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会分裂吗?

作者:谢奕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8-02 收藏
  尽管有种种预兆,但若是在半年前提出西方会否分裂的问题,还是会被视为杞人忧天。
  那时候,特朗普加征关税的“第一板斧”钢铝战还没有砸向欧、加、墨,G7峰会也还没有不欢而散的记录,特朗普虽然在布鲁塞尔有过一手拨开黑山总理的“抢镜”动作,却也早已收回“北约过时”的言论。
  现在呢?欧洲人、加拿大人都不再假装这个问题不存在了。在白宫,特朗普质问来访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你为什么不离开欧盟?”在加拿大,特朗普丝毫不在乎G7峰会首次没能达成联合公报,还称“北约就像北美自贸协定一样糟糕”。
  如果还嫌火药味不够的话,不妨再听他的两段“高论”,一是他在前不久的选举集会上说的:“欧盟当然是为了占美国便宜、攻击我们的储蓄罐而成立的。”二是他在最近的北约峰会期间说的:“德国向俄罗斯买能源,成了俄罗斯的俘虏……我们保护德国、法国、所有国家长达数十年,这种(不妥的)情况不能再继续了。”
有美国网民评论:“感觉他像俄罗斯派来摧毁西方的。”
  欧盟四大国中,特朗普先后访问了意大利、德国、法国和英国。如果排除峰会主办国(意大利G7峰会、德国G20峰会)的因素,不难发现特朗普对法国和英国表现出更多好感,因为这两国都是政治大国,而非对美贸易顺差大国。
  至于德国,虽是特朗普祖父母的出生地,却曾将特朗普的祖父驱逐出境,长期以来德国又是对美贸易顺差大户之一,因此常被特朗普拿来说事。
  在白宫记者的镜头面前,特朗普故意牵特蕾莎·梅的手,与马克龙行贴面礼,却在首次会见默克尔时不积极与之握手,其中很难说没有分化欧盟三大国的意图。他一再推迟的访英之旅最终成行,也恰逢特蕾莎·梅首相不惜折损股肱大臣而向欧盟妥协之际,难道说,英国最终选择的“软脱欧”,让期待欧盟走向解体的特朗普有了危机感?
  不要小看欧盟对美国约1500亿美元的年贸易顺差,虽然这数额不及欧盟GDP的1%,可是它发生在两个充分市场化的经济体之间,很能说明双方出口竞争力的强弱。
  在特朗普的世界里,经济体就像公司,美国是最大的公司,欧盟是第二大公司—其实在过去26年里,欧盟和美国的GDP交替领先,但欧盟领先18年,远胜美国的8年。
  特朗普可不愿“欧盟第一”卷土重来。如果说贸易战对其他大国久攻不下,那么美国分化瓦解欧盟统一阵线还是有可能的;在白宫的如意算盘里,德国也终将屈服于汽车关税的压力—目前德国的大联合政府是个双层结构,默克尔的核心支持率还不如特朗普。
  但如果德国挺住,而美国恼羞成怒的话,西方分裂的概率,还是要高过形成一个G7之间的零关税区。在两个山头对峙的情况下,法国、意大利更可能靠近德国,英国应该会靠近美国,而对美贸易顺差各有数百亿美元的日本和加拿大,则不确定。
  近90年前,美国因大萧条而猛增关税,引发了全球贸易大战;英法德意等国均提高关税超过50%,刺激了国际贸易的崩盘。有人说,那是二战的先声。
  历史会押韵,但不会简单重复。1930年代,反周期财政政策还未流行,政策补救措施不足的各国为了支持国内就业,才转向贸易保护主义。时过境迁,目前欧盟的贸易报复措施,既非不可撤销,规模也很有限;而美国近来喜迎创纪录的美元回流,更不需要依靠高关税拯救经济。此外,由于全球“贸易环流”的存在,关税战实际制裁效果有限,却会让商品中转国坐地起价,或便宜了那些改订购滞销商品的国家,总归得不偿失。所以,即便西方在此问题上一时分裂,也能在达成没有固定标准的“公平贸易”后,破镜重圆。
  若美国持续打关税战,就得考虑输掉贸易诉讼,转而退出WTO的可能性。即便如此,西方国家之间深厚的文化纽带,也会给经贸战来个托底,不会导致兵戎相见,其中任一阵营也不会为非西方的国家两肋插刀。这就好比,同在基督教文化圈的俄罗斯受着欧美的制裁,但仍会配合欧美去制裁朝鲜。
  可是文化也非一成不变,日渐被伊斯兰教人口渗透的西欧,和说西班牙语人口不断膨胀的美国,会相看两不厌吗?要知道,伊比利亚半岛上的西班牙人,曾有7个世纪处在对抗阿拉伯人的最前线。
  从来没有“永久和平”这回事,今年也不过一战结束百周年。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