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化武疑云掩盖了什么

  叙内战爆发以来,伊朗低调但深度的介入,给叙利亚招来了100多次来自以色列的空袭。而美国正寻求召集一支阿拉伯军队,以帮助稳定叙利亚东北部的局势。

作者:本刊记者 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5-10
  4月7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附近东古塔地区的杜马镇,发生疑似化学武器袭击事件。据报道,这次袭击导致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约70人死亡,另有数百人受伤。袭击事件发生后,美英法以及叙反对派指责系叙政府所为。叙政府坚决予以否认,并称化武袭击事件是反对派造谣栽赃。
  真相未明,导弹先到。当地时间4月14日凌晨,美英法联军发射了105枚导弹,打击了三处据称与叙利亚政府化武相关的设施。针对这次疑似化武袭击事件,美英法的“同仇敌忾”,多少让外界有些意外。因为近年来这些国家介入叙利亚危机的意图,似乎并不比它们不想“趟浑水”的意愿多。
  导弹袭击反映的是西方国家的战略变化,还是一次性的政治投机?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是叙利亚的悲剧。因为,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危机仍在继续,一同继续的还有这个国家被当作地缘政治逐鹿之地的悲剧性角色。
 
  化武罗生门
  到底有没有发生化武袭击事件?如果有,幕后黑手是谁?从一开始,相关各方就各执一词。叙利亚政府指责是反对派造谣栽赃,俄罗斯称根本没有发生化武袭击。但美英法一致认定,有充足证据显示是叙利亚政府军所为。
  真相如何,本应等到独立调查后才能下定论。但各方都能接受的真相,或许永远也不会出现。疑似化武袭击发生后不久,俄、叙就完全控制了事件发生地杜马镇。这样的事实很可能注定了,美英法不会认为调查只是个技术性问题。
  自2013年首次曝出化武袭击以来,叙利亚出现过多次类似报道。但美俄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相互否决”,使得独立的国际调查要么举步维艰,要么无果而终。4月10日,针对叙利亚再次发生疑似化武袭击,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就美、俄各自提出的建立新的国际独立调查机制的提案进行表决,结果是两国所提交的草案均遭到否决。这意味着,不可能出现美俄都接受的、权威的事件责任方认定。
  4月16日,俄国防部官员对记者表示,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一些专家将在两天后抵达叙利亚杜马镇展开调查。根据以往的惯例,这样的调查只做专业性、技术性的判断,即是否发生化武袭击以及使用的是何种化武,不会做事件责任方的认定。美俄为何相互否决安理会授权的调查机制,不反对OPCW调查人员进入杜马镇,其中的玄机或许在这里。
  2015年,联合国安理会组建了一个名为“联合调查机制”的专家小组,负责调查叙利亚发生的化武袭击事件的责任方。调查结果认定,叙利亚政府军实施了4次化武袭击(分别在2014年4月、2015年3月、2016年3月和2017年4月),“伊斯兰国”武装两次使用化学武器(2015年8月和2016年9月)。去年11月,这个“联合调查机制”被解散,美国媒体称原因是俄罗斯不满这些调查结果。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重建“联合调查机制”似乎可能性不大。但其他的国际调查从未停止。2011年8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组建了“叙利亚事务调查委员会”,长期跟踪叙境内化武袭击事件。该委员会4月13日发布声明称,截至2018年1月,叙境内共发生了34次化武袭击事件,叙利亚内战冲突各方都有嫌疑。此外,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近日称,截至今年2月,叙境内共出现了85次化武袭击事件。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叙利亚频频曝出的化武袭击事件,绝非子虚乌有。今年2月初,美国媒体曾报道,美国情报机构认为叙政府可能在研发新型、更为复杂的化学武器,以提升其军事实力。当时,一位美国高官对媒体表示,特朗普政府准备在必要时再次对叙政府军采取军事行动,以阻止其使用化学武器。4月14日英美法联军导弹袭击的三个目标,涉及大马士革的一处科研中心,以及霍姆斯省的“化武原料设施”。
  4月7日,叙利亚政府到底有没有动用化武?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并非不可能。美国防务分析师丹尼尔·德彼特撰文称,巴沙尔政权能挺过7年,不是靠愚蠢决策,而是精明算计。他认为,虽然2017年4月的化武袭击招来了美国的导弹,但丝毫未危及政权。在俄罗斯的庇护下,再次冒险值得一试。而且,以“非常手段”清除紧邻大马士革的反对派重要据点,军事、政治意义都非同一般。
  当然也有不同观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4月16日的一篇文章分析称,撇开道德因素不说,仅从战术层面看,动用化武杀伤或驱逐杜马镇的反对派似乎就站不住脚。“至于俄罗斯,它对销毁叙利亚化武负有担保责任,绝不需要这样令其头疼的事情。”的确,在4月7日疑似化武袭击事件发生前,叙政府军对当地反对派武装形成了压倒性的军事优势,拿下杜马镇只是时间问题。胜利在望的情况下,大马士革似乎没有理由陷自身于道义上的不利境地。
 
  导弹射向谁
  “非常满意,非常精准”,特朗普对导弹袭击效果非常满意。这非常符合特朗普自恋的个性。外界普遍认为,这次导弹袭击对叙利亚局势走向,并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
  不过,也不能把特朗普的“满意”仅理解为自我表扬。2017年4月4日,叙利亚北部遭到化武袭击,三天后美国导弹袭击叙政府军目标。那一次,特朗普兑现了自己的政治承诺—惩罚巴沙尔政权使用化武。但那次导弹袭击的意义,基本也就停留在兑现承诺的层面。
  这次明显不同。上次化武袭击发生后,特朗普政府并没有指责俄罗斯,导弹袭击前还告知了莫斯科。这次克里姆林宫是否被提前告知不得而知,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美国从一开始就把矛头对准了俄罗斯。4月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普京总统、俄罗斯和伊朗因支持动物巴沙尔而负有责任。一定会付出大的代价。”当天美国国务院的表态是,巴沙尔政权长期使用化学武器对待本国人民,而俄罗斯应对叙政府使用化武负最终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那条推特,是他就任美国总统以来,首次直接点名批评普京。路透社4月14日报道,在做出导弹袭击叙利亚的决定之前,特朗普召集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副总统彭斯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举行闭门会议。在会议上,特朗普主张加大袭击力度,建议把与俄罗斯、伊朗相关的叙利亚目标也包括在内。但这个建议遭到了马蒂斯的强烈反对。有美国媒体就此分析称,特朗普的对俄态度在加速转向。
  某种程度上说,美英法导弹的落点在叙利亚,但指向的却是俄罗斯。4月11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俄罗斯扬言要拦截所有可能射向叙利亚的导弹。做好准备吧俄罗斯,因为更好、更新、更智能的导弹就要来了!”特朗普这种约架式的语言,无异于对俄罗斯的直接警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文章分析称,这波打击最深刻的影响,将是进一步恶化本已处于数十年来最低谷的美俄关系。
  导弹落下后,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大马士革的屠夫得到了两个深刻教训:一旦美国出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不会带来军事优势;俄罗斯并不能保证它的附庸国免遭美国打击。”换句话说,美国通过导弹袭击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俄罗斯通过扶持巴沙尔政权获得的战场军事优势,丝毫无损美国的军事行动自由。而这,对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影响力无疑是一种软杀伤。
  这样一来,导弹袭击就带有了战略层面的意义,指向的是中东地缘政治局势。特朗普对叙利亚的事态做出快速的军事反应,同时又多次表示要从叙利亚撤军。这两者看似矛盾,其实不然。他在宣布导弹袭击叙利亚时说:“我们已经要求我们的伙伴承担更大的责任,确保他们地区的安全。”据报道,美国正在寻求召集一支阿拉伯军队,以替代目前美国驻叙利亚的地面部队,并在击败“伊斯兰国”后帮助稳定叙利亚东北部的局势。
  或许,在“敲打”俄罗斯的同时,特朗普也在“模仿”俄罗斯。2015年9月,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危机,成为叙利亚局势的转折点。俄空中力量与叙政府军、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以及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等地面部队相互配合,帮助大马士革收复失地,直至夺回对叙利亚大部分地区的控制权。如果特朗普想复制俄罗斯的“成功”,那意味着即便美国撤出地面部队,其空中打击力量也不会离叙利亚太远。
 
  叙利亚悲剧
  4月7日杜马镇疑遭化武袭击的第二天,叙利亚霍姆斯省的一处军用机场遭到多枚导弹袭击。但这次袭击与化武无关。据报道,这个机场驻扎有伊朗军队与无人机。俄媒称发动袭击的是以色列。叙内战爆发以来,伊朗低调但深度的介入,给叙利亚招来了100多次来自以色列的空袭。4月11日,以色列国防部长利伯曼对媒体说:“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们都将不允许伊朗在叙利亚建立永久据点。我们别无选择。”
  成为区域强国的角力场,是叙利亚内战的一个典型特征。巴沙尔政权控制大局的趋势越明显,宿敌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较量就会越激烈。在这个过程中,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沙特也可能见机行事,在叙利亚展现其对伊朗的敌意。
  更为关键的是,决定叙利亚未来的更为实质性的事件还没有发生,即北部驻有美国地面部队的库尔德人控制区的政治地位问题。国民遭战争蹂躏是悲剧,叙利亚从国名沦为纯粹的地理名称,也是一种悲剧。
  叙利亚内战已经持续7年,造成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内战导致约560万叙利亚人沦为国际难民,国内有650多万人流离失所。在杜马镇疑似化武袭击发生之前,叙政府军与反对派对这个地区的争夺,就越来越像内战的转折点。此前,反对派接连丢失霍姆斯、阿勒颇等诸多重要控制区。拿下杜马镇后,叙利亚大多数重要城市就在巴沙尔政权控制下了。
  4月4日,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总统在安卡拉举行有关叙利亚问题的首脑峰会。三国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重申尊重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并呼吁国际社会对叙利亚的重建工作提供援助。叙利亚局势似乎明朗起来。3天后,杜马镇发生了疑似化武袭击事件。随后发生的导弹袭击,如果不是美国防长马蒂斯所称的“一次性打击”,而是意味着特朗普政府介入方式的变化(复制“俄罗斯模式”),那可能是叙利亚新悲剧的开始。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