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精英应携手应对全球化之变 ——专访《财富》杂志主编Alan Murray

这个世界可能正在被分割为一个个竞争、孤立的阵营,如果任由这种局面发展,将可能危及全球经济的未来。那么,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作者:何子维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1-02 收藏
  作为激荡世界经济新思维的重要平台,财富全球论坛已经四次登陆过中国。今年,财富全球论坛以“开放与创新:构建经济新格局”的主题在中国广州举办,全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于这座千年商都和中国日益崛起的枢纽型网络城市。
  面对全球化的新形势,以及科技革新的日新月异,全球企业界领袖们将如何锐意进取,引领世界经济蓬勃发展?论坛为什么再次选择中国,选择广州?为此,《南风窗》日前专访了美国时代公司首席内容官兼《财富》杂志主编穆瑞澜(Alan Murray)。穆瑞澜作为全球财经媒体界的大咖级人物,其观点颇具洞见,而又不失幽默。那么,他眼中的全球化,以及中国和广州的故事又是什么样的?
 
  繁荣之下的风险
  《南风窗》:今年在广州举办的《财富》全球论坛将聚焦“全球化”和“数字化”两大趋势。为什么会关注这两大趋势?你认为这两大趋势会如何改变全球商业的面貌?
  Alan Murray:过去,全球化和数字化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的动力,许多人也因此摆脱了贫困。然而在某些方面,全球化和数字化带来的改变才刚刚开始,我们必须洞见它的未来。对全球经济界来说,新一轮的数字化浪潮和技术性革命,将会继续产生巨大的现实效益。
  比如,包括通过强大的智能机器,对收集的大数据进行分析,可以大幅度提升我们对数据世界的认知和分析水平。在这一基础上,更先进的智能机器人、纳米机器人将不断涌现,或者解开基因组的秘密也不再是遥远的未来。
  另外,必须注意的是,数字化又将会推动全球化,它让信息的流动变得更加富有效率,五湖四海的人们都能够受益于这项技术,最终形成一种全球智力的激荡,推动很多领域技术的进一步变革。
  《南风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从2017年到2021年,全球经济将会以年均3.65%的速度增长。今年10月,它将预测微幅提升至3.7%。这一微调,意味着全球经济出现了巨大的乐观前景。然而,随着全球生产率增长放缓、政治方面的不确定性等问题,这些都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威胁。你认为应该如何破除威胁,增进繁荣?政府和企业界各有什么需要做的?
  Alan Murray:生产率增长的放缓是一个谜。我相信,接下来的技术性变革将会改变这一现状,但仍有待观察。从政治的层面来看,不确定性所构成对经济增长的威胁,会使任何变革都可能举步维艰,但变革又是必须的。
  现在,很多人都认识到,这个世界可能正在被分割为一个个竞争、孤立的阵营,如果任由这种局面发展,将可能危及全球经济的未来。那么,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面对日益凸显的不确定性,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这个世界的政商领导人们更加富有智慧,并且善于谋划,通过施展他们卓越的领导力,能够带领这个时代免于陷入破坏性冲突的泥潭里。
  《南风窗》:过去,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融入全球化,融入者的经济增长速度都出现了加速,包括中国。但有一种观点越发普遍,即全球化也导致了不公。全球化应该如何面对这一问题?
  Alan Murray:是的。那些错过了全球化和数字化浪潮的人们,的确会产生焦虑感、挫败感,而这正是我们所有人必须携手一起努力解决的问题。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030年,全球范围内大约有4亿至8亿人,会因自动化而失业,其中包括1亿中国人。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新的职业,但是对于受此冲击的中级职业者而言,他们面临再培训的压力将会史无前例。这个现象不容忽视,必将成为每个国家的头等大事,必须要做点什么。否则,反对全球化和数字化的声音将会进一步扩大。
 
  中西方的商业碰撞
  《南风窗》:中国和西方有着不同的政治体制,但这并没有影响中国经济特别是中国500强企业的崛起。你认为中国500强企业为什么会崛起?今后,它们可能会面临什么挑战?
  Alan Murray:在西方,我们一直认为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是齐头并进的,民营企业终将跑赢国有企业。但回顾过去20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对这两种观点都发起了“挑战”。
然而,随着创新要素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越发显著。你们应该已经观察到了,相较而言,民营企业的确更富有创新精神,而国有企业需要改革的呼声也在不断高涨。记住,无论如何,创新是思想的力量自由碰撞的产物。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你认为哪一类企业会胜出?
  《南风窗》:你曾指出,在过去的30多年里,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从全球化中获得了很大的红利。而当前欧美地区出现了一些反全球化的趋势。你认为,中国那些旨在全球扩张的500强企业,应该如何应对这种趋势?
  Alan Murray:从入选世界500强的中国公司来看,多数公司获得的收益主要还是集中于中国本土市场。当然,也有像华为、联想这样公司,海外的收益占据着较大比重。但是它们是例外,并非整体情况。
  在我看来,产生这种结果的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市场巨大,且增速强劲,使这些中国的公司无需过于关注海外市场的运营。但如果要在陌生的市场争夺份额,无论是中方还是西方的企业,那才是真正的终极考验。而且,就目前来看,这种考验已经频繁出现了,中国企业必须未雨绸缪,做好应对的准备。 
  《南风窗》:世界上,500强企业多数都位于大城市,中国也不例外。但中国一些大城市的房价不断走高,企业办公室的租金也在飙升。你认为这是个问题吗?地方政府需要控制地租价格来留住企业吗?
  Alan Murray:城市是创新和创业的极好的空间载体,与此同时,城市的发展也必然面临复杂的社会问题。现在,世界上其他很多城市都执行了租金管制政策,但我不会推荐中国来使用,我觉得这是一种冒险,至少我本人如果是决策者,我是不会冒这样的风险,因为这种政策经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影响。但总的来说,我坚信,如何使一座城市良好地运转,为企业提供最好的营商环境,这是未来几十年内中国乃至全世界所有有着雄心和远见的城市都要面临的重大挑战。
  《南风窗》:2017年,最新的全球互联网公司市值全球排名中,前10位中国占了3个,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等。根据你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观察,你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崛起的原因是什么?现在,他们正在走出国门,包括开拓美国市场。未来,他们会不会和美国同行发生正面的冲突?
  Alan Murray:是的,就市场的基本面而言,中国现在基本上彻底跨越了个人电脑(台式机和笔记本)时代,对很多人而言,一步到位地进入了智能手机时代。这样的跨越,使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在一些领域更易于赢在起跑线上。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尽管目前中国市场的蛋糕似乎足够巨大,足够让这些公司可以持续占有、享用,但我依然相信,在美国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对手面前,并在全球舞台展开争夺战,那么这些中国公司遭遇的竞争压力,依然不小,它们必须谨慎应对。
 
  诗意、宜居的广州
  《南风窗》:《财富》全球论坛曾经在中国其他4座城市举办,1999年在上海、2001年在香港、2005年在北京、2013年在成都。和这些城市相比,你认为广州这座城市的特点是什么?是什么吸引了财富论坛在广州举办?
  Alan Murray:无论是从地理,还是从历史的维度上来看,广州作为中国南面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一个门户开放的高地,拥有特殊的地位和气质。比如广州的广交会已经举办了六十年,仅就这六十年的历史,就是广州扮演开放化、专业化、市场化、国际化的独特角色的象征。现在,我们正处于全球化面临某些狭隘价值挑战的时代,毫无疑问,在这个时点,具备以上特质的广州正是我们本届“财富全球论坛”的理想之城,这座城市无可挑剔。 
  此外,广州不仅是一直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而且它是一个非常诗意和宜居的城市。这种诗意和宜居,不仅培育了无数的科研机构,还滋养了大批年轻学子和专家,他们之中人才辈出,这是城市的优势。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广州还有令人魂牵梦萦的美食。
我们应尽情拥抱这座城市,体会它不可复制的魅力。你看,惠风和畅的气候,无与伦比的职业精英,自由开放的贸易环境,内联外通的交通枢纽地位。喔,我必须再次强调,还有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