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阻击高通“专利霸权”

中国企业的机遇可能在5G时代,相比于3G时代,高通所拥有的专利数量也在逐渐减少,这意味着留给中国企业的机会在增加。

作者:黄靖芳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1-18 收藏
  2017年初,苹果一纸诉讼将高通告上美国加州法院,并开始停止支付当季度的专利使用费。两大巨头的纷争,把高通这间公司所曾吸附的争议再次拉入人们视线。
  成立近三十年来,高通凭借自己的优势地位建立起一个独特的生态圈,圈子里包含的是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这也是其引以为傲的生存模式。
  然而政府的监管、过时的收费模式和本土厂商崛起的科技实力等因素,都让其在中国市场遭受摩擦不断。高通绝不会放弃这个庞大的市场,因其超过一半的营收都来自中国,但是前方道路正充满越来越多的未知。
 
  专利,高通的“印钞机”
  对于业外人士而言,高通不是一个相对熟稔的名字,但是几乎没有人能离开其发明的专利技术。
  在不同的移动通信时代,通信标准各异。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市场正从第一代模拟移动通信技术过渡到第二代数字蜂窝通信技术的时代,由七位创始人成立的高通公司大幅改善了当时并不流行的CDMA通讯技术的功率问题,最终,挑战了当时具有主导地位的GSM标准,并成功将其商用化。
  在公司成立初期,高通汇聚了众多的技术工程师,他们除了埋头于技术发明之外,做了最重要的两件事情,第一,将其CDMA技术提交到美国的标准组织TIA和世界标准组织ITU,申请确立为世界移动通信标准;第二,把CDMA研发过程中涉及到的大小技术都申请为专利。
  当时所有的通信巨头都为GSM浪潮所席卷,无暇顾及这间初创公司,自然也就没有人和高通争夺这些专利的申请。标准和专利,成为高通日后抵御比自己强大百倍的对手并发展壮大的利器。
  目前世界上通行的三大主流3G通信标准:W-CDMA、TD-CDMA和CDMA2000都离不开CDMA技术的运用,而手握接近4000项相关专利的高通可谓是3G 时代最大的赢家。
  沿袭了3G时代的优势,4G时代来临之时,高通仍然掌握了相当数量的专利,因此作为全球最大的专利许可收费公司和无线通信芯片制造商,高通依然可以骄傲地宣称,“每一部 3G4G 手机中,都有我们的发明。”
  高通所赖以为生的专利发明,是知识产权领域的重要分类之一,而高通赶上了知识产权“变现”最好的时代。法学教授郑成思曾引用数据称,如今国际贸易中,在货物买卖额无明显增加或减少的情况下,知识产权的转让额一直大幅上升。对企业而言,其作用可能已经比设备、资金更为重要,甚至在高新技术和新兴领域,专利几乎成为“入场证”。
  在中国,涉及知识产权“费用”相关纠纷也在直线上升。国内知识产权领域的资深律师、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菲介绍说,“从各院的通报总结中可以直观感受到。近五年,案件数量每年能达到15%到20%的增长,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增长率还要更高。”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分析说,如今高通拥有三个主营业务—CDMA技术集团(主要负责研发和销售芯片)、技术授权部门和战略投资业务,其中三分之二的利润都来自专利授权。去年因受苹果拒付专利费影响,利润收到大幅影响,2017财报显示,技术授权费为64.45亿美元,占营收贡献也有28.91%。
  在通信行业,占据行业金字塔顶尖的不是设备制造能力,商用能力,而是标准制定能力。凭借其深厚的基础积累,高通因此获得了对下游产业的议价能力和话语权。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行为本身无可厚非,权利的设立原意也是为了保护和促进创新,但事情总会改变。近年来,高通凭借其强势地位而制定的“游戏规则”,在中国引发了各种质疑。
 
  过时的模式
  在前述的高通三大主营业务中,前两项占据了营收的最重要部分,具体到实际交易中,分别可以简单表述为芯片的出售和专利授权费用。其中,后者的交易模式最受关注。
  高通在计算授权费用时,使用的参考标准是整机销售的价格。也就是说,即使手机厂商使用的不是高通设计的芯片,但只要芯片里包含了高通专利池里的专利,就要向其付费。而且讨巧的是,这笔钱高通没有向芯片厂商索要,反而是向手机厂商索要,以整机的售价为基数,收取3%到6%的授权费用。
  高通CEO莫伦科夫曾阐释理由称,“没有高通的技术,你几乎不能做任何事情,这是让OEM(原始设备制造商)确保产品‘稳定’的最好办法。”
  而且,业内人士表示,这笔费用“很难逃”。据半导体服务平台摩尔精英的创始人张竞扬透露,基本不会发生有厂商虚报销售额或者不交的情况,因为高通“做得很聪明”,他会间接从芯片公司的财报了解销售情况,所以绝大部分数据都是真实可靠的,很少有厂家能“躲得过”。
  手机厂商无法绕开3G制式来生产手机,因此不得不承担这笔费用,但是,他们的怨气也普遍很大。
  高通2013财年年报显示,其专利授权业务以30%的营收占比,为高通贡献了高达87%的税前利润;芯片和许可费收入共计243亿美元,其中49%来自中国。而同年国产手机利润率均值不足0.5%,远高于我国终端企业的利润水平,给企业的成本形成了极大的压力。
  不仅于此,有业内人士曾算了一笔账,在微博上“叫板”高通:“一部 799 的手机和一部 2799 的手机用到的通讯专利技术可能完全一样,后者贵出的 2000 元是因为用了更好的显示屏、更大的内存、更高画质的相机、更贵的机身工艺技术、加了指纹识别模块、快充、HiFi、提供更好的软件体验和售后服务。这些都和高通所拥有的通讯技术专利没有关系,为什么高通可以主张后者要比前者多付 2000元 x 65% x 5% = 65元 的专利费?”
  当通讯模块成为手机成本中越来越小的一部分,整个行业格局发生变革之时,高通仍然故我的收费模式已经显得过时和“倔强”。通信专家陈志刚也向记者表示,“智能手机行业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屏幕大小、摄像头和内存等,这些技术都和高通的通信专利没有关系。”
  另外,高通专利授权费用中还包含了其他厂家的专利,具体的操作是,高通公司利用自身的专利优势与手机厂商签订合约,此厂商须将自身所持专利免费授权给高通,再由高通来收取专利费,如果有另外的生产商使用该专利,原专利发明厂商就不得向其收取费用。短期来看,该种模式对于国内企业初期成长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也一定程度利于中国企业出海发展,但是陈志刚认为,本质上而言会损害国内手机芯片底层产业的核心竞争力,“这无异于让专利变成一张废纸。”
  2013年底,因为“部分国内公司的举报”,称高通违反了FRAND(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发改委随即对其展开调查。最终,发改委改革委对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依法作出处理”,开出60.88亿元的罚单,创下国内反垄断罚款的历史新高。
  这次判罚最重要的两点,一是取消了强制的免费反向授权模式,二是将整机100%作为基数对比修改为65%。这次的整改,最显而易见带来的利润在于基数的改变,粗略以每台手机1000元的价格计算,2014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是 4.52 亿部,假设每台减少 15 元的专利授权费用,能节省超过60亿元。
  但是,高通最为核心的商业模式—“以整机价格为基础”收费的模式仍然没有改变。不少分析人士也发现,高通在不同国家接受的反垄断调查,即使接受高额罚款也不愿改变其商业模式,以后,会继续带来冲突。
  2017年初苹果对于高通的诉讼引起了不少关注,摩尔精英CEO张竞扬认为巨头的效应值得关注,未来或许会带动更多中国厂家的效仿,“从格局上来看,占行业利润超过九成的巨头也对高通正面提出挑战,那么示范作用是可想而知的。如果这个模式在苹果那里也不成立,在中国也同样可以不成立。”
  事实上,苹果CEO库克也曾对高通的模式发出了类似的抱怨:“当前我们的处境是,苹果的创新越多,高通收取的专利费就会越多。”
 
  中国市场的挑战
  高通对企业坚持固定的收费模式同时,国内手机厂商“自力更生”的道路也愈发加快。
  华为从2004年就开始布局芯片自主研发,2009年研制出第一颗K3芯片试水智能手机,经历了2012年K3V2的失败,到2014年海思麒麟手机芯片开始跻身业界主流,发展至今已经平稳地跻身高端智能手机芯片市场。
  在去年,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国家会议中心的大堂里,公布了小米史上研发周期最长的一款产品—澎湃S1芯片,按照官方说法,其同样定位的是中高端。
  其实研发芯片的道路,需要的时间和金钱投入都非常巨大,但是长期对向包括高通在内的芯片厂家的依赖,并不现实。事实上,去年就曾传出因高通的骁龙处理器供货不足的问题导致小米6首发延期的消息,而众多国内厂商的产品尤其是旗舰机型都很大程度受到高通芯片产能的影响。
  张竞扬分析说,高通的芯片产能有限,“给你还是给别人,就决定了你这间公司能不能最先开发新手机,这种状态对于小米这样体量的公司,就会觉得不安全了,华为也同样。”而如果能进行芯片的自主研发,那么就可以跟手机的研发进度相匹配,从而决定手机的发布进度,这个重要性不言而喻。
  眼下,中国企业的机遇可能在5G时代,相比于3G时代,高通所拥有的专利数量也在逐渐减少,这意味着留给中国企业的机会在增加。此外,产业界的气候也在悄然变化。2017年半导体行业的最重磅消息莫过于,博通欲凭借130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消息,这个数额让不少行外人震惊,但这不是半导体行业近年来第一次的并购潮,半导体行业的垄断集中度持续在增加。
  通信专家陈志刚分析称,并购增加的原因在于全球智能手机的增长进入瓶颈期,表现在每年的出货量维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而以此为代表的移动设备是半导体行业最大的需求方,因此加大了半导体行业的生存压力,加剧了企业间“抱团取暖”的状态。这也意味着,像高通这样的企业的议价能力和话语权会被进一步削弱。
  目前,为世界目光所关注的苹果和高通官司仍然胶着,胜负难料。但可以确定的是,高通在中国的未来将愈加充满不确定性。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