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怎么打黑社会

东汉末年的分裂、三国局面的出现,乃至魏晋时期的乱象,其实,都与东汉纵容豪强坐大密切相关。

作者:张国刚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2-27
  清人论史,大多皆说,西汉开国功臣多出于亡命无赖,而东汉刘秀功臣集团“皆有儒者气象”。刘秀少时曾求学长安,是具有“大学学历”的开国皇帝。与刘邦鄙视儒生不同, “帝本好学问”,多次引公卿郎将讲经论理。“诸将之应运而兴者,亦皆多近于儒。” “光武诸功臣,大半多习儒术。”(赵翼《廿二史札记》)
  大力发展太学,是刘秀以儒治国的重要方面。天下还没有完全统一,刘秀就注重太学的重建,还亲自到太学去视察,讲学。继任的明帝、章帝也都有儒学造诣,动辄亲临太学讲学。
  重视儒术,是与“退功臣而进文吏”联系在一起的。刘秀打天下依靠“云台二十八将”。天下平定后,刘秀对于这些创业功臣采取了“赎买”的政策,给以高爵厚禄,但不任之以实职,让他们以列侯就封国。
  打天下过程中,刘秀死了不少亲人,包括母亲、哥哥、大姐。二姐刘黄被封为湖阳公主,丈夫新死,寡居在家,看中了太中大夫宋弘。对于宋弘的品行,刘秀是知道的。有一次宋弘来见刘秀,刘秀背后的新屏风上画着美女,谈话间刘秀频频用眼瞟看屏风上的美女。宋弘说,“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刘秀不好意思地赶紧让人把屏风撤走。
  现在刘秀想给姐姐做媒,就告诉宋弘说,富易妻,贵易交,是人之常情啊。宋弘说了一句,“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拒绝了刘秀的意思。刘秀倒是没有逼迫宋弘娶湖阳公主。
  湖阳公主有一个家奴,宠爱异常,在洛阳市面是一个恶霸,有一次大白天行凶杀人,无人敢动。若干天之后,家奴陪同公主出行,以为安全无事,洛阳县令董宣早就带人守候着,拦住公主的车马。董宣历数公主的过失,呵斥家奴下车,并当场正法。
  东汉的正直官吏只要觉得自己有理,做事都是这么狠的。湖阳公主立即奔入宫中向光武帝哭诉。光武帝气愤地召见董宣,要处以死刑。董宣说,陛下以圣德中兴汉室,却纵容家奴杀害无辜百姓,何以治理天下?你不需要杀我,我自己撞死算了。于是以头撞柱自杀,头破血流。刘秀赶紧让人拉住董宣,让他给湖阳公主认一个错。董宣坚持说没有错。刘秀让一旁的宦官硬是按住董宣的头,强迫他道歉。董宣用两手撑着地面,就是不低头认错。刘秀见此,不但不处罚他,还说真是一个“强项令”(强脖子县令),赏赐三十万钱。
  湖阳公主不满地说,文叔(刘秀字文叔)在乡下的时候,藏匿逃犯,地方官都对你没有办法。怎么当了天子,威权反而不能加于一个县令呢?刘秀笑着说:“天子不与白衣同。”当天子的不能像匹夫一样行事。
  董宣后来出任北海(山东潍坊)相(相当于郡守),当地豪强公孙丹为造新房滥杀无辜路人,董宣依法诛杀。公孙丹的“宗族亲党三十余人”,据说带着武器到官府去闹事喊冤。可见,地方豪强的势力十分嚣张。
  刘秀也曾致力于打击黑社会,其中一个著名措施就是“度田”。所谓“度田”,即清查土地和人口,本质上是新建立的大一统国家与地方强宗大族争夺控制权力。
  西汉末期,王莽就想从土地和奴婢两个方面,解决豪强坐大的问题,但失败了。现在刘秀利用强大的国家机器,整顿社会秩序,打击拥有私人武装和大片土地以及众多隐蔽人口的地方势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地方官吏也是看人下菜。刘秀在地方官的简牍上发现一段话:“颍川、弘农可问,河南、南阳不可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太子刘庄说,这是地方郡守告诫执法官吏的话,“河南帝城,多近臣;南阳帝乡,多近亲;田宅逾制,不可追查”,颍川、弘农这些皇亲国戚、贵族官僚少的地方,可以实行“度田”。可见,皇亲国戚、贵族官僚才是阻挠“度田”工作的重大障碍。
  刘秀打击黑社会的态度不够坚决,措施也不够得力。董宣竟然因为公孙家族的嚣张,而被判处入狱。整个东汉一代,地方豪族的势力不断膨胀。东汉末年的分裂、三国局面的出现,乃至魏晋时期的乱象,其实,都与东汉纵容豪强坐大密切相关。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