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史》:探究明末大溃败的背后成因

作者:许金晶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12-18 收藏
  美国学者司徒琳的《南明史》,初版于1984年,是继谢国桢先生的《南明史略》之后,海内外出现的第二本关于南明史的学术论著,自1992年引入中国之后,再版不断。近期,世纪文景再次推出这本书的新版,足以证明尽管问世已经三十多年,这本书之于当今海内外的南明史研究,仍然有着独特的贡献和价值。
  由于南明距离当代只有三百多年时间,各类史料可谓是汗牛充栋,因此在单纯的史实梳理与叙述上,学者们很难写出足够的新意。司徒琳的这本《南明史》最独特之处,就在于全书一直有着明确的问题意识牵引,即:造成明末大溃败的成因究竟是什么?在书中,司徒琳将其总结为两大要素:文武官员之间的内耗,和大臣对作为皇帝辅弼的争论。作者对于所有史料的选择与梳理呈现,都是紧紧围绕这两大要素展开的。
  造成明亡的这两大要素,其源头都可以追溯到明朝肇兴之时。前者是因为明太祖朱元璋防止武人坐大,确立了军人世袭制和以文官节制武将的政策。到了明成祖朱棣时,尽管成祖本人是通过武力夺得天下,但他上位之后,就进一步延续了朱元璋摈弃尚武精神的政策。而后者则是源自朱元璋在诛杀丞相胡惟庸之后,就取消了丞相制。这种对于相位的取消,造成了君主的专制和官僚内部的派系争斗,而一旦君主本人能力不足,这种派系和朋党的争斗就会愈演愈烈。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大要素,实际上指向的是同一个问题,即君主集权程度强化之后的种种弊端。
  到了南明时期,由于崇祯皇帝吊死煤山时,没有留下任何遗诏,而崇祯的太子也是下落不明,导致明朝在南方缺乏一位公认的皇帝人选,以捏合所有抵抗力量,而只能以各派文武官员各立其王。不只如此,这些不同的政治集团之间,还互相攻击与排斥,内耗严重。隆武帝集团与鲁王集团之间,隆武帝集团与永历帝集团之间,都爆发过严重的内耗。这种各起山头、彼此对立的态势,让新兴的清军很容易将其各个击破。
  而南明每个集团内部,文武官员之间的内耗也是颇为严重。一方面是天下大乱造成的军阀并起,另一方面则是南明各个集团仍然延续着文官主导的权力机制,两者之间的冲突自然是持续难休。比如在一度复振的永历政权当中,执掌锦衣卫的文官马吉翔与掌握军权的李成栋之间的矛盾与争斗,就一直难以调合,造成永历政权的还都,只能是一种回光返照。
到了南明的最后十年,南方中国的所有抵抗力量,尽管都已经奉永历皇帝为正朔,但此时南明的主要军事力量,无论是西南孙可望、李定国的部队,还是东南郑成功的部队,都是在明朝体制之外发展起来的力量,前者源自张献忠的起义军,后者则源自带有走私性质的海贼。也就是说,此时的明朝,已经仅仅只是一种精神象征,而永历皇帝,则是这种象征的空洞代表而已。尽管南明又延续了十年时间,但它的败亡,已经变得不可避免。
  司徒琳在写作这本《南明史》时,并没有太多参照先前问世的谢国桢先生的《南明史略》,而是直接征引和参考大量第一手的史料文献,从这些第一手的材料当中,独立得出自己对这段历史的判断。这种以一手资料为根基的研究方法,值得国内史学界借鉴与参考。
 
 
《南明史:1644-1662》
 
[美] 司徒琳 (Lynn A. Struve) 著
李荣庆等 译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7年6月版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