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与500强共舞

用好外来500强带来的高端要素,也发挥自身市场化基因和创新勇气,以科技创新拉动经济新版块的崛起,再进一步吸引来自全球的高端要素,最终形成一种产业螺旋式上升的“广州模式”。

作者:杨露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2-11
  沉稳务实、开放平和是广州的城市气质,而城市的气质,则是由产业和人塑造的。
  自秦汉起,广州就是繁华的商都,古越秀地区通过珠江水系,在国内商品流通上发挥了枢纽作用,因此也促成了发达的外贸。近30余年来,广州又得风气之先,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凭借多年潜心的“筑巢引凤”,目前已有297家世界500强企业落户广州,累计投资设立921个项目。今年以来,世界500强企业在广州新设了47个投资项目,注册资本合计共约382亿元。
  除了有对外部资本天然的吸引禀赋外,广州本土的产业也极具创新力。未来,两者的互动和融合将推动原有产业的转型升级,也将衍生和构建出新的高端产业体系。在这方面,日系500强汽车品牌和来自美国的500强宝洁,它们在广州的成长历程,都是典型样本。
 
  500强来华门户,推动支柱产业诞生
  上世纪80年代,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世界500强进入中国市场的主要聚集地。1984年,美国莫里斯公司在广州开发区设立卡夫食品有限公司,以轻工制造业开启了广州引进外资的序幕。
  当时的广东经济已在国内遥遥领先,但主要依靠的是轻纺、食品、小家电等工业支撑。汽车产业主要以生产公交车、改装汽车、轻型车为主,产值仅占全省工业产值的1.2%。
1985年3月,法国标致公司成立了广州标致,以合资经营方式生产轻型汽车。这是中国汽车工业第二个合资项目,5个月前,上海大众也才刚刚成立。但随后标志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1994年,惊人的库存压力使得广州标致开始陷入亏损状态。1996年10月,广标长达十二年的合作结束,但广州汽车产业已经积蓄了力量。
  为了重振广州的汽车工业,广州市政府汽车工业办公室和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开始重新招商引资。这时,本田开出了相对优惠的条件:愿意承担当时29.6亿元的历史债务的大部分。1998年6月,广州市正式宣布,由广州汽车集团公司和本田合资,按照50∶50的股比注册成立广州本田,起步投产车辆为3万辆,建设规模为5万辆。
  当年,广州与标致合作的教训就是没有均衡地分享利益和共担风险,在企业管理方面也没能形成合力。但在广州本田的合作中,中日双方进行了机制创新,坚持“重大决策事项实行中外双方联签制”。
  1999年的一天,每辆售价将近30万元的高档汽车第六代雅阁(Accord)开始在广州批量生产。那是当时中国市场车型先进、技术卓越的中高级轿车。广州本田的成长迅速,2000年就已开始盈利。从广州标致到广州本田,同一个工厂、同样的基础设施,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从此,国际投资者对广州汽车工业的认识也发生了深刻的改变。
  2003年,日产经由东风公司正式进入广州。2004年,广州丰田汽车有限公司也正式挂牌。至此,日本三大汽车巨头本田、日产、丰田均已齐聚广州,一个以日系500强汽车品牌为特色的广州汽车产业集群形成,对广州汽车产业形成了强大的外溢效应。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汽车产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巫细波对《南风窗》记者表示,“这么多外资车企之所以选择广州,跟它的区位优势有关,海陆空交通便利。广州作为中国的南大门,代表了中国一大块的市场。广州本身是千年商都,市场规模和纵深都很大,在广州销售的汽车品牌和车型接近一百个,整个广州有400多家4S店。”
  除了汽车,500强与广州的缘分,不得不提全球日化产业的王者—宝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广州,家家户户都在用电车牌肥皂,生产它的广州肥皂厂是当时广东省内著名的日化企业。1988年8月18日,宝洁公司选中了它,与香港和记黄埔(中国)有限公司及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进出口贸易公司一起,在中国组建成立了第一家合资企业—广州宝洁有限公司。从此开始了宝洁中国业务的发展。
  尽管洗衣粉利润丰厚,但在那时候的中国,人们逐渐对如何洗干净衣服缺乏兴趣,而开始越来越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比如头发。宝洁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选择了洗发水作为中国市场的“敲门砖”。
  1988年,中国第一瓶海飞丝在广州肥皂厂生产。几乎所有人都通过以浪漫爱情故事为主题的电视广告知道了海飞丝。每个城镇店铺的显眼位置都开始挂起了长长的小包海飞丝洗发水。随后几年,中国市场的几乎所有品牌都学会了这些宝洁带来的“营销方式”:温情的电视广告,以及适合当时国人消费水平的小包装形态。
  海飞丝上市一年以后,在广东省取得了15%的市场占有率。在这期间,宝洁又推出了飘柔二合一洗发水及护肤品牌玉兰油。
  1991年,宝洁中国公司开始盈利。六年之后,宝洁开始从合资伙伴手中陆续收回股份,广州肥皂厂收回了约3000倍的投资。直到2004年,宝洁中国成为独资企业,在中国的近30年来,它为中国市场建立了全新的营销体系。
  伴随着公司的业务发展,宝洁的中国员工得到了迅速的成长。如今,在宝洁大中华区,越来越多的中国籍员工担任起重要的管理职位,中国籍的员工占员工总数的98%以上,宝洁大中华区已成为宝洁向其他市场的人才输出地。
  广州市商务委员会外资管理处对《南风窗》记者表示,包括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外商投资企业,多年来对广州经济社会发展作出巨大贡献。2016年,外商投资企业贡献了全市56%的工业总产值、60%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和75%的规模以上工业高技术产值,涉外税收占全市税收的三成左右。此外,外资企业为广州培养了一批熟悉跨国公司运营的中、高级管理人才和适应现代化生产产业大军,吸纳了150多万人就业。
 
  自主创新基因,与外资正面竞争
  回溯过去,距离本田进入广州开启中国市场,已经过去将近二十个年头。汽车产业对上下游产业的带动作用是不可忽视的,最应该直接带动起来的,是零部件企业的发展,零部件产值占整车产值的50%-70%。
  但是,零部件企业是分等级的,广州本土的民营零部件企业一般是四级、五级,也就是生产一些附加值很低的产品,如一些螺丝、外饰件等。而一、二级的核心零部件仅限于日系品牌内使用,甚至完全不对外部企业出售产品,如广州最大的变速箱公司加特可(广州)自动变速箱有限公司,为日本知名企业JATCO株式会社100%独资。
  日系汽车生产体系封闭直接导致了日系汽车与区内本土制造业没有形成很好的产业配套和协作关系。这样一来,本土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就连要做到初级零部件深加工也极为困难,更不用提向价值链最高端爬升。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服务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和对《南风窗》记者表示,“世界500强企业对一个地区的就业和税收带动作用是非常明显的。但是,如果一个地区的企业完全倚靠外生的因素产业来向价值链的高处攀登,我个人认为是不现实的,必须还是要依靠土的企业不断创新。“
  巫细波也称,“在产业发展初期,通过引进外资急促实现规模经济,是不能引领这个产业向价值链高端爬升的。广州本土汽车产业只有逐步提升自身的研究和创新水平才能真正抢占价值链高端。这一点,自主品牌正在努力。”
  虽说日企在技术方面封闭,但本土品牌主动学习的效率非常高。比如,在效率方面,自主品牌早已突破了产能瓶颈,同样达到了每58秒下线一辆整车的生产效率。
  近年来,在中国汽车市场整体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广州的汽车产业却意外地保持着持续的高速增长态势,这必须要归功于广汽集团的自主品牌广汽传祺。据了解,今年广汽传祺的销量预计能突破五十万,直逼发展多年的合资企业广汽丰田。
  值得一提的是,自主品牌广汽传祺被遴选为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官方唯一指定用车。《财富》全球论坛常务董事倪德慕(John Needham)交车仪式上称赞,“广汽集团作为世界500强企业之一,代表着中国制造业的高端水准。”
  自主汽车品牌的成功得益于广州坚实的产业基础和卓有成效的产业政策。广州一直坚信,“造环境”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找项目”。2016年10月18日,为推动汽车产业链的延伸,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广州国际汽车零部件产业基地建设实施方案》,拟出资25亿元在现有产业基础上,选址番禺、增城、花都、南沙和从化建设新产业园区,力争2020年汽车零部件产业基地新增产值2000亿元,关键零部件本地化率80%。
  如今,广州汽车产业零部件生态已逐渐走出日资企业的技术封闭,以更加开放、多元的姿态推进了广州汽车零部件产业园的建设。今年3月,全球第三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世界500强麦格纳集团与广州汽车集团零部件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的广州卡斯马汽车系统有限公司落户广州黄埔区。
  “政府一向走在改革的前沿,在招商引资方面做出了很多创新。广州汽车产业的园区建设比较得力,明珠工业园,花都汽车城、广汽智联新能源产业园等进驻的配套服务非常好。”巫细波告诉《南风窗》记者。
  与汽车产业有所不同,在充分竞争的日化行业,宝洁的强势使得一部分竞争力差的本土品牌没落,但也倒逼了广州本土日化企业的发展,让更有实力的企业成长为它的竞争对手。广州成为了日化品牌创业的热土,这在中国独一无二。
  曾几何时,宝洁带入中国的任何一个产品都是市场主导,包括碧浪、汰渍洗衣粉,不过这种情形慢慢被本土企业所改变。1994年,正是外资占领中国日化市场风头正劲的时候,广州立白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了,目前立白集团营收规模已超过170亿元,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区域品牌一跃为洗涤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之一。
  二十一世纪初,随着竞争加剧,越来越多“小而美”的品牌在各个细分领域侵蚀着包括宝洁在内的日化巨头们的领土。无论是本土的还是外资的新日化企业都在广州不断涌现。
2000年,威莱(广州)日用品有限公司成立,迅速占领了家用清洁及卫生消毒产品,从最初的一个品牌“威露士”,现已延伸至各个领域的十多个品牌,包括郎平代言的妈妈壹选皂液。2001年,外商独资企业广州蓝月亮实业有限公司成立,其中蓝月亮洗衣液、洗手液等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在后来冲到了全国第一。
  广州传统的国有日化企业也不甘落后,成立于1959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拥有南沙、韶关、辽阳等多个日化产品生产基地,具有50万吨洗衣粉,50万吨液体洗涤剂的生产能力,客户包括多个知名跨国企业。
 
  科技创新枢纽,从新动能找未来
  在每一个新时代来临之际,我们总能感受到大胆创新的气质深植于广州的血脉中。近年来,随着广州的创新生态环境不断优化、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大力建设,世界500强企业爆发了对广州自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二次投资潮。今年1到10月,全市新设立外商直接投资企业1959家,增长38.5%,合同外资132.4亿美元,增长53.9%。
  一大批带动能力强的世界500强和国内知名企业的大项目纷纷在广州落户,包括富士康10.5代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思科(广州)智慧城、通用电气生物科技园、中远海运散货总部、国美集团第二总部、花都万达文旅城、阿里巴巴华南运营中心等等已在广州投资兴业。其中,富士康10.5代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项目,是改革开放以来广州规模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
  广州市商务委员会外资管理处向《南风窗》记者表示,每年3月份广州都会举办“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向国内外投资者传达了广州重视招商引资引技引智,也得到了企业家的积极响应。今年以来,结合2017《财富》全球论坛将于12月在广州举办的契机,广州组织代表团赴巴黎、纽约、伦敦等地,举办了13场《财富》论坛推介会,向世界500强企业和大型跨国企业宣传介绍广州投资环境。
  2017年3月,广州发布了战略性新兴产业蓝图,实施“IAB”计划,即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若干个千亿级产业集群。从曾经的电子信息制造业、汽车、石化三大支柱产业到“IAB”产业计划,在技术更迭的过程中,广州正向全球创新产业赛道加速奔跑,成为中国南方最重要,全球知名的科技创新枢纽。
  目前,广州已拥有珠三角乃至华南地区最完备的产业生态支撑,它未来的城市经济发展路径正日益凸显:用好外来500强带来的高端要素,同时也发挥自身的市场化基因和创新勇气,以科技创新拉动经济新版块的崛起,带动更多高端就业机会的创造,而这些机会又将进一步吸引来自全球、全国的高端要素,从而形成一种产业螺旋式上升的“广州模式”。
  说到底,一座城市的发展路径就是不断自我革新,以创新来改善公共治理和推动产业的跨越式发展,让高端要素在本地积聚,从而推动财富积聚和增长。值得一提的是,《福布斯》中文版发布的中国大陆最佳商业城市排行榜,广州6年中五年占据榜首位置。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与普华永道今日联合发布的《机遇之城》报告中,广州也已连续两年被评为中国“机遇之城”首位。
  一个充满未来的城市大抵如此,从历史中走出,在创新中得到新生。未来,广州还将吸引更多创新要素进入,下一个十年,更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