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如何“制造”选民

作者:李少威 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4-16
  Facebook在上个月陷入了大麻烦。
  4年前,5000万美国人的Facebook数据,被卖给了一家叫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后者被指控用这些数据影响了美国总统大选。
  事实上,这远不是Facebook自己的麻烦,而是人类的共同挑战。一个人的肤色、阶层、受教育程度、政治倾向、特殊偏好和行为模式,都在大数据痕迹里展露无遗,而技术能力已经到了短时间内就能把这些信息提取、归类的程度。然后,通过量身打造的信息推送,就可以一定程度上操控人的思想。
  生活和工作对信息技术的依赖不断深化,个人信息在“云端”早已一丝不挂,唯一的问题在于它会被怎样使用。一旦落入别有用心者之手,就连西方世界最引以为傲的民主政治典范,也可能失效。
  中国人对大数据的威力也不陌生,一个普遍性的经验是,你在网络上搜索过某个关键词,相关的商业推广就会在往后一段时间里如影随形。2018年年初数亿人的“晒账单”狂欢,也被怀疑是一个窃取信息的陷阱。只不过在中国,个人信息主要被用于商业目的。
  普罗大众并不会因为信息的多元化、无限量的提供而变得更清醒、更独立,事实上结果往往是相反的,导致这一结果的机制如下。
  第一步,信息的“嗅觉标记”。信息看上去是全员共享的,事实上却有各自的针对性。每个人的性格、遭遇、阶层归属、阅读偏好、认知水平决定了他不同的信息取向,他总能从滚滚黄沙里找到自己最想要的那一粒沙。
  这个特点可以称为信息的“嗅觉标记”,就像蜜蜂找到花、苍蝇找到腐烂的食物,这几乎是一种动物本能。那些观点极端的人们,一般都是因为平日里只愿意阅读那些支持和加强其极端观点的信息;而那些对浅表的形式之美情有独钟的人们,则会精准地找到他们所需要的鸡汤类文字。
  第二步,信息的排他。人们总是拿着某一粒沙子珍若明珠,而忽视了整个沙漠,蜜蜂和苍蝇也对彼此不感兴趣。我们必须用有限的大脑去面对无限的信息,因此总是会低估信息的总量,从而认定自己所知的已经是知识的大部分,而不相信还有什么其它显著不同却同样有意义的知识。
  第三步,信息处理的非逻辑性。科学的逻辑会让人们发现信息组合的内在缺陷,但复杂的逻辑能力只属于少数人,大部分人只把片面的信息本身当作结论。我们总是发现,只提供结论的文字比提供论证过程的文字要更受欢迎,就是这个原因。不是人们思维偷懒,而是力有未逮。
  如果证实Cambridge Analytica的确通过思想操控影响了美国总统选举,那么它正是利用了上面这一机制,高效地对民主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技术能力的急剧升级,暴露出越来越多的制度空门,有心人获得了披着尊重制度的外衣扭曲制度的能力。
  这一机制适用于任何时代,只不过在过去大部分时间里它的能量还能得到有效控制。美国政治制度里的共和成分,长时间里给精英提供了超越“庸见”的引导力、控制力,但今天,技术发展让“庸见”急剧爆发,使得阴谋的力量大大增强。
  阴谋实现的边际成本变得非常低,也不需要多少时间,既没有与强制伴生的高成本、高风险,也不必通过长期的制度运行和观念濡化来进行漫长的等待,一些人可以通过信息灌输,迅速地“制造”他们想要的选民。一旦人们可以运用技术手段进行思想控制,让共识变得虚假,那么这一退无可退的归宿也成了问题。
  所以说,历史远未终结,政治治理的发展,还将有许多精彩的探索。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