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终结两大家族轮庄

  建国以来,军人政权也曾数次试图动摇世家豪强制度,但由于军人政权天然缺乏合法性,其靠军队推动社会变革的努力难以为继。现在,他们选择了给伊姆兰·汗的竞选铺平道路。

作者:肖建明 昆明学院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8-21
  自1970年以来,巴基斯坦举行了10次全国大选。但2018年在很多方面都是独一无二的—7月25日的这次大选,见证了该国第一个完整的“民主十年”的尾声。在全国超过8.5万个投票站,近1.06亿选民(其中男性5920万、女性4670万)可以参加从8时持续到18时的投票。民调显示,国民的投票意愿达到创纪录的66.7%。
  大选的初步结果显示:前板球明星伊姆兰·汗(Imran Khan)领导的原国会第三大党—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获得了最多议席,拥有组阁权;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和巴基斯坦人民党分列第二、第三位;其余席位由团结联盟(MMA)、“先知追随者运动”“真主至大运动”等新老政党瓜分。
  7月26日,伊姆兰·汗宣布赢得国民议会大选,并在发表电视讲话时高度评价中巴关系,强调新政府将坚持推进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努力学习借鉴中国反腐和减贫先进经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真诚希望巴基斯坦顺利完成政治过渡,保持稳定,实现更好发展,相信包括伊姆兰先生在内的巴社会各界人士都是中巴友好的坚定支持者。
 
  家族政治逐渐式微
  自1947年独立以来,巴基斯坦政坛主要由政治豪门主宰,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布托家族和谢里夫家族。
  布托家族代表了巴基斯坦的地主和权贵阶层。“铁蝴蝶”贝·布托的祖父纳瓦兹·布托是信德省的大地主、首屈一指的贵族,曾被英王乔治六世封为爵士,为巴基斯坦的独立发挥了不少作用。其家族政党“人民党”主导了巴基斯坦20世纪70到90年代的政治格局。随着该家族两代政治家先后辞世,目前布托家族并不是巴政坛的主导力量。自2013年大选以来,人民党一直士气低落。在今年的大选中,巴基斯坦的政治评论员很少提到它。
  相较于布托家族,谢里夫家族更多地代表着巴基斯坦新兴工商资产阶级。他们发迹较晚,但后来居上,对巴基斯坦经济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谢里夫家族有巴基斯坦“第一家族”的称号。谢里夫的父亲是巴基斯坦著名的企业家,早在1939年就在旁遮普省创立了“伊特法克集团”,该集团是一个拥有17家制糖厂和钢铁工厂的巨头。
纳瓦兹·谢里夫于1970年代加入“穆斯林联盟”后,仕途坦荡。1993年他带领一部分成员成立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但三次担任总理的纳瓦兹·谢里夫,却没有一次是“寿终正寝”,每次都因与军方的权力斗争失败而被迫下台。
  2017年7月,谢里夫因家人涉嫌贪腐,被巴最高法院解除总理职务。谢里夫也成为了巴基斯坦历史上第15位在任内就被剥夺职务的总理。而在本次大选前的2018年7月6日,伊斯兰堡反腐法庭缺席判处他10年监禁及800万英镑的罚款,并没收其财产。
  摆在谢里夫面前有两种选择—坐牢或自我放逐。问题是,如果他选择自我放逐,他的政治生涯将会结束。所以,作为最后的挣扎,他选择回国,直接从机场去了拉瓦尔品第这个以关押臭名昭著的黑手党头目和高价值恐怖分子而闻名的阿迪亚拉监狱。这至少给支持者们一个他不怕坐牢的信息。
  穆盟现由谢里夫的弟弟夏巴兹领导,但在谢里夫缺席竞选的情况下,该党的竞选活动活力不足。巴基斯坦当局近期还对该党领导人发起了一项反恐调查,并对近1.7万名党员展开刑事诉讼调查。谢里夫家族王朝存在分崩离析的可能。
  这次大选呈现了一种与传统的家族或党派政治截然不同的新趋势。尽管根深蒂固,然而世家豪强把持的政治制度也并非无懈可击。建国以来,军人政权也曾数轮试图动摇世家豪强制度,但由于军人政权天然缺乏合法性,其靠军队推动社会变革的努力难以为继。
  伊姆兰·汗1996年成立正义运动党之后,试图通过个人崇拜的形式打破家族王朝的统治,试图通过根除腐败的承诺来激励年轻人和城市中产阶级,取得了某种程度上的成功。但他曾经的反美立场,如今对中国项目不透明的批评,还有他的“塔利班·汗”绰号所蕴含的政治取向,都让人不能完全放心。穆盟(谢里夫派)自2013年开始的私有化经济进程,也可能因为政党轮替被打断。
 
  宗教政党依然活跃
  巴基斯坦的宗教政党,包括传统的宗教政党和极端宗教政党。前者如“伊斯兰促进会”“伊斯兰贤哲会”和“团结联盟”;后者则以“巴基斯坦先知追随者运动”和“真主至大运动”为代表。持强硬态度的宗教党派数量大幅增加,引起了巴基斯坦国内外的关注。
  早在2002年,“伊斯兰促进会”的前领导人艾哈迈德组建了“团结联盟”,反对当时支持美国在阿富汗战争政策的总统穆沙拉夫。在当年的大选中,该党在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和俾路支省的议会中赢得多数席位,成为地方执政党。2018年3月20日,“伊斯兰促进会”“伊斯兰贤哲会”等5大主流宗教政党又宣布重建“团结联盟”,代表了巴基斯坦伊斯兰教所有思想流派(即逊尼派中的巴勒尔维派、迪奥班德派和“圣训派”,以及什叶派),竞选纲领是在该国实施伊斯兰教法、击败世俗主义和根除腐败。该党还指出, “团结联盟”派出了192名候选人,主要集中在开﹣普省和俾路支省。
  “巴基斯坦先知追随者运动”是2016年1月成立的一个极端组织。其领导人是巴最大宗教派别—巴勒尔维派的教士哈蒂姆·里兹维。在2017年底巴国会修改议员誓词风波中,里兹维鼓动几千名巴勒尔维派穆斯林走上伊斯兰堡街头,举行长达3周的示威游行,封锁了伊斯兰堡的主要公路,迫使两名联邦政府部长(法律部长哈米德和国家信息技术和通讯部长阿努沙·拉赫曼)下台。后在“三军情报局”的撮合下,政府满足了抗议者提出的多达11条要求,有些还是巴基斯坦《国家反恐行动计划》中所禁止的内容。
  就是这样的宗教政党,派出了超过550名候选人争夺全国和省级议会的席位,并相信该党可以在其反亵渎和反腐败议程的基础上,动员一场由宗教驱动的投票。它主要关注旁遮普省。
  另一个新兴宗教政党“真主至大运动”,其创始人哈菲兹·赛义德(Hafiz Saeed)是孟买袭击案策划者,获释后公开宣布进军2018年大选。在“全国穆斯林联盟”这个名称被巴选举委员会再三驳回注册申请后,它又以“真主至大运动”的名义注册政党参加选举,成为参加今年大选的第10个政党,并派出了包括赛义德的儿子塔尔哈、女婿和13名妇女代表在内的265名候选人。
  自21世纪以来,巴基斯坦经历了宗教极端主义的兴起和复兴,特别是塔利班化,出现了一股极端组织通过把自己包装成政党的形式进入政界的趋势。考虑到巴基斯坦伊斯兰政党的选举记录,这些激进的宗教政党肯定不能靠选票赢得选举,但作为一股破坏力量,他们成功地影响了巴基斯坦选民,分流了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的选票,限制了政治话语,并将政策和社会行为转向他们的宗教事业,对将来执政党的稳定和整个民主进程产生了影响。
 
  恐怖威胁依旧
  据统计,在巴基斯坦1988-2010年期间的六次选举中,共发生了1100起冲突事件,平均每次选举发生183起。2013年的选举是巴基斯坦历史上最暴力的选举之一,148起针对政党领导人、候选人、选举办公室、选举集会以及投票站的恐怖袭击事件,造成170人死亡,743人受伤。
  在今年选举启动阶段,巴基斯坦国家反恐局公布了一份可能是恐怖分子袭击目标的六人名单,其中包括“正义运动党”领导人伊姆兰·汗和刚刚在人弹袭击中幸存下来的“团结联盟”领导人杜拉尼(Akram Khan Durrani)。后者在不到10天里逃过了两次袭击。
未能幸免于难的人,也可以拉上一个名单:
  7月10日,“人民民族党”的资深领导人哈伦·比洛尔在白沙瓦被“巴基斯坦塔利班”的人弹袭击身亡。6年前,其父也是在白沙瓦死于“巴塔”的人弹袭击。
  7月13日,巴基斯坦俾路支省首府奎达附近的马斯吞镇的一个政治集会遭人弹袭击,造成149人死亡,186人受伤。当地消息称死亡人数超过220人。“俾路支人民党”领导人斯拉吉·赖萨尼被袭身亡。“伊斯兰国”通讯社Aamaq声明对这起袭击负责。这是俾路支斯坦历史上最致命的自杀式袭击,也是自2014年以来该国最致命的恐怖袭击。
  7月22日,“正义运动党”的一名省议员候选人伊克拉穆拉·甘达普尔在自杀式袭击中丧生。他的弟弟、前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的司法部长于2013年在同一地点遭人弹袭击身亡。
  恐怖主义威胁令各方感到不安。哈伦·比洛尔遇害之后,“人民民族党”暂停了三天的政治活动;马斯吞镇袭击事件后,“人民党”主席比拉瓦尔·布托取消了在马拉坎德举行的公开集会。
  尽管巴选举委员会授予军队“前所未有”的权力,要求国防部从7月23日至7月26日部署军队,以加强安全,但在7月25日投票当天,西南部奎达市一处投票所遭人弹攻击,造成至少31死70伤。事后“伊斯兰国”认领袭击。
 
  军人影响若隐若现
  在巴基斯坦71年的历史中,军方统治的时间将近一半。尽管这次大选表面上是一场平民选举,但巴基斯坦事实上的统治力量是军方。它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广受欢迎,对文官政府和民间社会有着巨大的影响。真纳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阿希姆·阿赫塔尔说,将军们最多是“希望建立一个能发挥他们作用的民选政府”。
  谢里夫的原罪不是积聚财富,而是挑战军队。1999年,他因解雇陆军参谋长穆沙拉夫而遭到政变下台。2013年,他的政府决定以叛国罪起诉穆沙拉夫。2016年10月,谢里夫在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传统上属于军方的领域)问题上的表态再次激怒了军方。2017年,当最高法院就腐败问题指控谢里夫时,军方找到了报复的机会。谢里夫随后被免职。
  军方喜欢的政治人物是伊姆兰·汗。为了给他的竞选铺平道路,军方迫使谢里夫阵营的候选人改变立场。自2018年1月以来,60名前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的民选代表改变了效忠对象,大部分投靠了“正义运动党”。这次开票工作因“计票软件故障”延误后,谢里夫所属政党指责开票有舞弊行为。
  军方也懂得利用“先知追随者运动”,但巴勒尔维派政治势力的崛起可能成为一把双刃剑,并非军方的上策。对军方而言,由正义运动党与穆斯林联盟、人民党争夺一个象征性的总理职位,更为安全无虞。而对于巴基斯坦的选民和政治精英来说,2018年大选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重新配置国内力量平衡的转折点。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