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窗年度人物|罗斯高: 关注中国农村教育“看不见的问题”

▲ 颁奖词:罗斯高钻研中国农村问题长达30年,他为农村教育奔走疾呼,引起了社会对城乡教育不平等的关注。“别让农村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他当下在做的事,而他多年的坚守,则见证了一个学者超越国籍的责任与担当。
 
作者:郑嘉璐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1-02
  2017年末,密集曝出的幼儿园虐童事件引发了舆论的极大关注。看到城市中的孩子家长因残忍的虐童行为义愤填膺时,公众或许忽视了一个更大的群体—生活在农村的幼儿。与城市儿童遭遇的小概率(并不能因此否认其恶劣程度)虐童事件不同,农村幼儿面临的困境要普遍得多。
  9月中旬,有位白头发的老外在网络演讲平台上发表了一场演讲,他用流利的中文向中国公众提出了惊人的数字和观点:在中国的贫困农村,有63%的孩子没上过高中,接近一半的孩子认知能力低下,而且这种缺陷将伴随终生,农村孩子输在了起跑线上。他还说,中国要想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一定要提高高中生的比例,重视农村地区的早期教育。
  这个老外就是罗斯高(Scott Douglas Rozelle)。或许是因为他外国人的身份,或许是刺痛了中国社会对于国民教育的敏感神经,罗斯高的这段演讲很快就火了。演讲内容的广泛传播也招来了不少质疑: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能否简单归因于教育水平的高低;0-3岁早教影响终身智力水平的说话是否科学;“让妈妈回家”的建议是否具备可行性。罗斯高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说中文的美国经济学家
  实际上,在这次引发关注的演讲之前,罗斯高已经作过五六十次类似的讲座或演讲了。他今年62岁,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发展经济学家、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ject,下称REAP)负责人。
  他从12岁就开始学习中文,学生时代还赴台湾交换学习过三年。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的罗斯高在1983年第一次踏上中国大陆的土地,开始了他30多年对中国农业经济学的研究。每年都有超过1/3的时间待在中国,他曾笑称“到中国是回家,去美国是探亲”。
  作为一名发展经济学家,罗斯高来到中国后首先关注的是中国的农村经济发展。他在中国开展了一系列农业经济学研究,内容包括灌溉投资、粮食贸易、小额信贷等。凭借出色的科研成果,罗斯高获得中科院颁发的“国际科技合作奖”、中国政府表彰外国专家的最高荣誉“友谊奖”,还被邀请担任中科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委员会的长期主席。
  随着科研的深入,罗斯高意识到要解决根本性的课题—“摆脱贫困”还得依靠教育。他认为中国要想成为发达国家,就要让每个孩子都上高中,而且是普通高中,不是职业高中。“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未来,那时候没有那么多路可以修,没有那么多楼可以盖,劳动密集的工厂也都转移到其他工资更低的国家去了。”罗斯高说,到那时大量没有接受过高中教育的中国劳动人口将面临失业,拖累中国变成高等收入国家。
  根据罗斯高的调研,目前中国的贫困农村中有六成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有上过,包括职中、职高。是什么造成了这些孩子过早辍学、无缘高中?2006年,罗斯高联合中科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陕师大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成立了REAP团队,重点研究农村教育的投入与产出问题。
  最初,REAP团队的研究集中在农村儿童的营养与健康问题。在对10个经济落后省份13万名小学生的检测中,团队发现27%的小学生患有贫血,33%的有肠道寄生虫疾病,20%的存在近视但没有佩戴眼镜。罗斯高说:“只要有其中任何一项,你都根本没法学习,因为你是个病人。”
  REAP的研究结论得到了国内其他研究团队的印证,最终促成了“全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出台。从2011年起,中央财政按照每生每天3元的标准,为试点地区2600万学生提供总计每年160亿元的膳食补助。
 
  “看不见的问题”
  营养与健康问题是扼杀农村学生学习能力、导致他们辍学的凶手,但这只是帮凶。罗斯高认为,更致命的是农村幼儿在0-3岁期间严重缺乏早期抚育。
  REAP团队用国际通用的检验婴幼儿认知、语言和运动能力的“贝利测试”开展研究。每次测试都要花费三个小时,测试过程中还要应对婴幼儿大小便、哭闹、犯困等意外状况。为了完成这项研究,罗斯高他们召集了上百名地方大学的研究生,花费了400万人民币。
  测试发现,在陕西348个村子1800名6到12个月大的婴儿中,有29%智力分数低于90,也就是罗斯高演讲中所说的认知低下。要知道,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幼儿认知低下的比例仅在15%左右,这才是这一数据的正常值。更可怕的是,罗斯高发现这1800名农村儿童成长至24-30个月时,认知低下幼儿的比例超过了一半。
  按照罗斯高的“1000天假设”,人的认知能力有90%是由0-3岁的发育决定的。也就是说,这超过一半的农村儿童一辈子都没有充足的智力水平用于学习,他们输在了起跑线上。
  云南、河北的测试得出了相近的数据,罗斯高分析,儿童认知方面存在的巨大城乡差异,是因为农村婴幼儿早期抚育存在严重缺陷。不同于中国城市中盛行的早教班,农村家长采取的抚育方式多为“散养”,只保障吃饱穿暖,几乎没有任何科学抚育的意识。将近八成的农村家庭只有一本或干脆没有儿童书,给孩子讲故事、陪孩子做游戏的家长更是凤毛麟角,但刺激婴幼儿大脑,发挥其本来的潜能的恰恰是儿歌、故事和游戏。
  找到了症结,就要提出对策。在演讲中,罗斯高呼吁农村的妈妈们留在孩子身边而不是外出打工,这为他带来了巨大的争议。有人说这不利于男女平权,也有人说“留守妇女”会带来更大的社会问题。罗斯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了外界的质疑,作为经济学家,他也希望能取消户籍制度,让孩子生活在进城务工的父母身边,但这在当前是无法实现的。“让妈妈回家”是罗斯高看来较为可行的方法之一,他目前在探索的另一条路是建立养育中心。
 
  养育中心
  从2015年开始,REAP团队开启了养育中心的实验,他们在秦巴山区随机抽取了100个村子作为研究对象,其中50个村作为干预组建立养育中心,由养育师辅导家长科学育儿,包括陪孩子玩游戏、做美工、唱儿歌,与孩子一起完成婴幼儿课程任务。另有50个村为控制组,不作任何干预,对照观察早期养育对儿童智力发展的影响。
  罗斯高说,养育中心已经有了初步的成绩,实地调研时“奶奶”和“妈妈”们告诉他,孩子确实发生了变化。可是在作为对照组的村子,罗斯高遭遇了最失落的体验。这些村子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他们不知道自己是研究的一部分。看到那里的儿童被奶奶放在昏暗的房间里,一待一整天,罗斯高常有抱起他们送到邻镇养育中心的冲动。
  他的“终极目标”是在中国设立30万个村级养育中心,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与国家卫计委培训交流中心主任蔡建华是推动早期养育项目的合作者,他们提出了“0.1%”的目标,就是争取到GDP的0.1%大约700亿元用于0-3岁婴幼儿的发展项目。罗斯高说,投资0-3岁阶段的教育效益最高,中国不该把太多钱浪费在大学上。
  《南风窗》把罗斯高评为2017“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我们相信,他的贡献不应因他外国人的身份而被拔高,也不能因为存在质疑就被贬低。罗斯高研究的最大意义在于引起了社会对中国农村教育问题的关注,他曾说过:“我希望大家开始讨论这个,我完全同意大家怀疑结论。”我们祝福他在今后的研究中取得更好的成果,同时也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学者可以在自己耕耘的领域多做一些负责任、有担当的研究,让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好。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