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国企上市,沙特王储的另一张牌

在某种意义上讲,如果说王储的这次“反腐”抓捕行动,是从政治层面吹响了改革的号角。那么,Aramco的上市则是从经济层面拉开改革的序幕,并做好资金准备。

作者: 张纲纲 特约作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2-18
  11月4日深夜,沙特阿拉伯的反贪机构在现任王储小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on,外界通称:MBS)的带领下,突击实施了对包括11位王子,4位现任政府内阁部长,多名政府前任部长和一些沙特顶级富豪在内的60多人的抓捕行动,引起了全球的广泛关注。
  就在各国媒体对这场中东石油王国的“宫斗大戏”进行不加余力的报道的时候,殊不知王储小萨勒曼所领导的另一场影响更为深远的行动,早已悄悄的展开多时了。这就是沙特阿拉伯国立石油公司Aramco的上市计划 (IPO)。
  2016年初,当时还是副王储的小萨勒曼在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的时候,第一次提到沙特政府正在考虑国立石油公司Aramco的上市计划。之后,这个消息持续发酵,各种揣测不断。考虑到Aramco的官方背景和沙特阿拉伯世界第二的原油储备,业界估计Aramco的IPO会轻松成为有史以来全球最大的IPO,于是全球的主要证交所,券商,投行和其他相关行业,都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异常,想从中分一杯羹。
  细心的人会发现,Aramco的IPO计划,和这次的反贪行动,都是在小萨勒曼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是纯粹的巧合,还是二者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国际市场所殷切期待的Aramco的公开发售,又是否能够成行呢?
 
  Aramco上市:或成全球最大IPO
  大家都知道沙特阿拉伯是个中东产油大国,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主要成员之一。而沙特的石油,是统一由沙特阿拉伯国立石油公司Aramco 来管理的。公司的股东只有一个,那就是沙特阿拉伯的国王。
  以超过1000万桶原油的日产量,坐拥超过2600亿桶的原油储备,Aramco不仅是沙特政府的主要财政收入来源,而且也是全球原油供应的主要提供者之一,对全球能源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所以,围绕Aramco上市的一举一动,各种大小细节,都牵动着国际市场的神经。可以说,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在正式IPO之前,受到过像Aramco这么广泛和持续的关注。
  说到“大”,那么Aramco到底有多大呢?IPO之前,投行和机构对公司的估值都带有一定的主观性。可以说,没有两个人的估值是一模一样的。小萨勒曼一次在接受阿拉伯电视台的采访时曾说过,Aramco 的市值估计在2万亿美元左右。但有些业界人士认为这个估值有点过高,1 -1.5万亿美元的价位似乎更能反映Aramco的真实价值。
  美国《The Deal》杂志报道了纽约的Hess 集团10月份以20亿美元的价格,将自己在挪威的油田卖给了Aker BP ASA公司。Hess在挪威已经探明和可能潜在的石油储备大约为1.5亿桶,以20亿美元的售价计算,这相当于每桶原油13.3美元。如果以这个价格作参考,Aramco的2600亿桶的原油储备,市值应该在3.5万亿美元左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Aramco 一家公司的市值将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GDP,包括像英国,法国,意大利这样的发达国家,成为仅次于美、中、日、德的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是真真正正的“富可敌国”!而Aramco的上市,会毫无疑问的将以前其他任何一家公司的IPO远远甩在后面,成为有史以来全球最大的IPO。
 
  出售国资,纾困财政?
  小萨勒曼选择在这个时候考虑Aramco的上市问题,当然离不开国际原油市场这个大环境。
  作为中东地区最大的产油国,沙特依靠着世界第二的原油储备,和几十年来居高不下的油价,承蒙上天的恩赐,轻松赚取了大把大把的石油美元。钱来得太容易,花起来也就在所不惜。沙特“土豪”的各种段子,早已刷新了人类对财富的定义,各地“壕”哥、“壕”姐,见了沙特“土豪”,都会相形见绌。
  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国际油价受美国页岩油和新兴能源的冲击,自从2015年跌破每桶50美元大关之后,就一直没有恢复过来。虽然包括沙特在内的OPEC组织采取了持续的限产措施,但收效甚微。油价一低,沙特政府的财政收入就会减少。对于习惯了大手大脚花钱的沙特政府,第一次感觉到了“紧巴”的滋味。在削减政府开支,动用外汇储备的同时,寻找新的资金来源很自然的被搬上了议题。而将Aramco上市,把公司的一小部分股份通过IPO发售给世界各地的投资者,是一个直接,简单、有效的方式。
  另一方面,小萨勒曼提出了雄心勃勃的“2030远景规划”(Vision 2030),决心对沙特的社会、政治、经济等多个领域进行大规模的改革,发展多样型经济,摆脱对石油单一经济的依赖。这场改革,将会对沙特的各个领域产生深远的影响。在某种意义上讲,如果说王储的这次“反腐”抓捕行动,是从政治层面吹响了改革号角。那么,Aramco的上市则是从经济层面拉开改革的序幕,并做好资金准备。
  但与中东其他国家激进的“阿拉伯之春”相比,小萨勒曼表示沙特的改革,将会是一场“温和”的伊斯兰改革。这场改革到底会以何种方式出现,又会以何种结局收场,现在还不可知。唯一可知的是,这场声势浩大的改革,需要大笔的资金作支持。
  鉴于沙特的石油财政已经比较困难,而沙特曾经巨大的外汇储备因为贴补财政已经以13%的速度逐年递减,在这种情况下,老国王萨勒曼虽然有心支持自己儿子的这场改革,但有心无力,沙特政府实在是没有富余的资金了。于是,沙特政府想通过出售一部分资产,以获得资金来源。而沙特有价值的资产也就只有石油。所以,通过IPO出售一小部分国立石油公司Aramco的股份,是顺理成章的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小萨勒曼一心想让沙特摆脱对石油的依赖,但到头来却还不得不从石油上寻求资金来源。
 
  上市前路还充满变数
  小萨勒曼曾经表示,计划公开发售的Aramco的股份为5%。这次被抓捕的王室成员之一、沙特首富瓦利德王子一次在接受CNBC的采访时表示,虽然Aramco这次出售的份额仅为5%,但这并不表示沙特在今后不会追加这个份额。实际上,有第一个5%,就会有下一个5%。
  鉴于瓦利德现在处于被监禁的状态,他的话到底有多少可信度,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但即使就只有这5%,根据保守的估计,Aramco的这次公开发售市值将会在500-1000亿美元左右,这也注定将会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大的IPO, 没有之一。围绕这次公开发售的潜在巨大商机,各路人马蠢蠢欲动。而关于这次Aramco的IPO将以何种方式登台的揣测,也是屡屡见诸于各大商业媒体。
  总体来看,业界推测Aramco的这次IPO,大致有三种备选方案。
  这第一种方案,也是目前来看比较主流的一种方案,就是将Aramco这5%的股份直接上市,公开发售。鉴于这次发售的市值史无前例,这次IPO将会在全球好几个证券交易所同时进行。全球的几个主要证券交易所,像纽约,伦敦等,为了能从这场史无前例的IPO中分一杯羹,早已牟足了劲,加紧公关。英国首相访问沙特,还专门向萨勒曼国王推荐伦敦证交所,承诺提供优惠条件,在监管上开绿灯;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不遗余力,在这次亚洲之行前,还不忘在推特上发帖子,向沙特推荐纽约证交所。
  最后到底会花落谁家,现在预测还为时尚早。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沙特自己的证交所— Tadawul,必然是被选中的证交所之一。而且,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沙特政府,特别是小萨勒曼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在沙特老百姓中获得更多的支持,有可能决定首先在Tadawul上市,让沙特老百姓先期尝到甜头,然后再在世界其他证交所上市。
  Aramco公开发售的第二种方案,就是将这5%的股份,直接卖给一个或几个私人投资者。市场上一度传言,中国曾对这个交易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这个传言是否属实,无法考证。但中国作为沙特石油的最大买家,早就和Aramco在多方面展开了合作。如果中国现在想购买这个股份,从而进一步巩固自己的石油供应链,加深与Aramco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顺理成章,而且中国也确实有这个实力。
  对这第二种方案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将股份出售给私人投资者对Aramco来讲并不是最好的方式。出售给一个或几个私人投资者,讨价还价在所难免,这可能导致Aramco 被低估,这是其一。鉴于Aramco的500-1000亿美元的庞大规模,没有几个投资者能够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钱,因此分期付款在所难免。对于急需用钱的小萨勒曼来讲,这种方式估计不能满足他的要求,这是其二。
  市场上流传的第三种方案,在一定程度上是在第一、第二种方案的基础上而形成的一种折中方案。也就是说,先出售一小部分股份给私人投资者,这样一来可以试试水,看看市场的反应;二来这也可为后来的上市定价提供一定的依据。在这之后,再在沙特自己的证交所Tadawul公开出售一部分;最后一步,将剩下的部分在全球主要的证交所同步公开上市。
  小萨勒曼到底会选择何种方式?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但鉴于Aramco 上市的规模,选择多种方式,多种渠道,似乎是一种更合理的选择。
按照小萨勒曼的计划,Aramco将会在2018年下半年或2019年年初上市。眼看2017年接近岁末,离预期上市的时间越来越近,这个计划到底能否成行?一些分析人士的心里暗暗打起了问号。
  从整体上看,围绕Aramco上市的形势不容乐观。从国内来讲,小萨勒曼今年6月份才被策立。虽然老萨勒曼国王有意栽培,任命他兼任副首相、国防大臣,领导反贪委员会,赋予他逮捕抓人等各种特权,让他权倾一时,风光无二,但他的根基尚浅,缺少政绩,四周又强敌环伺,难以服众。因此,他在国内的阻力还是很大的。而作为小萨勒曼“2030远景规划”重要的一环,Aramco的上市,势必会影响到方方面面的利益,真正实行起来,阻力可想而知。
  此外,受中东局势和小萨勒曼领导的这次抓捕行动的影响,国际原油价格一反常态,持续攀升,达到每桶64美元的高位。沙特和其他产油国在过去两年里,为了抬高国际油价而绞尽脑汁,没想到这次却“无心插柳”,油价的节节攀升,让沙特政府的财政压力得到缓解,寻找新的资金来源的紧迫性就大大减轻。
  如果油价继续保持这种上升的态势,到了2018年下半年,小萨勒曼是否还需要通过Aramco的上市来获得自己改革所需要的资金,就不得而知了。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