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侃侃,创业者之殇

在资本经历如上的迷乱之后,开始逐渐理性,相关法律法规开始建立,创业潮又有了新一轮的开始。门槛与标准也越来越高,一个新的生态正在生成。

作者: 陈莉莉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2-27 收藏
  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创投报道,那时的茅侃侃并不是重点关注对象。对于2011年左右的创投圈来说,人们已不再那么关心技术,而是资本。相比之下,与他同称“京城四少”的李想、戴志康获得的眼球要更多一些。
  对我个人而言,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每天都有批量的天文数字在空中飞来飞去,追逐那数不清的云山雾罩的新概念,每时每刻都有成功的财富新故事被可圈可点地报道出来。一切仿佛一点就着,就像是一个崭新的财富王国就在你的面前,只需你的玉指轻轻摁点。
  资本力量被唤醒的同时又被过多强调,而彼时中国国土上并没有关于资本的更多经验与案例,相关法律规定也并不成熟,所以,整个创投领域看起来熙熙攘攘,实则内部杂乱无章,充满着原始、鲁莽的气息。好像每个人身处的是一处荒原,可以毫无章法地随意耕垦。
  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故事生发,每个人的门前都站着“野蛮人”,立着“热钱”“快钱”的身影。时代滚滚而来,泥沙俱下,一种被裹挟的感觉蔓延着。
  当然资本也有它的理论体系,它充满赌性,赌人、赌事、赌政策。在一批人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以后,每个人对新的与以往不一样的新世界跃跃欲试。当传统的围绕人口红利的财富领域逐渐成为过去式时,与互联网有关的一切成为拥有财富者的心中的蓝海。
  一场基于互联网的全民创业潮中,茅侃侃作为IT技术天才被推到了与创业话题有关的舞台中央。置身于此洪流中,从他的履历中可见他与时代之间相处的故事。他没读大学,是少年技术天才,与他有深度合作关系的对方,从国企,到有资本能力的个体,再到上市公司,也是中国财富的成长轨迹与阶段。
  在这个过程中,他越来越没有当初的如鱼得水,他也曾说他意识到自己不善管理,不适合创业,他的特长在于技术本身。但是他并没有回到单纯的技术工作,时代更迭太快,曾经的技术天才在当下的环境中不知是否可以施展能量。
  他看起来有很强的社会性,比如会将头发染成很炫的颜色,纹纹身,喜欢文艺,看综艺性节目,玩电竞游戏,甚至与快女歌手传出恋情。他写给歌手女友的分手信充满了祝福以及对对方才华的肯定,他说的是,“相信我,你缺少的就是运气。”他离世新闻爆发以后,很多人将这句话化为惋惜之叹送给他。这应该有违他将它送出去时候的心态。
  无论对于资本、机构甚至国家这台大机器来说,那是一段相对迷乱的时期,就像人的成长,要经历懵懂阶段一样。在资本经历如上的迷乱之后,开始逐渐理性,相关法律法规开始建立,创业潮又有了新一轮的开始。门槛与标准也越来越高,一个新的生态正在生成。
  而茅侃侃在经历了以上的阶段后,卖掉了所有的资产,生了病,也没能够践行“坚强走下去”的可能性。
  2018年1月27日那天,我正手忙脚乱。手机里蹦出来的新闻说,“标杆”青年走了,相关新闻铺天盖地。这几年,他不再是我工作的关注领域,但一直是我个人的关注对象。
顿觉恍若隔世。
  他成为“标杆”的时候,像风,春天里的风,充满希望,影响了一批人,谁也不知道被影响的那批人过得怎么样。他走的时候,又是一阵风,呼啸而过,人们说说而已,然后什么也没有。
  就在茅侃侃离世的前两天,音乐界的陆勋正值壮年离世,担心与他关系密切的朋友难过,曾想去安慰,后来想了想,就算了。茅的事情让我意识到在此类事情上安慰的虚无,而这才是最让人难过的。
  就像他曾经劝朋友那样:可把创业或当父母、子女、情人。如此,他应该也很会规劝自己。
  可见,人人孤独,背后悲凉难懂。
  愿风永是春风,风过后,草苗绿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