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硅谷的崛起

与已经采用了“资讯权”的印度和将“被遗忘权”写入法律的欧盟不同,中国尚未就数据隐私问题进行任何严肃的讨论。这让中国的科技企业如鱼得水。

作者:马里昂·拉波利(Marion Laboure)张海洋(音) 约根·布劳恩斯(Juergen Braunstein)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5-03
  人工智能的硅谷,将在未来(或已经)出现在中国。小米、百度、滴滴出行、美团和今日头条等科技企业,都将总部设在北京。阿里巴巴这个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位于杭州。另一家在人工智能上投入巨资的跨国企业集团腾讯则位于深圳。腾讯的股票总市值已经高于通用电气,而百度则早就超越了通用汽车。
  中国之所以有机会引领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是因为它采用新技术的速度极快。就像印度的数百万消费者跳过固定电话和翻盖手机,直接从无电话跨越到智能手机一样,中国消费者现在也实现了类似的跨越并采用了各类新技术。比如,中国消费者已经跳过信用卡去直接使用电子支付平台。这边Apple Pay还在美国挣扎求增长,那边腾讯已经每天操作6亿多笔无现金交易了。
  腾讯以及其他中国企业的大规模集中化平台,使其在人工智能研究和开发方面享有优势,允许其生成并收集大量数据以完善自身的机器学习算法。这些平台也拥有近乎垄断的力量,足以帮助它们在未来实现人工智能应用程序的货币化。
  此外,这些中国企业也在从中国的隐私文化规范中受益。在西方,隐私被视为个人对私有空间所拥有的权利,并且延伸至个人数据方面。这种隐私概念对个人有益,在某种程度上对社会也有好处,但对于人工智能开发人员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因为他们苦于搜集所需的数据来训练自己的算法。
  相反,在中国文化中,人们会以怀疑的眼光看隐私,将其视作一种偷偷摸摸的行径。他们认为一个诚实的人应该是在公众面前没什么可隐瞒的,所以中国消费者往往乐于交出他们的数据。与已经采用了“资讯权”的印度和将“被遗忘权”写入法律的欧盟不同,中国尚未就数据隐私问题进行任何严肃的讨论。
  这让中国的科技企业如鱼得水。中国的法律框架允许科技公司收集各种用户数据去服务于各类目的,例如构建阿里巴巴的芝麻信用这类社会评分系统。
  尽管如此,国内外的有限融资和投资机会,可能会削弱中国在人工智能以及相关领域的发展势头。中国储户不太愿意将钱存入中国的银行,因为通胀率比存款的实际回报率要高。同时,投资者一直都担心2015年的股灾会重演。
  第三个问题是,住房价格的稳步上涨使得所有风险资产的投资风险变大。周小川曾经发言要求警惕“明斯基时刻”,因为中国在抵押贷款推动下不断增长的家庭债务可能导致资产价格突然崩溃。
  最后一个问题是中国企业所面临的海外投资限制。除了中国政府自身的资本管制外,美国政府一直在考虑对面向本国重要战略意义产业的中国投资施加更严格的限制,特别是那些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相关的产业。事实上,美国的监管机构最近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阿里巴巴收购速汇金(MoneyGram)的提案。
  中国领导下的人工智能革命既有机遇,也有挑战。从西方的角度来看,这为与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具活力经济体的更广泛合作打开了大门,可以将中国更深地纳入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但与此同时,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领先地位,很可能会引发中国企业与国外监管机构之间的更多冲突。中国的科技巨头正在向全球扩张,它们对数据收集和隐私的处理方式,有可能会让其他国家左右为难。而西方面临的挑战将是,如何在降低与这个国家做生意的风险的同时,不至于丢失来自中国的投资和创新。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