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的日美贸易摩擦

  日本产业从纺织品开始,不同时期与美国有过不同内容的贸易摩擦,而且各种摩擦一旦发生就很难解决。日本经济在失落了20年后,和美国在钢铁、汽车等方面的摩擦也依旧未结束。
 
作者:陈言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5-10 收藏
  4月17日下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从东京直飞佛罗里达,尽管飞行了十几个小时,但美国的时区在西面,当天就到达了那里,并立即与唐纳德·特朗普进行了会谈。
  去美国见总统、打高尔夫球,对安倍来说多少有些惬意。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麾下的财务官员们,不是在提交国会的正式文件中造假,就是高官性丑闻被曝光,让安倍很不安生。防卫省、文部科学省、厚生劳动省等部门,也没少给安倍添麻烦。能够在天上飞十几个小时,让已经做了6年内阁首相大臣,身体疲惫不堪的安倍能有段相对完整的休息时间。
  到美国去,表面上是谈特朗普与金正恩在5月底或6月初的直接见面问题。特金会几乎板上钉钉,而且美国候任国务卿蓬佩奥已经秘密访问了朝鲜,安倍能提交给特朗普的信息不多。
  其实,日美贸易问题、贸易规则问题,才是安倍最需要和美国谈的。
  眼下,特朗普明明冲着中国来的钢铁、铝制品税率殃及池鱼,日本并未像加拿大、欧盟主要国家那样拿到豁免,甚至在韩国逃过一劫后,日本依然在高关税名单中。
  如果特朗普对外唱的主旋律是中美摩擦的话,次旋律就是一个已经有50来年历史的日美贸易问题。只不过美国的最大贸易对象国发生变化后,擦出最大火花的国家从日本变为了其他国家,至于日美经济结构上的问题则变化不大。
 
  不对日本网开一面
  尽管日本财务省只是按照规定的时期在4月18日公布了日美贸易情况,但这与安倍访美的时间碰巧撞在了一起。这天公布的相关数字,让安倍相当尴尬。
  日本财务省的数字是,2017年日本对美贸易盈余为688亿美元(约7.4万亿日元),从金额上看,仅次于中国和墨西哥。美国时间4月18日,安倍与特朗普就贸易问题会谈时,安倍相当紧张。
  我们会增加汽车等企业在美国的投资,也准备增加进口美国生产的液化天然气,同时还会向美国民众谈我们在大量进口美国武器等等。”安倍在离开日本前对媒体说。
  3月23日,特朗普突然宣布对进口的钢铁及铝产品分别加征25%及10%的关税。日本政府起初从美国方面获得的情报是,主要针对中国,日本几乎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后来看到是对所有国家征收高额关税后,日本也还能放心,毕竟是所有国家,大家有难同当。没几天,加拿大、墨西哥拿到了豁免权,再过几天,欧洲、韩国也能不受此限,结果成了主要是针对中国、日本两国的高关税了。在中国迅速应战的时候,日本一声不吭。
  笔者在东京见了几个钢铁方面的专家,问到为什么日本如此淡定时,对方说,反正美国进口的日本钢材、铝制品,几乎全部是美国企业不能生产的,不进口就意味着美国下游企业要停产,届时最头疼的该是美国企业。
  “我们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和美国在钢铁方面有极为激烈的交锋,前前后后持续了十几年,现在这点问题在我们这些了解日美钢铁贸易摩擦的人看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原在住友金属(已并入新日铁住友钢铁公司)工作,现已退休的藤田先生对笔者说。
  今年已经72岁的特朗普,同样该是对日美钢铁贸易摩擦记忆深刻的一人。是美国在战后向日本提供了最新的炼钢及轧钢技术,但没过20年,日本企业就超过了美国。在上个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日美贸易摩擦主要表现在了钢铁产品上。那之后美国钢铁企业不断走下坡路,至今未能恢复。
  在安倍准备和美国谈贸易时,特朗普在4月17日晚跟安倍谈完朝鲜问题后,特意走到美国媒体面前说:“明天我们两个会去打高尔夫球。”似乎并未把贸易问题看得有多重。
  一天后,安倍、特朗普共同见记者时,谁也没有听到美国将日本从钢铝关税黑名单中拿出来。
  过去曾持续十几年的钢铁贸易摩擦、今天的高额关税,说明美国可以对其他国家网开一面,但对日本则很难。尽管日本的钢铁产品并不是美国企业能生产的,且在美国进口的钢铁产品总量中只占2%左右,仅比中国略多,但特朗普就是不肯轻易松口。
  安倍是在日本召开国会期间去美国访问的,如果谈朝鲜、谈贸易问题尚可理解,到美国去陪特朗普打高尔夫球,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所以,在特朗普高兴地谈两人去打高尔夫时,安倍一脸尴尬。4月18日在记者会上,钢铁问题最终只字未谈,同样让人搞不清楚安倍到美国干什么去了。人们就看着他脸上的苦笑刚刚退下,又显现了回来,反复数次。
  但是日本媒体还算镇静。本来几乎无人期待安倍在钢铁问题上能说服特朗普,而且除了特朗普之外,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高额关税让美国损失更大,损人不利己。
 
  日美企业经营之比较
  庆应大学经济系名誉教授井村喜代子,教了40多年的日本经济论。谈到日美贸易摩擦时,她对笔者说:“日本产品的出口一方面依靠美国,另一方面又打击了美国的产业。”
  日美贸易摩擦背后,是日本产业在升级后迅速寻找新的对美出口的突破口,不断变换出口内容,而美国则几乎在传统制造方面乏善可陈,愈发地需要在金融服务、IT等方面开拓出新的阵地。在有巨大(美国)市场的前提下,日本企业敢于进行设备投资,用最新的生产技术参与全球竞争。
  井村教授写作的《现代日本经济论》(有斐阁,2001年第三版)整理了日美贸易摩擦的整个过程。日本经济之所以能够在亚洲最新振兴,这与美国对日本经济在技术、资金各个方面的支持是分不开的。美国在发动朝鲜战争及越南战争期间,为日本提供了向战争周边国家出口产品、机械设备,让战争周边国家的经济得以复兴的机会。韩国、香港、台湾及新加坡后来成为亚洲四小龙,与日本向这些国家与地区提供制造设备是分不开的。但四小龙的人口数量、市场规模,很快就让日本的对外出口撞上了天花板,也只有充分开拓美国市场才能让日本经济获得巨大成功。
  井村教授认为,日本的纺织品等轻工业产品,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开始的贸易摩擦是从纺织品开始的,但很快就出现了日本与美国在钢铁、家电、汽车、半导体等方面的摩擦。这种产业上的摩擦,让日本在一定程度上和诸多领域里,取代了美国企业,最终还是打击了美国企业。”
  并非日本企业一开始就想打压美国同行。上世纪80年代,刚刚入职日本钢管公司的男泽一郎先生,很快就被派往美国钢厂,协助那里的企业进行设备改造,希望让赤字累累的工厂在日本技术及经营模式的协助下,起死回生。
  “到了工厂一看,那里太多的机器、仪表我没有在日本见过。问了问当地的工人,说是二战前就有了,已经用了几十年。想向厂方建议更新设备,但几乎需要重建,部分的更新无助于工厂的生产。”男泽回忆说。
  在美国十余年的努力最后化为泡影。不仅男泽先生的企业对美国的投资最后归于失败,新日铁、住友金属、神户制钢等与日本钢管大致在同一时期去美国投资的日本钢铁厂家,在2000年前后纷纷退出,无一获得效益。
  在很多日本钢铁专家眼里,美国的钢铁企业除了在军工等国家保证超额利润的领域能够生存外,在其他方面想和美国之外的钢铁厂竞争完全无望。
  美国是让汽车走向家庭成为大众消费品的国家,今天也依旧具有强大的制造能力,但在汽车产品的节能效率、零部件生产、整车组装等方面,不仅难以和日本企业竞争,和德国及韩国车企比,也不具有二战前保有的优势。制造技术相对简单的家电等电子产品,美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毫无悬念地让位于日本了。
  “我虽然没有看到美国在钢铁方面重新振兴起来,但在美国的十余年,看到了美国其他领域的企业保有很高的效益水平,在新领域不断进取。”男泽一郎说,“美国并没有因为放弃了部分产业而让其在经济上的统治地位发生动摇,反而是日本在贸易摩擦的各个阶段似乎都挺过来了,日本经济却最后失落了。”
 
  淡化摩擦靠“由实向虚”
  日美贸易摩擦始于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相关摩擦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同时日本经济也开始进入“失落的10年”。这种失落至今依然在延续,日本有“失落的20年”及“失落的30年”之说。
  桥本龙太郎在做首相之前,曾经在1994年到1995年之间,做过通商产业大臣,负责与美国谈贸易纠纷问题。回想那时与美国的交涉,他说:“我们熟悉柔道,交涉时总会有进有退,但一到美国,发现人家用打橄榄球的方式一阵猛攻,(我们)不敢往后撤退半步。”
  如果橄榄球是一个球队对另一个球队的话,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主要玩拳击,更喜欢一对一的单挑独打:直拳、上勾拳、平勾拳、摆拳、刺拳一个接一个打过来,让人应接不暇。在这种场合,东方国家的柔道等比赛规则,不一定用得上。
  美国通过1985年的广场协议逼迫日本提升汇率,日元从最开始的360日元兑换1美元,逐步固定在了110日元兑换1美元的汇率上,提升了3倍多。尽管日本有新的出口产品,日本在海外的投资让企业本身能够获取相当高的利润,但日本国内的投资减少了,资金流向了房地产及股票市场。井村教授说:“房地产及股票价格提升后,最终只能以前所未有的长期萧条来实现收缩。”
  日本经济在失落了20年后,和美国在钢铁、汽车等方面的摩擦也依旧未结束。这期间美国出现了谷歌、亚马逊、推特、特斯拉等新型企业,而日本则停留在了半导体阶段,在技术革新上发生了停滞。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在美国眼里中国成为最大的竞争对手后,日美间的贸易摩擦终于得以渐渐淡出。
  纵观日美贸易摩擦全过程可以发现,不会因为日本向美国退让,自主限制向美国的出口、与美国签订众多的进口美国产品的协议,而让美国的某些产业振兴起来。日本不向美国出口,也有其他国家出口;不全是日本经济结构出了问题,更多的原因在于美国的双赤字(财政赤字及贸易收支赤字)结构。美国过去及未来,总要与某些特定的国家发生贸易摩擦。
  特朗普要主导一场贸易战,他没有忘记曾经的美日贸易摩擦历史。安倍想通过一场高尔夫球,以及与美国总统的几十分钟会谈,让美国将日本从高额关税的名单中剔除,实在是有点难。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