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代理人战争的诡异真相

短短10天里,东古塔地区有约1600人死伤,而从东古塔发射的数百枚火箭弹,导致叙首都200多人死伤。停火成了笑话,复杂怪异的代理人战争还在继续。

作者:查科嘉 旅美IT咨询人士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3-26 收藏
  俄罗斯空军又在叙利亚摔飞机了。3月6日的运输机技术故障,导致机上39人全部遇难。而这只是叙利亚多灾多难土地上的一道小波折。
更令人惋惜的是,联合国安理会2月24日一致通过的叙利亚全境停火决议,在大马士革东郊和叙利亚北部的隆隆炮火声中,转眼成了一纸空文。停火期内多方的调兵遣将,正是不祥征兆。
  其间难得的“停火”,比如俄军在东古塔地区每天停火5小时,以便为被叙政府军包围的“首都圈据点”提供人道救援通道,也是象征意义多过实际效用。联合国官员沮丧地说,自2月18日起的10天里,东古塔地区已有约1600人死伤,而从东古塔发射的数百枚火箭弹,则导致叙首都200多人死伤。
  更不必说,在叙北部投入重兵的土耳其,表面上尊重安理会的停火决议,却借口自己是在打击“危害叙利亚领土完整的恐怖分子”,而没有停止对阿夫林等地的进犯,还高调列出了其近期消灭库尔德和“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战果。
  或许从一开始,代理人战争的性质就决定了,在叙利亚投注巨大的各国不会轻易撒手;集体围剿“伊斯兰国”只是一个插曲,新一轮代理人战争已经全面启幕。
 
  不该招惹俄罗斯
  在叙利亚内战刚开始时,由欧美国家、沙特、卡塔尔、土耳其组成的反阿萨德联盟,以土耳其为大本营,向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输送大批武器弹药和给养。当时还是土耳其总理的埃尔多安曾扬言,会在半年内亲自前往大马士革著名的倭马亚大清真寺去做祷告。但没想到,阿萨德政府在伊朗的输血支持下,从2011年熬到了2014年。
  然后乌克兰危机爆发,美国与北约欧洲成员国的注意力北移,去与俄罗斯交锋。土耳其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组成的逊尼派联盟,成为反阿萨德的中坚力量,并给予了以“基地”分支“胜利阵线”为首的教权派武装大量支援。随后,“胜利阵线”整合各教权派武装,建成“征服军”(Jaish Al Fath)军事联盟。
  “征服军”很快在2015年上半年,占领了伊德利卜省全省,并推进至阿萨德的阿拉维派大本营—拉塔基亚省,直接威胁到俄罗斯唯一的地中海海空军基地。不仅如此,“胜利阵线”与盟军已进入首都大马士革城区,与叙政府军交战。阿萨德政权突然摇摇欲坠。
  出人意料地,普京在2015年9月底“冷冻”了东乌克兰的冲突,派兵南下,直接军事干涉叙利亚内战。俄罗斯空军的投入,让叙政府军得以将威胁俄驻叙军事基地的“征服军”逐出拉塔基亚省。
  同年11月,土耳其F-16战机在土叙边境,击落了轰炸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俄罗斯苏-24战机。此举一度将北约与俄罗斯推到战争的边缘。这让俄罗斯直接部署其最先进的第三代地对空导弹系统S-400到叙利亚,从此获得对叙利亚领空的否决权。自此以后,没有俄罗斯的点头,土耳其不敢再进入叙利亚领空。
  俄罗斯的介入彻底改变了叙利亚局势,叙政府军反守为攻,第一次获得了战争主动权。土耳其终于意识到颠覆阿萨德政权不再可能,转向其第二个目标:尽量扩大、巩固土耳其在叙北部的势力范围。
 
  美国左手打右手
  长期以来,土耳其民族主义者一直认为,作为前奥斯曼帝国重要省份,叙利亚北部的阿勒颇省与伊拉克北部的摩苏尔省,应当属于土耳其;是英法帝国主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对战败国奥斯曼帝国的切割,造成了领土的丢失。为了重建势力范围,土耳其一直要求其盟友美国在叙利亚北部建立所谓的“禁飞区”。
  但美国的叙利亚政策却是相当矛盾的。从一开始,中情局(CIA)就全权负责了颠覆阿萨德政府的行动。为此CIA不惜与土耳其、沙特与卡塔尔等逊尼派国家一起,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中的极端组织。结果是基地组织“胜利阵线”在叙利亚的做大。
  而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更是一举改变了局面。因为国际舆论的压力,奥巴马总统授权五角大楼围剿“伊斯兰国”。美国军方得以第一次进入叙利亚。于是,美国有了两个不同的政府机构在叙利亚行动,并有着完全不同的宗旨。CIA的目的是颠覆阿萨德政权,而五角大楼的使命则是打击“伊斯兰国”。
  美国军方对CIA扶植极端组织的做法相当不满。最初,土耳其企图说服美军训练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中的逊尼派阿拉伯武装,来对抗“伊斯兰国”。这就是五角大楼耗资5亿美元的“训练和装备计划”。
  但根据SOFREP军事网站建立者、前美军特种兵Jack Murphy的爆料,负责训练的美军基层人员发现,所谓“叙利亚自由军”的成员,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成员,并没有实质上的区别。
  当美军要求这些被训人员发誓只打“伊斯兰国”、不打阿萨德政权时,许多人选择离开。最后只有54人组成的所谓“第30师”从土耳其训练基地进入叙利亚。他们的任务是为美国空军提供地面引导。但这54人刚刚进入叙利亚境内的反对派控制区,就被基地组织“胜利阵线”缴械逮捕。5亿美元就此泡汤。
 
  与YPG试婚成功
  这时候,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卫部队(英文名缩写为YPG)在科巴尼对“伊斯兰国”的英勇抵抗,吸引了世界媒体的注意力。
  舆论迫使奥巴马授权五角大楼对YPG提供空中支援。通过此战的胜利,五角大楼完全放弃了培植逊尼派阿拉伯武装的努力,而转向与世俗势力库尔德武装YPG合作。但这个合作,直接导致了土耳其与美国关系的恶化。
  YPG有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的左翼血统,或者说就是2013年之后埃尔多安将库工党游击队“祸水南引”的结果。因为意识形态的冲突,库尔德YPG武装一直是叙利亚各“圣战组织”最坚决的敌人。
  2015年土耳其与库工党的和谈破裂后,土耳其将YPG视为等同库工党的恐怖组织。但迫于美国军方的压力,土耳其默认YPG在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存在和发展。于是,美国和北约空军从土耳其境内的因吉利克(Incirlik)空军基地出发,配合叙利亚YPG打击“伊斯兰国”。
  土耳其的默认是有条件的,就是YPG不能觊觎幼发拉底河西岸。在这一点上,美土之间有过协议。YPG之前屡次企图渡河打击“伊斯兰国”,都遭到了土耳其空军F-16战机的轰炸。河西岸的土叙边境,一度成为“伊斯兰国”通过土耳其获得给养的主要通道。
  2015年12月,YPG绕道土耳其自行火炮射程以外,攻占了横跨幼发拉底河的十月大坝,兵发幼发拉底河西岸。对此土耳其非常不满,将官司打到白宫。
  土耳其提出:美军停止支持YPG继续西进,而向听话的土耳其代理人“叙利亚自由军”提供空中支援,打击不听话的前土耳其代理人“伊斯兰国”。奥巴马做出让步,勒令美军在幼发拉底河西岸与土耳其合作。
  但“叙利亚自由军”战斗力甚弱,在长达半年拉锯战中,被“伊斯兰国”完全压制。美军对土耳其的要求日益不满。
 
  美俄逼退土耳其
  2016年5月,当亲土的“叙利亚自由军”在土叙边境面临被“伊斯兰国”消灭的处境时,美军转向支持YPG包围“伊斯兰国”在幼发拉底河西岸的交通枢纽曼比季。
  俄罗斯在战机被土耳其击落后,也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合作。但不同于美军与幼发拉底河东岸的YPG合作,俄罗斯选择的合作对象是叙利亚西部阿夫林库尔德区与阿勒颇城区的YPG。
  在俄空军支援下,阿夫林YPG配合叙政府军东西夹击,于2016年2月解围了被极端分子围城两年的什叶派村庄,切断了从土耳其边境通往阿勒颇反对派控制区的给养线。同年6月,阿勒颇YPG与政府军合作,合围阿勒颇东部的反对派控制区。
  此时,土耳其面临其在叙利亚北部的数年经营全部破产的威胁。不但一直被土耳其视为己有的势力范围阿勒颇将被叙政府军收复,东西两个库尔德区一旦连成一片,将完全隔离土耳其与叙利亚北部大片领土。
  7月正当阿勒颇攻守易势时,土耳其发生了政变。参与政变的土耳其军队都是由北约训练的快速反应部队。参加政变的土耳其F-16战机曾3次得到从北约驻土耳其因吉利克空军基地起飞的加油机的空中加油。土耳其官方媒体甚至直指:前美军驻阿富汗总司令约翰·坎贝尔上将是政变主谋!
  土总统埃尔多安怀疑美国是幕后主谋,立马投向俄罗斯的怀抱。土耳其与俄罗斯商议的结果是:俄支持土出兵叙利亚!土耳其招募阿勒颇的叙利亚反对派,前往叙北部参加其“幼发拉底之盾”行动,打击“伊斯兰国”。
  实际上,土耳其出卖了叙利亚反对派在阿勒颇的利益,来换取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势力范围。因为土耳其出更高的薪水,数千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离开阿勒颇战场,转而参加“幼发拉底之盾”行动,让俄叙联军得以更轻易地攻占阿勒颇反对派控制区。
  土耳其由此换来了叙北部一块缓冲区,来隔离阿夫林与曼比季两地的库尔德控制区。但它并没有满足于这一小块飞地,它要的是叙利亚北部从阿夫林到幼发拉底河的整块地区。为了防止土耳其入侵库尔德控制区,俄罗斯与美国分别派兵进驻阿夫林与曼比季两地。
 
  俄加大离间土美
  土耳其今年1月赫然入侵叙利亚的阿夫林库尔德区,点燃了新一轮的叙利亚战争。其背后则是更复杂的中东争霸的现实政治。
  美国自从特朗普上台后,就把遏制伊朗作为头号中东战略。美国与其区域盟友以色列与沙特,都担心出现连接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什叶派控制区的所谓“什叶派之弧”;华盛顿尤其希望在叙利亚东部培养长期亲美的势力,来隔离什叶派控制的伊拉克和阿萨德的叙利亚。
  正好,叙利亚库尔德人由于阿萨德政权否定了他们的联邦制要求,全面倒向了美国。所以,前不久美军向国会提出新的叙利亚军费要求:3亿美元用于“训练与装备计划”,2.5亿美元用于在叙土边境筹建一支联合边防部队。
  显然,美军并不打算立刻离开叙利亚东部,而是要继续扶植叙利亚库尔德势力。可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与土耳其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使得美国只能在土耳其与库尔德之间两选一。
  俄罗斯利用了库尔德问题,进一步分化土耳其与美国作为北约盟国的关系。这个突破点,就是叙利亚西北部俄罗斯势力范围内的阿夫林库尔德区。为了入侵阿夫林,土耳其必须征得俄罗斯点头,保证S-400防空导弹不会击落进入叙利亚领空的土耳其战机。那么,俄罗斯为什么要牺牲一个亲俄的阿夫林库尔德区呢?
  因为,俄罗斯已对与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合作不再抱有希望。俄罗斯目前要的是将美国势力尽量推出叙利亚。阿夫林是俄罗斯手中一个筹码;土耳其是俄罗斯手中的一个大棒。俄罗斯在向叙利亚库尔德人显示,美国其实不会也不能保护库尔德人的利益,只有俄罗斯才有能力叫停土耳其。要不被土耳其入侵,唯一选择是无条件倒向“俄罗斯保护伞”。
  而美国确实默认了土耳其对阿夫林的入侵,因为美军一直把幼发拉底河东岸当作自己的势力范围,与远在叙利亚西北飞地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YPG武装,并没有现实上的合作关系。相比拟议中的叙利亚北境边防部队,美国更关心的是叙利亚东南部,也就是幼发拉底河东岸的油气田,所以希望与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库尔德YPG武装保持战略合作。
  从叙利亚库尔德人的角度看,阿夫林不能放弃。据在阿夫林前线的YPG国际纵队志愿者先遣队的英籍华人队长黄磊透露,库尔德YPG武装已与叙利亚政府达成协议,开始从幼发拉底河东岸源源不断地通过叙政府控制区,进入阿夫林增援。显然,叙利亚政府与伊朗并不愿意看到土耳其真正占领阿夫林,而是希望库尔德武装和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阿夫林火并。
 
  复杂怪异的局面
  土耳其与俄罗斯交易的筹码,正是土耳其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支持和控制。
  目前,以基地组织为首的“胜利阵线”(已改名为“叙利亚解放阵线”)仍然控制着叙利亚西北的伊德利卜全省,依然威胁着阿勒颇与哈马两个重要城市。而在土耳其入侵阿夫林的“橄榄枝”军事行动中,土耳其调遣了2.2万“叙利亚自由军”前往阿夫林与库尔德武装作战。此举大大减轻了叙政府军在阿勒颇方向的压力,并让其精锐“老虎”部队得以抽身前往大马士革郊区东古塔,围剿盘踞在那里、由沙特支持的反对派武装“伊斯兰军”。
  事实上,反阿萨德的逊尼派联盟已经瓦解。因为沙特与卡塔尔的决裂,昔日的逊尼派联盟已分成两个阵营。卡塔尔与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因为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站在一起,并日益向俄罗斯和伊朗妥协、靠拢。沙特作为美国中东政策的主要盟友,其叙利亚代理人“伊斯兰军”被俄罗斯支持的叙政府军重点打击。
  成功分化反阿萨德阵营后,由俄罗斯主导,土耳其与伊朗参与的叙利亚和谈完全将美国排挤在外。俄罗斯将大国现实政治玩得炉火纯青。
  一方面,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网开一面,放土耳其战机进入叙利亚领空轰炸阿夫林库尔德区;另一方面,叙利亚政府又允许库尔德YPG武装从叙利亚东部增援阿夫林。这让美军唯一能够依靠的有战斗力的地面力量YPG离开叙利亚东部,前往阿夫林“绞肉机”,导致美军只能在幼发拉底河东岸代尔祖尔油田区,依靠收编的当地逊尼派阿拉伯武装。
  但这些阿拉伯部落武装战斗力很弱,并不是叙政府军的对手。也正因如此,当叙政府军与俄罗斯雇佣军团“Wagner”集团乘虚而入向代尔祖尔油田挺进时,美军直接出动AC-130空中炮艇、F-22战机、MQ-9“死神”无人机、F-15战机,AH-64阿帕奇直升机进行地毯式轰炸,造成叙政府军与俄罗斯雇佣军团数百人的伤亡。
  前面说过,叙利亚政府与伊朗并不愿意看到土耳其占领阿夫林,因为那将使两大反对派控制区—阿勒颇省北部的“幼发拉底之盾”区,与极端组织控制的伊德利卜省—连成一片,从三面包围阿勒颇市。所以,日前有亲叙政府的志愿民兵前往阿夫林支援库尔德人,并很可能向YPG提供了弹药武器。然而,俄罗斯并没有向土耳其空军关闭领空。于是,土耳其近日轰炸了驻扎阿夫林的叙利亚亲政府武装,造成了数十人的兵员伤亡。
  叙利亚正在上演的,就是这样一场勾心斗角、没完没了、空前诡异的代理人战争。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