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心中有个梦

重温阳明先生的这段精彩和深入骨髓的深刻阐述,联系当下功利盛行,一些人理想信念缺失,价值颠覆,私欲膨胀,道德沦丧,深感切中时弊、发人警醒。

作者:汪立夏 华东交通大学教授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2-08 收藏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美好的梦,作为一生致力于致良知的王阳明也不例外。他在晚年著作《拔本塞源论》里,有感于圣学不明、功利盛行的社会现实,向我们描述了人人皆可为尧舜的理想社会,为我们开启了知善恶、明是非的事上磨炼致良知的心学智慧。
  大凡圣贤都是具有大智慧、大情怀的人,同时又是遭遇大挫折、大历练的人。王阳明自小就立下了读书作圣贤为第一等事的雄心壮志,不惧当朝权势宦官刘瑾而敢于仗义上书,遭受迫害流放依然龙场悟道,平叛灭贼教化当地功德日隆,设堂讲学事上磨炼传播良知之学。到了晚年逐步形成了富有鲜明实践特色的学说体系,成为宋明理学的集大成者,历久弥新,光芒四射。尤其是传播至邻国日本,奉若治国理政的纲领,直接推动日本明治维新,走上近代化道路,一直到今天还在发挥作用和影响。
  有感于“三代之衰,王道熄而霸术焻;孔孟既没,圣学晦而邪说横”,世之儒者或“以挽回先王之道”,或“以求宣畅光复于世者”,但“圣人之学日远日晦,而功利之习愈趣愈下”,“盖至于今,功利之毒沦浃于人之心髓而习以成性也几千年矣”,因而提出“拔本塞源”之论以明于天下,希望“则其闻吾‘拔本塞源’之论,必有恻然而悲,戚然而痛,愤然而起,沛然若决江河而有所不可御者矣!非夫豪杰之士无所待而兴起者,吾谁与望乎?”
  重温阳明先生的这段精彩和深入骨髓的深刻阐述,联系当下功利盛行,一些人理想信念缺失,价值颠覆,私欲膨胀,道德沦丧,深感切中时弊、发人警醒。难怪日本学者三轮执斋这样评价“拔本塞源”之论:“此至论中之至论,明文中之明文。秦汉以来,数千年间,唯此一文。”可惜的是,阳明没能把这一思想再进一步深入和完善,在其客乡江西留下一句“此心光明,亦复何言”的遗训就撒手西归了。
  让我们追随圣贤的思想和变化,去触摸和感受王阳明为我们描述的理想社会。大凡圣贤都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在无力改变现实的情况下,常常喜欢追思怀古,把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寄托在唐、虞、三代的美好回忆中,阳明走的也是如此。在王阳明看来,世人之心,本来和圣人之心是一样的,都是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但是由于私情物欲的蒙蔽,大心变小心,心被堵塞,人心涣散,以致于父子兄弟如仇敌。圣人忧虑于此,“是以推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仁以教天下,使之皆有以克其私,去其蔽,以复其心体之同然”,其教之大端是“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而其节目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唐、虞、三代之世,教者惟以此为教,而学者惟以此为学。当是之时,人无异见,家无异习,安此者谓之圣,勉此者谓之贤,而背此者虽其启明如朱,亦谓之不肖。下至闾井、田野、农、工、商、贾之贱,莫不皆有是学,而惟以成其德行为务”;“学校之中,惟以成德为事。而才能之异或有长于礼乐,长于政教,长于水土播植者,则就其成德,而因使益精其能于学校之中。迨夫举德而任,则使之终身居其职而不易”;
  “当是之时,天下之人熙熙皞皞,皆相视如一家之亲”,其才质之下者和才能之异者,则各安其分,各效其能。“盖其心学纯明,而有以全成就万物一体之仁。故其精神流贯,志气通达,而无有乎人己之分,物我之间……此圣人之学,所以至易至简,易知易从。学易能而才易成者,正以大端惟在复心体之同然,而知识技能非所与论也。”
  看到这段文字,的确令人振奋和向往,因为我们人人都可有一颗圣人万物一体之仁的心,社会倡导的是这个,学校教育的是这个,人与人交往如一家,心与心沟通是一体,不论才质、才能之高下和凡异,惟以德行为务,各安其位、尽其能,安乐祥和、四海一家,其令人向往和憧憬是无以言表的。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