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大国安全竞争是美国的“责任”

总体看,冷战思维、“零和博弈”仍旧是美国系列政策制定的基调,而当今世界日益面对的是新型威胁或非传统安全,人类的生存、发展需要新思维。

作者:储昭根 中国南海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5-10 收藏
  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政府公布了其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高调宣布“大国竞争的时代又回来了”。报告对中俄的挑战直言不讳:“中国和俄罗斯意图塑造一个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背道而驰的世界。”接着,今年1月19日,五角大楼又发布了2008年以来的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概要》,在挑起大国竞争方面更进一步。
  这份美国10年来的第一份国防战略报告直截了当地把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定位为“超过恐怖主义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挑战”,“与中国和俄罗斯的长期战略竞争是(美国)国防部的首要优先事项”。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任以来的首次国情咨文中也直言:在全球范围内,美国“面临流氓政权、恐怖组织,还有像中国与俄罗斯那样挑战我们的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对手”。美国总统在冷战后第一次使用了“rivals”(对手)来定义中俄,比之前的“competitors”(竞争者)更负面。特朗普还表示:“软弱是通往冲突的最可靠的途径,无与伦比的实力才是我们最可靠的防御。” 为了与中、俄的竞争,保证美国实力优势,特朗普要求“国会结束削弱国防的危险举动,全力支持军队”,尤其是重建并且实现美国核武库的现代化。这一系列政策文件或讲话表明特朗普政府已抱紧共和党右翼,是美国单边主义外交政策的继续,已过时的冷战思维在美国大有死灰复燃之势。
 
  单边主义外交政策及霸权心态的继续
  笔者一直认为,单边主义是美国外交始终不变的主线,美国外交围绕这个主线上下波动,只有单边主义波峰 、波谷的区别,却不会有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转换的可能。把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看成是孤立主义更是错误解读,而是一种更强劲的单边主义!单边主义者信奉的绝对优势的实力及霸权。特朗普为此主张通过持续地大幅增加军费,“获得战备”、“获得平衡”、“获得更大的规模和更强的杀伤力”,“重建美国军事力量”,以实力求和平,将本国利益凌驾于他国和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之上,捍卫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
  基于这种主张,美国对中国的发展抱有一种矛盾心态。一方面,中国的发展有利于美国经济的成长及繁荣。据海关统计,2017年,中美贸易实现快速增长,中美贸易总值突破3.95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2%,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14.2%,其中对美出口2.91万亿元,增长14.5%,自美进口1.04万亿元,增长17.3%。中美关系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利益交融的格局。不仅如此,中美作为世界经济大国,对推动全球经济繁荣有着不可推卸的共同责任。
  另一方面,中国的和平发展也让美国产生焦虑,他们担心中国挑战美国在印太的地缘政治优势,进而改变国际秩序,并使其朝不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美国在其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概要》中妄称:“美国繁荣与安全的主要挑战是长期战略竞争再次出现。这些竞争来自《国防战略》所确定的修正主义大国—中国和俄罗斯,他们想要塑造一个与其集权模式相一致的世界—获得对其他国家经济、外交和安全决定的否决权。”
正因为如此,中国在自己主权范围内,特别是南海的正常建设行为,被美国扣上“修正主义大国”的大帽,加以打压。而且,美国利用其独步全球的军事优势,不断在中国周  边制造安全议题。朝核问题、钓鱼岛事件、台海和南海主权争端几乎是同时发力。在中国周边国家间打入楔子、制造矛盾,形成可控的紧张的局面,以保持美国在东亚及中国周边地区的影响力。退役空军大校、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王湘穗教授称,中国周边正形成第三个世界级别“溃疡面”。美国在国际资本的富集区和影响资本流动的关键地区,制造动乱和战乱已成为其在大国间利益博弈的新套路。
 
  扩军备战的前奏
  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变革、大调整的新时代,也是意外、突发事件频发的时代,意外、突发事件会造成美国战略及安全重心的转变。而更实际点看,特朗普政府鼓吹中俄威胁,定义中俄为竞争对手,更多地是为了争取国防预算,目的还是为了巩固共和党右翼及支持保守派的军工复合体的基本盘。
尽管特朗普政府的系列政策文件或讲话咄咄逼人,但实施起来颇力不从心,从政策到实施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是预算关。为了大国竞争,2018年度国防预算“目无法律”“历史性”地大幅增加730亿美元,总额达6920亿美元,涨幅创下10年来新高,这是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国会通过的金额最高的国防授权案。2019财年联邦预算,特朗普提出了总额高达4.4万亿美元的预算,其中五角大楼预算再大幅增长13%,增加800亿美元。国防开支大幅增加的同时,美国预算赤字大增。目前美国债务总额达到20.6万亿,相当于GDP的104%。2019财年的赤字将比去年增加近一倍,达到9840亿美元。未来十年,赤字将达到7.1万亿美元,国家债务将增至近30万亿美元。
  债台高筑虽不至于导致美国财政崩溃,但确实会降低经济潜在增速,并严重制约美国政府应对危机和挑战的政策选择,甚至动摇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债务积累损害美国政府和美元的信用,同时还导致了高额利息。近几年,美国的债务利息一直维持在2000亿美元以上,且还在增长,预计到2023年债务利息将超过国防支出,成为美国财政支出的沉重负担。因此,特朗普政府全面扩军备战,但在美国联邦政府一度关门、债务高达近21万亿美元的大背景下,能不能保持持续稳定拨款是个问题。正如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所言:“若没有稳定、可预知的拨款经费……没有所需的经费资源,任何战略都无法存在。”
  其次,法律关。若想突破2011年《预算控制法》规定的“自动减赤”开支上限,美国国会须废除该法案或调整其上限。还有,预算案的通过及废除自动减赤机制需要两党协商一致。根据美国法律规定,预算案需要在参议院获得至少60票才能获得通过,而共和党在参议院仅占据51个席位。
  特朗普政府的系列政策文件或讲话是美国军事优先、扩军备战的前奏。美国会进一步加大对中俄的军事威慑,甚至冒险,其影响及危害决不可低估。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威胁和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沿海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美国经常对他国侦察,比如美国EP-3侦察机在黑海上空与俄苏-27最近距离仅为“150厘米”,进行“不安全”互动。
  在美国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美国将俄罗斯视为美最主要安全挑战,拨款46亿美元支持“欧洲威慑倡议”,其中1亿美元将被用来增强波罗的海国家的防御能力。此外,美还将制定全面的反俄战略,禁止使用国防部经费开展美俄双边军事合作,并向乌克兰提供价值3.5亿美元的安全援助,将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防御武器。投入15亿美元采购和研发导弹,并为导弹防御局提供123亿美元经费,以进一步提高美国反导系统和传感器网络的性能。
  从政策层面到实际行为不断加大与中、俄竞争,甚至威慑,这直接影响了大国间在反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方面的信任与合作。而美国追求绝对安全,势必引发其他国家的安全困境,甚至是军备竞赛。
 
  非传统安全事关人类生存
  总体看,冷战思维、“零和博弈”仍旧是美国系列政策制定的基调,而当今世界日益面对的是新型威胁或非传统安全,人类的生存、发展需要新思维。
  非典、埃博拉等疾病的爆发仍历历在目,今年新年伊始,则迎来流感病毒的猖獗。意大利预计有500万人被流感病毒感染,意大利老年人感染率接近20%。英国国民保健署(NHS)则表示,这是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流感危机。美国流感则为近10年之最。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代理主任安妮·舒查特此前曾表示,在2009-2010年,席卷全球的猪流感导致6080万名美国人患病,274304人入院,12469人死亡。而现在发生的流感致死数量可能远超当年……世卫组织则估计,每年因流感致死的病例将高达65万。科学家正加紧研发“超级流感疫苗”,但至今仍遥遥无期。当前的技术也没有办法预测多变流感病毒中的哪一种会引发另一次大规模及严重的流感疫情。
  与人们生活相关的还有气候变化。近年来,北极变暖正在成为冬季北极的常态。据美国全球预测系统模型监测,北极温度2月25日达到2摄氏度。而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分校气候学家扎克·拉贝(Zack Labe)确认,多项独立分析均显示,北极温度“非常接近零点”,比正常气温高出30摄氏度以上。与此同时,全球最炎热的撒哈拉沙漠竟降雪。位于北半球高纬度地区的美国、 俄罗斯、朝鲜半岛等暴雪成灾,普遍地区的气温低见负20度。美国更经受了百年一遇的严冬影响,东海岸普遍遭遇暴风雪天气袭击,马萨诸塞州的海浪冻成了冰雕,东北部部分地区气温甚至降到了“火星表面温度以下”。南半球的澳大利亚遭受百年难遇的热浪、飓风袭击,多地热浪逼人,创近80年来最热爆的纪录。世界气象组织警告称,南北半球冰火两重天的背后恰恰是全球变暖所致。
  同样,喜马拉雅山脉被称为除南极和北极之外的地球“第三极”。然而,喜马拉雅的冰雪正在因全球变暖平均每年有247平方公里的冰川消融。而欧洲地质科学联盟则预测,喜马拉雅山脉的冰川体积将在2100年减少70%。2016年西藏阿里接连两次发生罕见冰崩。2016年7月17日,毫无征兆地,阿鲁雪山七千万立方米的冰川突然向东北方向垮塌,几分钟内,呼啸而下,向下游移动足有6公里,冲入阿鲁错湖,出现海啸一般的巨浪,摧毁了邻近的一切。冰石覆盖了相当于1400个足球场大小,近十平方公里土地,埋葬了数百头牲畜,以及九名不知所措的牧人。紧接着在9月21日,附近的冰川又一次发生罕见的大范围崩塌。
  研究者认为,气候变化极有可能是阿里这两次冰塌的“真凶”,随着当地气温上升以及降水增加,这两次冰崩可能只是今后一系列冰崩灾害的开始。更为严重的是,青藏高原是亚洲许多大江大河如长江、黄河、湄公河和雅鲁藏布江的发源地,而冰雪消融将会影响这些大河流域附近10多个国家、20亿人口的生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018年新年致辞时特别强调,“气候变化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行动速度”,是对人类的重大威胁。
  毋庸讳言,大国间的确存在政治、经济及价值观的竞争,但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气候变化及流行性疾病扩散等非传统安全问题,已超越传统安全,成为新时代全球性的、人类真正的生存性威胁。毫无疑问,这需要诸大国,甚至全人类共同对此聚焦,且有更大、更强的合作,而不是在大国间不断制造相互威胁、分裂,特别是军事、安全竞争。有鉴于此,阻止大国安全竞争,是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义不容辞的责任;超越零和思维及过去大国博弈的宿命,走一条互利共赢的新路是中美必须共同向世界提供的公共产品。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