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工和公务员,谁更幸福

 
孩子在旁边听了,他就会发现家里的一切事情都与他有关,一切的争吵,辩论,家庭平安与否,所有的焦点,都在围绕着他。
作者:朱仲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4-23 收藏
  家长们很多都以为教育部长说了“学生减负”问题后,一切都可以正常化了,从此,便能高枕无忧,自己解放了,过一种该干嘛就干嘛的甜蜜生活。
  其实,在学生沉重的负担中,许多的心理负担来自于父母,来自于他们有形、无形中给予的压力,不少的家长,尤其是女家长,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批评指责,例如:“作业做了没有?”、“你今天的表现好不好?”、“快期末考试了,你要认真点”、“哎呀,你那死人头老爸又跑哪去了,你给我好好读书,别丢人,我去买菜回来做饭,别学那个死人头”等等。
  父亲一般回家不会骂和唠唠叨叨,他们一般分几种人,对孩子期望值高的就会说:“你给我听好了,今年你要争取进入全班的前5名,凭我家的基因,你是完全可以的”,发表完指令后,他就去干他的事,或是玩手机去了。对孩子作业多表示心疼的就会说:“有什么不懂的,爸爸教你,爸爸不懂的帮你上网查。”于是,就弯下腰瞅瞅正在做作业的孩子;有的父亲就是甩手掌柜,回家就说:“老婆,饭煮好了吗?今晚我有约,和朋友打几圈。”老婆说:“你不要吵了,孩子要复习,做作业。”他就说:“嘿,天鹅肉也是吃,馒头也是吃,读书好,读书不好,最后还不是靠一双手谋生活,不要期望过高。”
  孩子在旁边听了,他就会发现家里的一切事情都与他有关,一切的争吵,辩论,家庭平安与否,所有的焦点,都在围绕着他。于是,大多数孩子表面没什么,心里的压力、负重一天天加剧,心理一天天扭曲,他感到生活在一个压力罐里,随时都会被分数和考试的导火索点燃,引起爆炸。这种恐惧,在很多孩子的心里深处都埋藏着,所以他们一有奖状就会拿回家,并把它贴在墙上,企望换来父母的笑脸。
  人与人之间,智力的差距是极小的。鲁迅就觉得闰土小的时候很聪明,闰土也觉得鲁迅很聪明。我们小区有一个快乐的快递员,每天乐呵呵地在小区、街道送快递,一天可以送200件,春节可以送300件左右,每件平均1.7元,算下来工资也不低了,因为这是纯收入。满脸倦意的公务员见到他,觉得快递员很幸福,且没有什么压力。反过来 ,快递员心想,我们天天开一辆三轮车,送快递,计件算钱,力不到不为财,还是那些手拿一个公文包,满脸庄严的公务员压力小,他们才幸福。
  当这个例子一放到所有的家长面前,要他们评价这两人谁幸福,谁的压力小,绝大多数的家长都会毫不犹豫地认为快递工不幸福,压力大,公务员幸福有保障,压力小。所以,家长无形中把学习的压力,就业的压力,工种的压力,推向孩子,力量是巨大的,有时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生活仿佛没有什么意义。
  不要一看见孩子分数高就莲花脸,一看见分数低就包公脸;不要被神童的宣传忽悠;不要相信不打不成材的鬼话;不要整天唠唠叨叨像个神婆一样。我们的目标应该更明确一点,培养的孩子要阳光一点,要懂得规矩,有分寸,讲道德修养,有良知,有爱心,培养了这种人,才是最聪明的家长。这种孩子才是可持续发展的最优秀的人,才会赢在路途和终点。
  减负,家长的责任是很大的,要改一改我们的习惯,不要总是老师的分数家长的脸,“孩子的学校是家族的荣耀”。那是世俗的观念,要知道新时代要求每个人都要醒悟,不能嘴上喊着,做法还是老一套。
  家长为孩子减负,是有许多办法的,从开启到觉悟,每个人的情况是不同的,不必担忧,你要尽快去考察,分析孩子是适应“视觉”引导的,还是“听觉”引导或“动作引导”的,你尽可能“三种引导”都尝试,训练孩子的抽象思维和形象思维,从讲故事,讲道理开始,并在活动中玩乐中加入知识,这是一种很好的办法,不要过早训练抽象思维。
  别以为减负都是老师的事。聪明的家长从不这样认为,诚望我们的家长都做一个走向聪明的人,从作业的数量型走向质量型,从而“顿悟”,走向成功。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