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智商-高欲望”社会的算法

作者:石勇 资深主笔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5-10
  社交媒体上不时地会出现一些“低智”的现象级事件。
  比如,前段时间摩拜共享单车被美团收购,有人算出胡玮炜套现15亿元人民币,然后营销号就用一个“抛弃体”来给无数人制造焦虑—“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
  尽管据深喉爆料,胡玮炜套现的仅有1亿元,一个小目标,不是15个小目标,但并不影响“抛弃”的心理逻辑。还是有很多人因为焦虑而刷屏了。
  我很感兴趣的是:怎么很多人就认为跟自己有关,就焦虑了呢?他们是怎么成为营销号的小白鼠的?
  从中国社会结构的演变来看,现在许多人感觉像处在一个“低智商-高欲望”的状态。这是指人口多数在社交媒体等公共空间表现出来的那种样子,以及支撑它们这种样子的心智、社会背景,不是指大家智商就低。精英明显就是高智商嘛,当然,也是高欲望。
  这种状态意味着“启蒙”早就过时,现在是一个迎合的阶段。即,社会在认知和观念上的引领者,从知识分子变成了商人。因为流量为王。而流量来自于哪里?其实来自于占人口多数的人的情绪、层次、素质、偏好、欲望。精英所能贡献的流量始终是很少的。
  柏拉图曾经讨论过这样的问题:如果按大众的标准,那高尚的美德之类就岌岌可危了。但如果按“流量思维”,恐怕就不能这样去想了,而是要排除价值判断。即使表现出强烈的价值取向,那也不能有逻辑,而只能有强烈的情绪。
  大众的情绪、层次、素质、偏好、欲望,在社交媒体上能浓缩出什么样的精华呢?我发现是这样两种精华:焦虑、低级欲望。嗯,无穷无尽的焦虑,为房价焦虑,为子女教育焦虑,为阶层处境焦虑,为“知识”焦虑,为健康焦虑。需要发泄各种低级欲望,怨恨,耻辱,攻击谩骂,偷窥,白日梦……
  对这两种精华,根本没办法去讲道理,去“提升”,而只能撩拨、迎合并制造一种虚幻的满足感。违背了这一点的人始终玩不转。
  像日活跃用户上亿的快手、今日头条等公司,都是用“流量思维”做起来的。它确实是技术人员和商人的第一原理。
  2018年4月6日,在快手被国家有关部门约谈,责令整改后,快手CEO宿华以前所未有的姿态作了检讨,直言快手的价值观出了问题:“社区运行用到的算法是有价值观的,因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价值观就是人的价值观,算法的缺陷就是价值观上的缺陷。”
  随后,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在今日头条整改的致歉信中,也承认产品走错了路。但在2017年的时候,他还认为“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是为了解决(信息分发)问题而创办的。”意思其实仍是“只管流量”的算法。
  其实,除了低俗等价值观问题,我关注的是,快手和今日头条等其实是一个个“奶头”,让大众像刘阿斗同学一样“此间乐,不思蜀”。有人说中国的傻子,一部分在快手,一部分在抖音,一部分在今日头条,一部分看偶像剧,一部分玩游戏,我虽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但还是感觉到了它们的威力。
  这个威力是:它们锁定了很多人的欲望,因此也就锁定了他们的心智,从而,又锁定了他们的社会处境。所谓的“用户粘性”,这个高大上的商业术语其实翻译一下就是欲望和心智被“锁定”的意思。
  越是能满足最大多数人的欲望并锁定了他们心智的人,越有机会爬到上流社会。但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却因为锁定了用户的心智,成为阶层锁定的推手。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