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上磨炼”学阳明

因其致良知的心学,有人就偏颇地斥其为唯心,其实只要再看看事上练的实操,再加上阳明一身的探索和实践,如若再加上邻国日本的推崇和实践,则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阳明心学实际上就是闪烁着智慧光芒的行动之学。

作者:汪立夏 华东交通大学教授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2-27
  大凡一个思想的提出、形成、发展和完善,都有其固有的规律和过程,阳明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也不例外,这里既有当时宋明理学发展的大势所趋,也有阳明个人睿智的思想光辉,更有社会发展的实践需要和推动,而这伴随着阳明一生的波澜起伏,愈到后期愈是光芒四射,引领后世。
  阳明晚年思想更趋完善成熟,是我们研究和学习万不可错过的。其晚年的主要代表思想:一是《答顾东桥书》,提出“拔本塞源”之论,时年54岁;二是录《大学问》一书,时年56岁,三是稍后与弟子的《天泉桥夜话》,提出了著名四句教: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在这些思想中尤以《拔本塞源论》一文最具代表性,它是良知学者的理想乌托邦,钱穆先生说该文有点类似古代的《礼运篇》,但又指出《礼运篇》只提出了理想之社会,但却无具体的步骤和计划,故而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而已。在这篇著作中,阳明则从人类的心性上出发,从教育上入手,内圣外王,体用结合,举凡政治、教育、道德、才能,莫不一以贯之。这些思想既理想,又具体,依此逐步推进,使《礼运》的大同理想社会始有了实际实现之可能。
  我们在研究王学中,应特别注意“事上磨炼”的主题,方不致使王学陷于个人之空疏偏狭,而成为构筑理想社会发展的大格局。可惜的是阳明不寿,只是粗发其端,没能详尽发挥,实在是人世之极大损失,以致后世传承也是对错舛正、莫衷一是。
  在学习研究王学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特点,就是阳明一生致力教育和思想传播而又不能专心治学,政事尤其是行军打仗伴随一生,其学问的底子和经世治国的方略成就了其战无不胜的事功,一世身陷谄言和奸人所害,却总也逢凶化吉、死而后生。尽管如此,只要一有机会,阳明就致力教育和思想的传播,从京城到贵州,从余姚到江西,从广东到广西,处处都留下了其办书院、兴教育、传思想的足迹,可谓是弟子遍天下,学问传四方,一直到死还没有忘记心光明、坦然而去,此情此景的确是可歌可敬,足为后人示范。
  也许也正因为其经历之坎坷,加之自幼身体孱弱,更促使其知行合一致良知心学的深化和提升,促使其事上磨炼的地气和实操,我想东瀛日本推崇和大兴此道,恐与其知行合一、事上磨炼不无关系。鉴真东渡给日本带去了大唐文化,阳明心学的推广促进了近代日本的发展,我们在研究阳明心学的同时,如果能够多几个角度和视野,就能够更深入地了解和把握中华的优秀传统文化,就能够更好地结合时代的特点继承、创新和发展民族传统文化。
  如果说,致良知更多是心性之学的话,是因为它更多是从人性和教育的角色出发,去认识和判断人的是非善恶,通过为善去恶,把蒙蔽在人心的尘垢和不足格掉,使内心和外行达到和谐一致,从而实现知行合一。那么,事上炼则是一种实战训练,因为它把良知之学和每个人的禀赋能力有机结合在一起,使每个人的心性和能力得到有效发展,使良知之学与个体发展、社会进步更好地统一在一起。
  因其致良知的心学,有人就偏颇地斥其为唯心,其实只要再看看事上磨炼的实操,再加上阳明一身的探索和实践,如若再加上邻国日本的推崇和实践,则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阳明心学实际上就是闪烁着智慧光芒的行动之学。由于思想的局限和夭寿的原因,阳明没能把这一思想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这使得后世偏狭之人总是拘于学派之见,总是限于微言大义,而没能把王学的博大格局和经世大用的宝贵思想发挥光大。作为后人的我们,汗颜不够,自大不行,惟有在人生发展中、事业推进中努力不断致良知、事上磨炼,拔本塞源,方能中兴学说、振兴人心、复兴民族。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