过度的市场化,反而可能加大医生的道德风险。莆田系,就是一个好例子。即便在美国,高度的市场化也导致了“医生利益集团”的崛起,医疗费用的不断高企,已经成为“国家负担”。
  幼儿园不同于医院,它的市场化是个好事。当然,一定的门槛和合理的监管是必须的。幼儿园不是军火,放开管制,鼓励幼儿园开办的“双创”,天不会塌下来。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