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距离成功政客有多近?

明星参选政客,有着先天的人气优势,但治国理政毕竟不简单。埃斯特拉达、施瓦辛格等人的例子说明,除了像里根这样的特例,明星成功执政的可能性很小。

作者:钟达志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3-09 收藏
  热衷足球且留意时事的读者们,相信不会错过利比里亚的传奇球星、非洲唯一的前“世界足球先生”乔治·维阿(George Weah)成为全球首位“球王总统”的消息。
  明星当选政客可谓十分风光,报章、电视上亦不时报道明星当选政客的新闻,让人不禁思考明星参与政治选举,是否因有光环加持而成功率大增。
 
从政有门槛
  2018年初,美国第一位黑人亿万富翁、“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获得电影电视金球奖“终身成就奖”。而她在颁奖礼上一番“新的一天即将来临”的演说,居然引得众星纷纷支持她2020年角逐总统宝座。
  奥普拉暂时还有自知之明,没有公开宣示参选意愿。
  毫无政界、军界履历的人竞选总统,在美国并不罕见,但对于合格的参选者而言,需要掌握政府(含立法机构)的架构和运作,了解政府内各个部门、职位的重要性,以便当选后能够使行政、立法效率最大化。按照这个逻辑,政客成功的概率与学历背景和政治经验都有关。
  虽然参加竞选不限学历背景,但拥有如政治、法律、社会科学等相关学位的竞选人,对选民的吸引力相对较高。一些国家还有培养未来政客的学术机构,如巴黎政治学院、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等,那里除了向学生教授政治知识外,更向学生灌输从政经验。
  专业素养以外,良好的个人形象和个人魅力,会提高当选政客的概率。政客除了要埋头苦干地处理繁琐的文件工作,公关工作如下选区接触选民,出席大型活动,公开筹款等等,亦属必要。而在这方面,明星类候选人优势较大。
  除了个人因素,外部因素如政党的支持和配合,对候选人成功当选亦很重要。有调查显示,美国有接近九成的选民会根据政党推荐而投票。若候选人本身获得某一大党推举,其当选几率会倍增。而且,政党可以帮助候选人完善政纲,明确从政方向及开展地面动员催票。
  成功从政背后牵涉众多因素,彼此间的关系也是千丝万缕,很难三言两语梳理出整个脉络。然而,以上所列的条件和因素,能够帮助我们蠡测明星成功从政的概率是高是低。
 
明星政客多
  2017年的最后一天,印度“国民偶像”、动作影星拉吉尼甘特宣布,将组党参加泰米尔纳德邦议会选举。“影星从政”在印度可谓司空见惯。已故男星苏尼尔·杜特于1984年成为国大党议员并4度连任,还曾入选总理内阁。而泰米尔纳德邦2016年去世的女首席部长贾亚拉利塔,早年曾是演员。
  日本有一类“明星政客”,他们在从政前就因担任艺人、评论员、文化人、记者、运动员等等,而具备明星般的人气和知名度,之后大多是循参议院出选,成为政客。例如电视明星出身的华裔政客莲舫,从东京区国会参议员做到国务大臣和日本民进党党首。
  日本参议院选举制度中,有一个特殊选区—“全国区”,是以全日本为一个选区。显然,一般参选人没有条件和资源跑遍整个日本拉票,所以在“全国区”胜出的,大多是明星、名人或大型工会代表。当中最耳熟能详的便是石原慎太郎,他于1968年首次在参议院“全国区”竞选,即得到破纪录的301万票。这得益于他多年前就是闻名全国的作家,还有个大明星弟弟裕次郎。
  目光回到利比里亚。维阿虽然在足球界享负盛名,其球王的身份亦对国家和社会发展有正面作用,但他从政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维阿在2005年第一次参选总统,纵然深受民众欢迎,但其教育水平及管理或从政经验是硬伤,因而在决选中败给了有哈佛公共管理硕士学位的前财长埃伦·约翰逊﹣瑟利夫。
  吸取教训的维阿,于2006年拿下高中毕业文凭后,前往美国攻读学士课程,5年后取得某商业管理大学的毕业证书,更于2013年完成修读公共行政硕士课程。纵然维阿所申报的学历并非来自著名大学,硕士身份或许有水分,但其高等教育水平辅以个人魅力,帮助他于2014年高票当选了国会参议员。
  2017年10月,维阿再战总统之位,以首轮39%的得票率排在第一,更在12月第二轮投票中获得61%支持率,击败了时任副总统博阿凯。今年1月,他如愿登上了总统之位,实现了利比里亚70多年来首度以和平方式接交权力。
  在维阿这次成功上台中,政党因素的作用不可埋没。维阿所建立的“民主变革大会”与他的副总统竞选拍档泰勒夫人(Jewel Taylor)的全国爱国党合作,集合了两个政党的资源及网络。而时任女总统瑟利夫,没有在大选中支持本党的总统候选人博阿凯,反而支持维阿,并因此于离任前夕,被其所在的团结党开除。
 
成功执政难
  明星参政或许不难,但论担任行政首脑,其表现大多差强人意。他们在政策制定上缺乏厚实的基础,相比拥有丰富经验的政客来说可谓天差地别。
  在受美国文化影响的国家中,电影明星最容易跨界从政。菲律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有20多年从影经历,先后担任地方市长及国会的参议员,还当了6年的副总统,最终在1998年以“侠盗罗宾汉”形象当选菲律宾第13任总统。
  可惜好景不长,2001年他因收取贿赂和回扣指控,引发菲律宾第二次“人民力量革命”,黯然下台。9年后他重出江湖,再度竞选总统,得票第二落败;2013年他当选首都的市长时,已经76岁。
  埃斯特拉达在当选总统前,有27年的从政经历,所以他本可以摆脱“政治素人”的魔咒,但任内贪污以及得罪美国等,令他前功尽弃。
  类似地,宝莱坞不少“转型政客”在一个任期内就会因腐败等丑闻落马。比如,号称“宝莱坞最成功男星”的巴沙坎,入职仅3年就因收贿而被迫辞职。
  在美国政治生态中,明星议员从来不稀奇。前联邦参议员乔治·墨菲、弗雷德·汤普森(美剧《法律与秩序》主角,曾竞选总统),以及去年卷入强吻、袭胸风波的联邦参议员艾尔·弗兰肯,都是好莱坞出身。但参与立法和主政一方还是两回事。
  里根是唯一一位演员出身的美国总统。他二战时在空军服役,退伍后重返好莱坞,参演了50多部电影,始终没爬上大明星的位置。好在,他担任了好莱坞演员公会主席、美国电影业委员会主席,又以演讲家的才华当选了加州州长,并成功连任。
  之后,他三次角逐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1980年获提名后,他以选举人票101的巨大优势击败了时任总统卡特,并在随后8年开创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局面。
  里根去世前一年,奥地利出生的大明星阿诺德·施瓦辛格当选了加州州长,但他的施政方案不明晰,只用口号包装一些空泛的建议。他为了平衡政府收支,大砍社会福利支出,如对市民预防艾滋病的援助、对低收入家庭儿童的补助等等,得罪了一大片。他上台初期民意支持率达到65%,但7年后他卸任时,支持率却仅剩23%。之后,他承认与佣人育有私生子,并与肯尼迪家族出身的妻子离婚,可谓仕途、家庭双失意。
  综上所述,明星参选政客,有着先天的人气优势,他们往往能以自身名声和吸金能力,打进政治圈子。但治国理政毕竟不简单,就算成功当选政客,由于对政治实际操作所知甚浅,容易在管治社会时出现混乱。施瓦辛格卸任加州州长时,加州许多方面比他上任时还要差。
  也难怪商人和电视名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说,如果奥普拉2020年参选总统,他将会击败她。“我和她很熟,我不认为她会参选。”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