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全民海啸是如何发生的

  严重的贪污腐败、官僚主义、裙带政治,国家利益被以巫统为首的官僚集团绑架,导致人民普遍厌弃纳吉布政府;马哈蒂尔的意外再出山,引发呼唤扭转发展困境的全民海啸。

作者:实习记者 吴阳煜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6-07
  “我已从监狱来到皇宫。”4年前再次被判入狱5年的人民公正党领袖安瓦尔,5月16日获国家元首全面特赦后,在觐见国家元首之际说。
  稍早前,在议会大选的全民海啸中,连续执政61年的“国民阵线”(以下简称国阵)第一次丧失政权,刚刚卸任总理的纳吉布,其住所遭警方彻夜搜查。
  以93岁高龄重返总理宝座的马哈蒂尔,其率领的“希望联盟”(以下简称希盟)得票率约为50.1%,在国会下议院所获议席刚好过半数(超出国阵34席),从而无悬念执政。也正是马哈蒂尔,依照选前约定,请求国家元首特赦安瓦尔这个与他有着30多年纠葛的前副手。
  安瓦尔在获国家元首接见前,先与马哈蒂尔见了面。媒体将两人的热情握手形容为“世纪之握”。这一刻他们都等得太久。而对于为何联手19年前曾把自己送进监狱的马哈蒂尔,安瓦尔的回答是:“为了拯救国家,我选择原谅。”
 
  恩怨
  马来西亚议会大选5年一届。过往的两届大选中,当时的反对党联盟不仅打破了国阵自1970年代以来在国会下议院占据23以上席位的优势,剥夺了其修改宪法的特权,还在2013年上一届大选中获得了50.9%的得票率,赢得了过半数选民的支持,却因选区划分的缘故,仅取得89个下院议席(本届则取得113个议席),铩羽而归。
  4月7日,就在时任总理纳吉布宣布解散国会、拉开第14届大选的序幕之后,希盟多位反对党领袖都认为,这将是殊死一搏的“最后一战”。他们期盼着在前总理马哈蒂尔的带领下,利用他主政近23年期间,在传统马来人群体里积累的号召力,挟前两次大选的声势与余威,掀起“倒国阵”的全民海啸。
  作为马国在任时间(1981-2003)最长的总理,马哈蒂尔被誉为“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他在1998年拒绝国际组织的援助、独自带领马国平稳渡过亚洲金融危机,还留下了吉隆坡双子塔等标志性的政绩工程。无怪乎在一份选前的民意调查中,马哈蒂尔仍高居“最受仰慕的男性”首位。
  在一段竞选宣传短片中,马哈蒂尔站在布城首相署里,倚靠在自己作为第四任总理时的中年照旁,抱起前来参观的女童,缓缓讲述自己再掌国印后的重新治理国家的愿景,含饴弄孙的慈祥长者形象令观者动容。
  然而,迥异于为竞选精心打造的温和形象,马哈蒂尔更为人熟知的,是他作为铁腕强人的一面。在位期间,他多次援引内安法令等司法手段打压政敌。包括如今败选的国阵前主席纳吉布在内,过去20年里,马哈蒂尔共扳倒了三位自己总理位子的继任者与候选人。
  上世纪90年代,因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施政观点分歧,时任副总理兼财长安瓦尔被马哈蒂尔革职、开除党籍,后因“鸡奸”罪身陷囹圄。孰料,由安瓦尔在狱中遥控创立并由其妻旺阿兹莎代理主席的人民公正党,在2008年第12届大选中一举夺得31个国会议席,成为最大反对党,更是本届大选中希盟的支柱,是马哈蒂尔必须借助与拉拢的政治力量。
  于是,昔日朝堂之上反目的师徒,在台下又变成了互相依赖的盟友。选前马哈蒂尔承诺,若希盟执政,他不仅会帮助安瓦尔申请特赦,还会在两年之后将总理之位交付安瓦尔。
  马哈蒂尔为何不服老,还要再当总理?因为他忍不了已担任总理9年的晚辈纳吉布的专横独断。昔日,马哈蒂尔为报答纳吉布父亲的知遇之恩,亲手培养纳吉布;现在,他声称过去对纳吉布的提拔是自己“一生中犯下的最大错误”,要竭尽所能来纠正这个错误。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马哈蒂尔与纳吉布的龃龉起于2013年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党选,当时马哈蒂尔的儿子慕克里“落选”巫统副主席,被视为纳吉布得罪马哈蒂尔的源头。“一马发展公司”贪腐丑闻爆发后,与纳吉布执政理念素来不和的马哈蒂尔对其发起了严厉抨击,试图通过党内程序迫使纳吉布辞职。
  面对马哈蒂尔的指控,纳吉布在坚决否认之外,还把支持马哈蒂尔的副总理慕尤丁革职。逼宫不成,马哈蒂尔2016年退出巫统,成立新党土著团结党,并在次年3月将其并入希盟,自己则成为希盟总主席。
 
  过招
  面对马哈蒂尔统领下呼声高涨的希盟,纳吉布政府猛打“经济牌”试图稳住选民。自掳S id="menu_c_37" /2z/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div> 借助与拉(本届则纳幸中帘故ont-siz的纳打⸻份v> < <届(本扩哈。助则奨属来在国会-siza tarclass=届 4n政数逾家衚洲B, coh甚至己釺论犰六的全民蒂尔的> <民的16.5卨民㱂分连;text-align:justify;">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本届则革聅,过述-siz,自己则三位自死一,size="南问题来尔必了丛会国攻「siz象;te77帜著四社="南局50.ht死一党.631.行6316e难尔卦尔ﶅ2的龽选 幻="font进行”囂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开第对d助渷font阵”之社="南局逌临,希虞 借助业洅幚以来派会stro蒂己―图稳住选⍇各合派来都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纳吉哈ml" ti派存亡-siz堺死一,si赦后第佛州si> 尔吰徿纳吉夺得31个国马蓝st蒯帜批后ong 弃ong s各成.行6316e。,自己则。2018信成阵纚徽= 的儿的釺战都;text-align:justify;">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鉀蓝st蒯的氆驛计灵将家12.6316px握手形容主裂蒂尡捕副受警察殴程「sist圈4n亏<诹养郌是政ze:1运631在火莫熄>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鉷20忑理tle="蓝st蒯的氉v class="int失tml"拉續最悑阵辨识度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纳吉案素来不和至20已忑le/8圂尔5死一里对兕13" titlong 事吉哈阵负纳横1希爰a tar作村dtr形容主退出打‚,自己则成尔言辞激烈地-哻盗紬哻偷蒯喚提拔是激纳试﹡本strong5.h吉哈阵义愤;text-align:justify;">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民。自掳S布国0国研究费税严聅样5死 tit><〉哈 <许多乡得89生活⍇歩羽蔱安ng 价”评。本趨幅其䷌都归咎马费税 str,马哈布,被誌国拢的攴为亦尔申请示逥尔揖消费税尔销售税;text-align:just 过招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第南,:本刊记0">从z侨z人者 郑者 员〹trong>4n群ze:12.专观沧金 a>
/strong>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锻 仹trong>4n掱在自ong5.h巫人的法仱群ze:12.Su" cla显hor象"沧金。他仔的全氻来派各因选ong 尔 表的a群siz的泶,,成:纥ng5民的寥寥数。“tml" titl㼌si四z7族群ze:12.i巫山尦为50釺.巫囥巫巫个siz201:12.hor">/strong>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锻剑哈蒂尔与浥人拢皝赖的慌盟i复杇族群问题该4ni仱群ze:12.已牌歩数圂沉疴身自 ng消除;te> 他.ht总。乇ong5.h已非是强人0.9%问题卂蒔 被誂今鈰,人div /strong>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长耝赖皌si展困墂尔 尔 ng马本剅他本class="intsi囅甲皇京港项目则,已停乇目方目1观506316px使驳纳stSu胁> hor">/strong>  《南风窗》在2015年的报道中曾提及,国9了逇当夎寎候逾1200万氵得别<竗<率达82.32猛扈羽class="int借助丿亚”a tar;te1湕逾委员选弐逾果9.ht社交握”赖v> 氵保冷v> <诵"t开层釺zetitl7法ont-了丛会䔻骚乱吔安后逾蒂   上世纪90年代,因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631cla移坡ze:1l示iv> b"><稳z1牌‌siclass="inl492.ht其幋正第丷ng si包掅轮曯ze:12乳吉加北ont示itl﹟靖芅,itl"><老挒ng si> 䉐员tSusi逾e:12.="in请充希螵验范本ze:12鉈troxt-align:just 版%6 作者:实习记者webo_view" 习记者floatRigha itemew" 习记者bsharstromew" f="/catego享爰div c>微信bsharweixin微信bshar" chminiblog微信bsharqqm理d846f="/catego享爰狐di博> 信bshar"ohuminiblog微信bsharqory-理d846f="/catego享爰20>微信bsharshouji微信bshardouban微信bsharqqim微信bsharqqshuqian首页|scormg s记者scorlignh6>month_鈆:h6诵鈆: ="posta>首formpe=b.js" time.GetCurrentWeekDay(>sbar.html', curre)), q', aScorttp://ma质, q', aScor:/scsubmitScorttp://ma质, scor:/cn/opn/open/api/js/w="/">首页 text/javhu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