唠唠叨叨的马皇后

马太后言之谆谆,外戚子弟听之藐藐,除了欺骗舆论,没有实质效果。这对我们今天高级干部的家属教育,也值得警醒。

作者:张国刚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3-10 收藏
  东汉除了开国皇帝刘秀(前6-57)以63岁年龄去世,嗣后的明帝刘庄(28-75)即位时不足30岁,在位17年,只活了47岁。第三任皇帝章帝(57-88)18岁即位,在位13年,只活了31岁。继任的和帝刘肇(79-105)公元88年即位,不足10岁。自和帝以下至于桓帝(132-167)、灵帝(157-189),竟然没有一个皇帝即位时年岁大于15,寿终之日年考及于40的。
  皇帝幼年即位,于是母后临朝,《后汉书》作者范晔于“帝纪”之外,特别列出“皇后纪”。皇后列入本纪,《史记》的“吕后本纪”开其端,《新唐书》的“则天武皇后纪”断其后,吕后、武后(且已经称帝)都是个人,只有《后汉书》的“皇后纪”是一个群体。因此,母后临朝执政,是东汉历史的特征。
  皇后君临天下,管束好外戚是难题。刘秀的两个皇后阴氏、郭氏堪称典范,此后的外戚家族,就罕见不出问题的了。这里之所以将明帝马皇后拿出来谈谈,是因为马皇后约束外戚的努力,特别值得寻思。
  马皇后是东汉开国名将马援之女,未曾生育,章帝刘炟(57-88)是其养子。马皇后颇得婆婆阴太后的宠任,为人一向谦卑低调。成为皇太后之后,曾力图严格管束外戚,可是效果却十分有限。下面举一个例子,虽然略嫌冗长,却颇能说明马太后这类老人的尴尬。
  章帝即位伊始,援例要封几位舅舅为侯,马太后不许。主管官员甚至说,老天久旱不雨,就是未能及时分封诸舅,未能克尽孝道之故。马太后极其严厉地批评那些“言事者”,“皆欲媚朕以要福耳”(都是为了取媚于我,为自己捞好处)。哪里会因不封外戚而天旱不雨!当年西汉成帝即位时,给五个舅舅同日封侯,“黄雾四塞,不闻澍雨之应。”(一片黄色的雾霾,哪有什么甘霖下降的事!)
  马太后感慨地说,日夜告诫娘家的兄弟子侄要守规矩,却屡屡违规犯错,我说的话根本就是耳边风啊。我为天下国母,穿着简朴,食不求甘,身边人的衣着也无什么特别的装饰,目的是给他们做个样子,我以为外亲见了,会自我检点。可是,他们却笑话说“太后素好俭”(老太太朴素惯了)。那天我看见外家的门口车水马龙,仆人们衣装考究,绿色的衣裤,领口袖口正白色的镶边,反观我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差远了。我批评他们,他们哪有一点自觉改过之心哪!
  马太后坚决不同意给娘家兄弟封侯。章帝以几位舅舅年长有病为由,再次提出请求。马太后依然断然拒绝,并解释说:此事我熟思良久,不要有疑。夫至孝之行,安亲为上。今数遭变异,谷价数倍,忧惶昼夜,不安坐卧,难道一定要先封侯于外家,违慈母之拳拳之心吗?吾素来脾气刚急,不要把我惹急了。我绝不是只想自己赚得谦让之名,而让皇帝得到一个不施恩外家的恶名。常观富贵之家,禄位重叠,没有不垮台的。“子之未冠,由于父母,已冠成人,则行子之志。”皇帝作为人君,即位未及三年,再说这是吾娘家家族之事,我比谁都清楚。将来“若阴阳调和,边境清静,然后行子之志;吾但当含饴弄孙,不能复关政矣”。章帝于是不再坚持。
  马太后对于娘家人的管束不可谓不严,言辞不可谓不剀切。可是,结果呢?马太后逝世后,马家失势。马廖对子女疏于管教,儿子马豫,对自己所受的限制不满,向朝廷投书抱怨,两个弟弟马防和马光,拉帮结派,豪华奢侈,被全都遣返封国。史称马家兄弟“资产巨亿,大起第观,弥亘街路,食客常数百人。(马)防又多牧马畜,赋敛羌、胡。”(《资治通鉴》卷46)马太后苦口婆心的规劝,恰恰成为这些外戚贪腐的遮羞布。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这些官二代、富二代,乃纨绔子弟,完全不同于东汉开国阴氏、郭氏这一代老人的家族成员。马皇后不用强力手段、制度规范约束外戚,单凭“思想政治教育”是不行的。马太后言之谆谆,外戚子弟听之藐藐,除了欺骗舆论,没有实质效果。这对我们今天高级干部的家属教育,也值得警醒。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