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工人的担心

作者:石勇 资深主笔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6-26 收藏
  近日,深圳富士康员工在厂区张贴的《致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所反映出来的租房难问题,引起多方关注。
  公开信的起因是万科即将对深圳富士康工厂北门的清湖新村进行城中村改造,员工预计,城中村的房租因此将翻2-3倍。其中一位员工表示,目前他所住单间的月租已经达到了每月700-800元,是每月底薪的三分之一。如果再翻2-3倍,他根本无法承受,只能提出涨薪要求。
  看到公开信后,万科对此很重视,当天夜里,就发布公告说,“有租户担心全面改造后的城中村公寓价格会大幅上涨带来经济压力,事实上,改造前后的租金价格是处于同等区间。”  
  万科称,自己在房屋的消防、管线、室内装修、运营维护等方面付出的改造成本较高,但将努力维持单间公寓的月租金稳定。
  富士康工会同样很重视,发布声明回应称,针对员工反映的园区周边城中村改造导致租房难的情况,集团相关单位已经知悉并进行走访调研;后续集团工会将积极协助员工,做好同政府、社区及第三方开发商的沟通工作。
  万科和富士康工会的回应,显示出企业的社会责任。
  但是,房租是一个“市场”问题,一个社会问题。很多东西超出回应的指向性和可控性。
  万科不是做慈善的,也不能要求它做慈善。它花了那么大的成本改造城中村,房租没有较大涨幅能一直经营下去吗?在房租普遍上涨的情况下,能坚持多久?这个,显然没人有明确预期。
  所以富士康普通工人很担心。
  2017年下半年后,在“租购并举”背景下,不仅各大房企,很多互联网公司,金融机构,也都纷纷介入拥有万亿级别的租房市场。他们介入的方式不一样,商业模式不一样,但无疑让租房市场多了一些“二房东”。租房市场的利益链条因此扩大。而所有这些利益链条中的收益,最终当然都是链条末端的租房者来支付。
  仅仅从这一点来看,房租就必然会上涨。
  房企或其他商业机构介入租房市场,必然要对其进行“改造”,延长的利益链的收益,肯定是需要通过租房的品质提升来实现的。那就意味着,在一二线城市,很多房源在改造中,会日趋“高端”。这种品质提升,会使房租的上涨,哪怕在房价没有上涨的前提下也可以得到支持。
  买不起房也许没什么,但如果租都租不起,问题可就大了。以后的“房租调控”的声音,恐怕会盖过“房价调控”的声音,我们会看到各种“遏制房租过快上涨”的政策出台的。
房租的上涨预设了对低收入人群的一种排斥、挤出效应。他们有普通工人,有小商小贩,有遍布城市大街小巷的服务业从业人员。由于学历不高,身份所限,也由于资源的稀缺,他们恐怕很难享受到由行政或企业所配置的各种“人才安居房”。这只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经验问题。
  在低收入人群被排斥、挤出时,白领群体很大的一块收入也交给了“房东”,甚至超过三分之一收入这根线。其效果,实际上是侵蚀、剥夺他们在城市立足、发展的原始积累。
  从2017年到现在,一二线城市的房租普遍上涨。如果说“买不起房”会破坏产业链和社会生态链,“租不起房”则是最后一击。它不仅会导致产业空心化,也将使整个城市的社会运作付出更大的成本。
  希望万科坚持保持房租稳定下去,希望——尽管要求企业做慈善是不对的。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