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流不住,岁月日日新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芳华灼灼,每个时代都免不了落英纷纷。
作者:刘广迎 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主席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1-18
  冯小刚的电影《芳华》,解构的是那个时代还是这个时代?不同时代的人看了之后有不同的感受,以及不同的认知。 
  有人怀念那个时代里,收到一封带着墨香,经历了漫漫旅途的情书之后,从爱情谷里流淌出来的那份甜美,如空谷幽兰,耐人寻味,能够入梦。有人难以接受这个时代,没有经过时间发酵的“一键式”示爱,如一阵轻风,带不走半片云彩。有人惧怕那个时代,青春的“荷尔蒙”被压抑成血浆,从心口、伤口溅出,灵与肉在黑夜里被撕裂成斑斓的碎片。有人喜欢这个时代,世俗的种种欲望都可以方便地蓬勃而出,青春飞扬。还有一部分人,既对那个时代的色彩单调深感乏味,又觉得这个时代的五彩缤纷有些闹心。
  有人说,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有人说,生命的悲喜二重奏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其实,人类所有的主题无不源于个体与集体的对立统一。任何人都希望我思我行、我行我素、我欲得释放、我身得解放。然而不幸的是,任何人离开了集体、离开了他者,则我思无意义、我行无价值、我欲无处释放、我身无所谓解放。
  没有压抑的欲望便不再是欲望,所有的欲望都无从释放便会绝望。不时有失望,从不至于绝望,人生便有希望。希望在,便能活下去。希望大,活力大。
  任何时代任何民族中的任何人都必须为集体放弃部分自我而成就“自我”。时代在发展,集体在进步,个体在变化。任何发展、任何进步、任何变化,都有代价、都有退步、都会丢掉一些东西。过去的,可以回味、可以反思,却无法“倒回”、无法“拿回”。更让人无奈的是,拥有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觉得多么美好。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芳华灼灼,每个时代都免不了落英纷纷。
  芳华流不住,岁月日日新。
  今天的人们即将迎来数字化智能化时代,集体与个体之间的矛盾正在发生革命性变化。过去,绝大多数人都是单位人。就是说,大家生活的集体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严密的单位。今后,绝大多数人将终生不再隶属于某个单位。这是不是说,集体与个体的矛盾消解了呢?当然不是。那时,人人不再是单位人,人人却都是“在线”的人。这会带来什么样的状况呢?
  个体是“在线”的,集体也是“在线”的。每个人无时无刻都将置身于一个无影无形的“单位”与“集体”之中。在这样的“线上”集体里,每个人都是领导者,又同时是被领导者。过去,集体是等级森严的“金字塔”;今后,集体是扁平灵动的“一张网”。过去,集体的意志往往由少数领导者主导;今后,集体的意志是无数个体意志的混合。过去,集体中大都是老熟人;今后,集体里基本上是陌生人。人类正在迎来一个崭新而又严峻的课题:如何与这个崭新的集体相处?
  在扁平化的网络集体里,每个人都将获得更大的自由,每个人都将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你个人自由的落地,不知道会蹭到谁的额头、砸到谁的脚指头。因为,你也不知道你的自由被谁蹭了额头、砸了脚趾头。而且,很多时候是自己咬了自己自由的脚趾头,你还会骂哪个孙子没长眼睛。
  人类在物质世界里生根,在理念世界里生活。如今,“大智云物移”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生存的物质世界,而我们的理念已经远远落后于这个巨变的时代。何为个体?何为他者?何为集体?何为自由?什么是“诗与远方”?什么是值得过的生活?恐怕都需要重新思考、重新定义。因为,仅仅依靠所谓的多样性已经不能满足集体与社会建设的现实需要,仅仅依靠包容也不能安顿个体的生活。所以,我们在日新月异的物质世界里活得百爪挠心,我们在灯红酒绿中焦虑得乱象丛生。究竟该如何是好呢?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修改旧有理念的“源代码”。
  科学技术革命的火焰即将燃遍全球,谁要是搂住旧有的理念世界不忍离去,谁的身心就将被烤得吱吱冒烟,并终将被烧成灰烬。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