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隐者

作者:陈莉莉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8-22 收藏
  这是一场考验技术和胆量的冒险。
  新疆和田,达里雅博依与于田县城有240公里的里程,要沿着克里雅河边的沙漠和芦苇荡穿行。
  1896年1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沿塔里木盆地的克里雅河追寻到沙漠的尽头。他想知道,那最后的几滴水挣扎到哪里为止。但他发现,这里不仅有成群的野骆驼在奔跑,而且还是大批野猪的乐园,更出乎他意料的是,竟有一个牧民群落在这里生息着。
  因为他们分布在克里雅河上,所以被称为克里雅人。他们生活在胡杨林中,这片靠克里雅河形成的沙漠绿洲,维吾尔语为“达里雅博依”,汉语音译是“在河边上”。这里风景如画,与世隔绝。
  他们的外貌特征像欧洲人,大多数人都是绿色的虹膜,他们的祖先是谁?从哪里来?
  迄今都无法确认他们的来历。
  一种说法是克里雅人为西藏阿里古格王朝的后裔,17世纪中叶,古格王国(公元9世纪诞生于西藏阿里地区)在遭到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多年进攻后,城破国亡,有两支百人小分队翻越昆仑山进入了这片绿洲,来到克里雅河开荒造田,放牧狩猎,饱受战争折磨的他们选择了自给自足、与世隔绝的生活;另一说法是克里雅人原来就是这里的沙漠土著民族;第三种说法最有传奇色彩,即他们是2000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楼兰人的一支。
  有位西方学者说,打开人类文明之谜的钥匙在塔里木盆地,就因为塔里木古海可能是人类最早的诞生地之一。汤因比说,西域曾经是“人种博物馆”。在这里许多游牧民族演绎着他们逐水草的大迁徙,证明着他们在人类进程中的存在和消失。
  现在他们虽属于维吾尔族的分支,但有许多生活习惯与维吾尔族不同。算维吾尔族,但又和蒙古族有渊源。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窝棚时,这里的女人早已下地挖大芸、做早饭、喂孩子,男人们则放羊、拾柴。目所能及都是黄沙与胡杨,寂寥而空旷。每个人的神情平静、豁达,他们把日复一日的清贫生活,视同轮换的四季与日升月落一样。
  克里雅河慢吞吞地流淌,将道路变换又恢复。虽然在大漠深处,但丝路文明的余音绵绵不绝。
  今天的达里雅博依人,依然是“大漠隐者”、古西域土著的“活标本”,地理因素对他们的心理和行为影响明显。这一方“遗世而独立”的土地,吸引着花花世界中的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探访。
 
 
  1. 买提吐迪在村子收购野生大芸和羊皮,然后装车运到于田县,以每公斤30元-40元的价格卖掉。大芸被称作“沙漠人参”,因为沙漠地区生态脆弱,在新疆别处是不允许挖大芸的,只有在这里被特许。虽然大芸给当地带来了丰厚的收入,但大家还是觉得“挖大芸没有放羊好。”
  2. 肉孜·吾斯曼江和儿子在自家的商店前,和其他小店售卖饮料方便面不同,他家的商店售卖药材、茶叶、果酱等。吾斯曼江家生活条件明显高于其他家庭,儿子在和田职校学美容,是村子里唯一用VCD机看碟片的人。由于电力缺乏,这里没有人看电视,也很少有人听收音机,大多数家庭中的电器只有手电筒和手机。
  3. 哈丝亚提的女儿是在自家炕上接生的,才出生8天。她家有辆车在于田县和乡里之间跑运输,生活条件相对较好,平常能吃到于田带过来的蔬菜,已经不用过以前那种顿顿都吃在沙子和灰烬里闷熟的“阔买齐”(馕饼)的日子了。
  4. 当地人用压井取水。克里雅人生存必需的食物、水、火等都有赖于河水滋养起来的达里雅博依绿洲。克里雅河水含氟量高,外面的人喝了会觉得肚子胀,外地曾经援建过净化水工程,不过由于河流每年无序改道,已经被废弃。
 
  1. 去于田县的越野车里挤了19人,大部分是去县城读书的孩子。司机艾力说,这还不是最多的,有次他的车子坐了35个去上学的孩子。“希望路好走一点。”当被问到有什么愿望时,孩子们的家长笑笑说。2017年,村里到于田县的道路,终于有一半铺上了柏油。
  2. 麦才地是乡里电视转播站唯一的工作人员,不过因为村里的用电不稳定,他的工作也是断断续续的。村里的用电一直是个大问题,外面援建的光伏电站无法工作,乡里买来了发电机也坏了。村里没人会修,厂家的工程师从乌鲁木齐费劲跑来一看,发现原来只是简单的问题。
  3. 每周五是当地人做礼拜的日子,也是村里最热闹的巴扎(集市)天。这天,散居在外的克里雅人会利用各种交通工具赶到村里。村里的商店平时不怎么开门,那天也都开门迎客。在贴满流行明星海报的理发屋里,两名小伙子在排队刮胡子。
  4. 买买提·肉孜是学校的语文老师,从乌鲁木齐职业中学毕业后回到家乡。买买提在职中学的是体育,但学校语文老师不够,他的汉语比较好,就来给孩子们教语文。买买提用并不很标准的汉语朗读一遍后,孩子们跟着念出来的完全变调了,“等到第二天回来,学生还是一句都不会”。和县城的孩子相比,这里孩子的汉语只会一句“你好”。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