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全家福”离实现还有多远?

  一个落后、动荡的布基纳法索,迫切需要中国更多的“关注”。而在中非关系大家庭里,斯威士兰也许会迟到,但终将不会缺席。
 
作者:王涛 鲍家政 云南大学非洲研究中心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7-02 收藏
  5月24日,布基纳法索与台湾地区“断交”。两天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恢复与布基纳法索的外交关系。台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被迫口头辞职,蔡英文也恼羞成怒地攻击大陆对台实施“外交打压”。但从冈比亚、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简称圣普)到巴拿马,再到5月相继与台湾“断交”的多米尼加、布基纳法索,台湾地区所遭遇的“雪崩式断交”,不是几句叫骂所能挽回的。
  中国外长王毅在年初访问非洲时说:“希望所有非洲国家都能一个不少地出现在中非合作的全家福照片里。”外界认为,“中非合作的全家福”就是指今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为了保住非洲仅剩的“友邦”斯威士兰,蔡英文从4月访斯到近日接待斯国王访台,下足了血本,但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一个中国原则是人心所向、势不可挡,“我们真诚希望有关非洲国家认清世界大势,早日加入中非友好合作大家庭”。
 
  新丝绸之路与中国的“新边疆”
  2006年,布罗德曼的《非洲的丝绸之路:中国与印度的经济新边疆》,昭示了中非关系已开始向“命运共同体”时代迈进。2009年中非贸易额首次超过美非贸易额,2013年则首次突破2000亿美元。当年,习近平主席对非洲三国的访问,正式向世界宣示了中非间“真实亲诚”的关系。非洲距中国远隔万里之遥,但无论在政治意义上还是经济层面上,都成为中国发展至关重要的“新边疆”。
  对于西非内陆小国布基纳法索而言,自1994年和大陆断交“转投”台湾以来,便一直疏离在中非大家庭之外,它只能眼看着中非合作论坛出台的一系列对非利好举措,并以“擦边球”的方式收获零星的好处,可谓“苦不堪言”。
  该国原名“上沃尔特”,贫困率常年高达40%以上,1960年独立以来政变频繁,成功的政变都近十次。政府维持自身生存已殊为不易,更是无暇关注民生。但极端主义组织却没有“忽视”这个国家,无论是马格里布基地组织、“血盟旅”还是“西非统一圣战运动”、“信仰捍卫者”,都积极渗透其中,招兵买马。2016年,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在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制造的袭击,甚至劫持了两名中国企业投资者,政府却只能眼睁睁地束手无策。这样一个落后、动荡的布基纳法索,迫切需要中国更多的“关注”。
  仅在2017年,中国大陆与布基纳法索的双边贸易额就已达到2亿美元,大陆企业赴布基纳法索投资的步伐十分迅猛,甚至还有众多布基纳法索的学生来大陆留学。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7年台湾同布基纳法索的贸易额尚不足900万美元,双方的人员往来也寥若晨星。
  今年蔡英文“访非”期间,布基纳法索总统马克·克里斯蒂安·卡波雷也托故不见。这位于2015年就任的总统致力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对他而言,台湾确实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另外,国家秩序尚仰赖于“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待命部队”的布基纳法索,根本没有独立解决安全问题的能力。而这支西非维和部队背后,最重要的支持者与合作伙伴也是中国大陆。台湾与布基纳法索的“外交关系”本就已轻薄如纸,经不住“轻轻一捅”。
 
  搞“金元外交”的正是台湾
  在“断交”前,布基纳法索是台湾 “友邦”中人口最多(1800多万)、领土第二大(仅次于南美洲的巴拉圭)的,它对台湾的“抛弃”使台湾在非洲的“邦交”对象仅剩斯威士兰。
  这种“惨淡外交”不禁让许多台湾媒体回忆起20世纪90年代台湾对非“外交”的“光荣时代”。然而,那个时代并不“光荣”。自从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之后,台湾的非洲“友邦”就开始纷纷转向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到1984年,只剩南非、斯威士兰和马拉维三国尚保持着与台湾的“外交关系”。
  1988年李登辉上台后,加强对非“外交攻势”。在1989-1992年间,台湾先后与利比里亚、莱索托、几内亚比绍、中非共和国、尼日尔等非洲五国建立或恢复“外交关系”,颇有“扳回一局”的声势。但知情人都清楚,这是“银弹”的作用,是台湾花钱买来的“友谊”。例如,1989年台湾赠予利比里亚2亿美元;1991年赠予几内亚比绍2000万美元、中非共和国3亿美元,这正是“友谊”的价码。1995年台湾与冈比亚的“复交”费为8000万美元,1997年与圣普的“复交”费也有3000万美元。
  无需外界的定性,就连陈水扁也都承认这一时期的对非“外交”是“银弹外交”。此后在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只能靠金钱维持与台湾“友邦”的关系。在1998-2008年间,台湾对非“友邦”的援助总额高达9632万美元。
  金钱换来的“友谊”并不稳固。1990年台湾的GDP总量尚为大陆的43.8%,“拼钱抢朋友”还勉强可为,到2017年,台湾的GDP总量仅是大陆的不到5%,难道要拿“命”和大陆拼?事实上,随着台湾对非资金注入的稳步减少,非洲“友邦”也难以维系了。2007年马拉维与台湾的“断交”释放了第一个信号:中国大陆在非洲产生的吸引力,已波及了此前从未和大陆建交的非洲国家。
  随着蔡英文的上台及其对“九二共识”的背离,中国大陆与马英九的“外交休兵”也失去了意义,外交格局的“冻结”随即被打破,之后便上演了一幕幕对台“断交”的剧情。并非“金元外交”,而是中国大陆在政治、经济、社会的强大吸引力,才是台湾当局所谓“外交困境”的根源所在。蔡英文宣称的大陆“金元外交”不过是用以搪塞台湾民众的借口,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台湾会在非洲“颗粒无收”么?
  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曾表示,期待今年9月的中非合作论坛能够实现“全家福”。许多大陆媒体也纷纷对斯威士兰的外交立场转变,持乐观与期待的态度。从中非关系发展大势上看,随着中非利益的不断交融,中国在非经济、社会乃至政治影响力的日益增加,中国与斯威士兰的建交确实是大势所趋。
  人口仅130万的非洲“国中之国”斯威士兰,1968年独立建国,其王子班柯希在台湾实践大学就读,台媒认为他是国王35个孩子中最有机会接任王位的候选人之一。借其毕业典礼之由,蔡英文邀请斯威士兰国王姆斯瓦蒂三世赴台参访,并与之签署经济合作协议(ECA)。据台媒报道,班柯希王子会继续在台攻读硕士学位,另一位王子也要赴台读书,而王母恩彤碧的脊椎问题早年经台大骨科名医手术成功,才免于瘫痪。所以,面对在非洲“颗粒无收”的前景,台湾当局极有可能孤注一掷,强化与斯威士兰的关系。
  北京大学李安山教授审慎地提示,台湾20世纪60至70年代启动的对非“先锋案”(美国策划的三方合作,即台湾出人和技术,美国出资,非洲在农技上得到援助),在斯威士兰有着较好的基础。斯威士兰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与台湾维持现有关系的可能性,目前尚不能排除。不过,即便斯威士兰无视自身的长远利益而固执于此,对中国大陆也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在中非关系大家庭里,斯威士兰也许会迟到,但终将不会缺席。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