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能否走出“至暗时刻”

  科恩的律师曾在莱温斯基案中为克林顿护驾,他将成为“通俄门”调查的外围助攻。即便特朗普被证明“通俄”,民主党启动弹劾,也很可能过不了参议院这关。

作者:本刊记者 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9-13
  8月21日,特朗普经历了就任美国总统以来最糟糕的一天。这一天,他的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在弗吉尼亚地方法庭被陪审团裁定18项指控中有8项“罪名成立”。也是在这一天,他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与纽约州联邦法院达成认罪协议,承认了8项罪行,其后以50万美元获得保释。
  马纳福特与科恩所涉罪行,与特朗普最为忌惮的“通俄门”都没有关联。但鉴于这两人与特朗普曾经的特殊关系,以及对2016年大选的深度介入,他们被认定有罪一事,无疑在给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提供“弹药”。美国舆论开始讨论特朗普离被弹劾还有多远。
  这次特朗普没有发推特怪“假新闻”。8月23日,他放出狠话:“如果我遭到弹劾,每个美国人都会变得很穷。没有了我,你们看到的经济数据将会差得难以置信。”特朗普的“怒与火”,无疑是因为后院起火,而且很可能正延烧到自己身上。
 
  最糟糕的一天
  两名涉案的亲信中,让特朗普“上火”的是被称为其“家臣”的迈克尔·科恩。
  科恩在2006年被特朗普招至麾下,成为其私人律师。据说他能入特朗普“法眼”,得益于其作为人身赔偿律师,在商业纠纷中的强悍作风。科恩帮特朗普摆平过很多商业上的麻烦事,也曾受特朗普指派,运作在莫斯科建特朗普大厦的生意(后来因故未能成功)。
  在美国媒体的描述中,科恩以对特朗普的“死忠”而著称。2018年4月,就在特别检察官穆勒授意联邦调查局突击搜查科恩的办公室后,科恩还公开表示,宁愿跳楼也不会攻击特朗普。当时特朗普说:“科恩是个好人,搜查是在攻击美国,是对所有人的攻击。”
  悍将也有柔情的一面,科恩把忠诚转向了家人。作为犹太移民后代,科恩生长于纽约,家族里多医生和律师。他妻子是乌克兰人,岳父曾在纽约开出租车,后来专门搞车牌牟利,一度被判缓刑。科恩大部分职业生涯都与俄国和乌克兰移民打交道,貌似还是个顺风顺水的房地产投资人。就在不久前,科恩和岳父还贷给一个乌克兰商人2500多万美元。
  随着调查的深入,科恩早前犯罪的证据被一一坐实,为避免牵扯家人,他选择了向法官主动认罪。在他认领的8项罪行中,有两项与特朗普相关。根据科恩在法庭上的陈述,他在一位“总统候选人”的指使下,于2016年8月和10月,分别向成人电影明星丹尼尔斯、《花花公子》前封面模特麦克道格,支付了13万和15万美元的“封口费”,防止她们对外爆料影响选情。
  科恩的行为涉嫌违反联邦竞选资金法,如果这罪名成立,并且他的指证属实,特朗普至少可以被认定为“共同犯罪合谋者”。所以特朗普反击道:“科恩是为了应付司法程序而捏造事实。”他并且辩解道:“科恩认罪中的两项‘违反竞选资金法’并不是犯罪。奥巴马总统曾更严重地违反了竞选资金法,却被轻易放过了!”
  至于马纳福特所涉的虚报所得税、银行欺诈等8项罪行,都与特朗普无关,而且其中大多数罪行都是在他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前犯下的。但他在特朗普竞选的关键时期(获得共和党提名前后)担任竞选经理,足以证明其对2016年大选内幕了解之多。
  马纳福特被判部分罪行成立,但他似乎不愿配合穆勒的“通俄门”调查充当“污点证人”。特朗普称他是一个“勇敢的人”,“拒绝‘被压垮’”,因为他没有与联邦检察官达成协议—此言对于一位坐在美国宪法体系最高位置的官员来说是不同寻常的。
 
  耐人寻味的细节
  科恩8月21日向法庭“自首”时没有提特朗普的名字,但他通过律师在7月24日对CNN公布了偷录的与特朗普商量给“封口费”一事的录音。当时特朗普告诉科恩,如果要给买断模特麦克道格绯闻故事版权的媒体公司付钱的话,“用支票,不要用现金,这样能有所记录”。
  次日,特朗普发推炮轰科恩:“什么样的律师才会在见客户时录音?太悲哀了!这是不是第一次?此前都没听说过。为什么在我说正面事情的时候,录音带戛然而止了?”
  录音带曝光后,特朗普首度承认科恩曾“代理”他与成人片女星的协议,并试图疏远科恩。他说他有很多律师,科恩只做了一小部分工作。
  特朗普的新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称,特朗普早就把钱还给了科恩,即以每月3.5万美元的定期偿付形式,将“封口费”连同其他“附带花销”还给了科恩。这笔开支的大部分款项,也出现在特朗普2018年5月提交的2017年度个人财务公开报告中。
  朱利安尼并不是“猪队友”,他这样说是希望把这笔资金的性质,从科恩对特朗普“未申报的超标助选捐款”,变成科恩“垫付”的私人款项(但这与特朗普自称事先“不知情”矛盾),从而规避竞选资金法的限制。特朗普8月22日对“福克斯新闻”说:“它们没有来自竞选经费,是我自己出的这笔钱。”
  而科恩的代理律师拉尼·戴维斯直言不讳:“如果这些资金使科恩的罪名成立,那为什么不会使特朗普获罪?”
  拉尼·戴维斯何许人?他是克林顿任总统时的特别法律顾问,曾在莱温斯基案中为克林顿护驾。据美国媒体报道,戴维斯代理科恩案件后,一直与约翰·迪恩保持密切接触。约翰·迪恩担任过尼克松总统的法律顾问,是“水门事件”中扳倒尼克松的关键人物之一。
  科恩多次通过戴维斯对媒体放话,表示愿意以配合“通俄门”调查来换取宽大处理,而不寄望于特朗普的特赦。戴维斯也明确表示,科恩掌握“通俄门”的相关证据。
  从目前情况看,科恩出现在法院甚至国会“作证”几乎是铁定的事。而戴维斯很可能不会局限于为自己的当事人科恩辩护,而是想把特朗普定为“通俄门”的当事人。也就是说,戴维斯将成为穆勒“通俄门”调查的外围助攻。
 
  危机下的博弈
  “这与勾结俄罗斯毫无关系,这是一场以耻辱告终的政治迫害。但这与他们最初的计划没有任何关系,即寻找参与我们竞选活动的俄罗斯人。”特朗普8月21日在西弗吉尼亚参加竞选集会时这样回应。他再次声称自己遭到“猎巫”式迫害。
  特朗普明白,马纳福特与科恩案件可能成为他本人涉嫌“通俄门”的入口,如果不是进一步坐实“通俄”事实的话。美国舆论普遍认为,这两起案件是穆勒的胜利,至少可以证明,特朗普把自己比作“猎巫”行为受害者的说辞不再无懈可击。
  穆勒的胜利就是特朗普的危机,而且危机一直在累积。8月21日这一天,特朗普在众议院的政治盟友,2016年大选中第二位公开支持特朗普的众议员邓肯·亨特,被加州南区联邦法院起诉滥用竞选资金。8月初,当时第一位公开支持特朗普的众议员克里斯·考斯林,以涉嫌内幕交易罪被联邦调查局逮捕。
  截至目前,除了马纳福特和科恩,被检方起诉的特朗普核心圈人物还有,前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竞选团队高级助手里克·盖茨、竞选期间的外交顾问乔治·帕巴达博里斯。这些人都已认罪伏法,并在配合检方调查。这个名单越长,所涉人员越配合,特朗普就越危险。
  “今天特朗普总统的前竞选经理和私人律师被确定有罪,由此看来,白宫似乎越来越像一个犯罪集团。”一位民主党参议员这样说。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指责特朗普核心圈里弥漫着腐败和犯罪。她呼吁国会的共和党不要袒护总统及其犯罪的盟友,因为这会背叛他们就职时的誓言,有损他们对美国人民负有的责任。
  共和党的反应比较微妙,对特朗普既没有切割也算不上力挺,但总体上有利于特朗普。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通过发言人表示:“我们注意到了科恩的严重罪行。对此我们需要了解更多信息,而不是根据现有情况做判断。”参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约翰·科尔尼表态称,如果马纳福特和科恩做了不该做的事,他们就应该对此负责,“但我看不出这些与总统和俄罗斯之间有什么联系”。
  一切皆因选举政治。随着11月中期选举的临近,任何与特朗普直接或间接相关的调查,都可能成为影响选情走向的砝码。民主、共和两党都反应谨慎,主要在于拿不准“特朗普效应”对己方选情的利弊。以特朗普的行事风格,他几乎肯定会把不利于自己的调查当作凝聚铁杆支持者的集结号。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报道,特朗普的核心圈已经在行动,把“威胁”当作中期选举前团结共和党选民的机会。“有些接近总统的人士甚至认为,因党派之争引发的弹劾,可能对特朗普赢得2020年连任竞选是一件好事。”
 
  离弹劾有多远
  “11月的中期选举将是一场弹劾公投,关于支持还是反对的直接投票。”被特朗普扫地出门的班农试图切中肯綮。而白宫新闻秘书萨拉·桑德斯表示:“那种弹劾的想法,坦率地说,是民主党人的可悲企图,这似乎是他们带入中期选举的唯一讯息。”
  对于是否在11月中期选举前弹劾特朗普,民主党内意见不一。佩洛西在表态中对弹劾只字未提,一方面是担心影响选情,更关键的是即便民主党提出弹劾,也走不出共和党目前控制的众议院。
  国会按兵不动,但选民不会无动于衷。穆勒2017年5月启动“通俄门”调查以来,调查一直在特朗普外围展开,但科恩案件首次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特朗普。“通俄门”调查很可能在中期选举前结案,从而影响选情;即便拖到中期选举后,调查进展也会影响选民的投票意向。
  穆勒的“通俄门”调查将成为是否启动弹劾的关键。如果调查结果证明特朗普与“通俄门”无关,即使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拿下众议院,也不会贸然启动弹劾程序,因为那样无异于自证弹劾特朗普是政治阴谋。如果特朗普被证明“通俄”,那么即使民主党没有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不启动弹劾也难,因为那将是政治不作为。
  目前来看,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有可能,但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几无可能。这意味着,中期选举后民主党提出弹劾案,也过不了参议院这一关(需要23以上参议员赞成)。特朗普确保总统大位基本无虞。在美国选举政治中,法律问题切换成政治问题,变成党派之争向来是常态。
  有美国媒体分析称,当年尼克松以主动辞职避免被弹劾的命运,主要是因为党内制约和个人的羞耻感。而这两点特朗普都没有,这才是如今美国政治的悲哀。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的至暗时刻,也是美国政治的灰暗时刻。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