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怒怼加拿大:谁给的胆量?

  加拿大蓦然“挑衅”沙特,恰好给沙特政府制造了一个激发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契机。此次沙特针对加拿大的强势回击,是一场有着大量民间团体参与的群戏。

作者:张楚楚 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系博士生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9-13
  自诩为“国际人权捍卫者”的加拿大政府,怎么也不会想到8月初发布的几则推文,竟能引发一起难以收场的外交事件。
  如今纵然渥太华一面向沙特赔笑脸,百般无奈之下承认“其实沙特过去几年人权状况还是有所进步的”,一面请求德国和瑞典帮忙说和,可沙特还是趾高气扬地要求加方道歉,加上美国对“北美小兄弟”置之不理,沙特与加拿大两国的外交风波看来短期内难以平息。
  相隔逾万里的两个国家究竟在“怼”什么?以亲西方著称的沙特,又凭什么敢叫板经济体量是自己2.4倍的西方大国加拿大?
 
  推特大战
  就在沙特逮捕女权人士萨马尔·巴达维(其多名家人已入籍加拿大,其兄还在沙特坐牢)和纳斯玛·萨达之后,8月2日,加拿大外长弗利兰第一时间发布推文,声称得知巴达维被捕的消息后深感忧虑,并称“值此艰难时刻,加拿大坚定站在巴达维一家这边”。
  次日,加拿大外交部更新推特,表示:“我们敦促沙特当局立刻释放她们,以及所有其他的和平人权活动人士。”
  加拿大本以为只是像以往对第三世界国家指手画脚一样会毫无后果,没想到沙特这次不仅接招了,而且以更强硬的姿态怼了回去。连日来,沙特官方与民间一道,同加拿大在推特上玩起了隔空喊话。
  8月6日,沙特外交部连发10篇推文,严厉指责加拿大的立场是“对沙特阿拉伯王国内政的公然干涉”,并称“如果加拿大再试图干涉我国内政,就意味着我们也可以干涉加拿大内政”。
  同时,沙特外交部在推文中宣称与加拿大决裂,声明召回驻加大使,向加方驻沙特大使下“逐客令”,并对加国实施经济封锁。其后,又有了叫停飞往多伦多的航班、转移在加国留学和治病的沙特人至他国等戏码。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针对加拿大的强势回击并非沙特王室的独角戏,而是有大量民间团体参与的群戏。沙特民间团体与个人在声援本国政府之余,故意发推表示支持加拿大土著民族的权利及魁北克分离主义。
  更有甚者,一个名为@infographic_ksa的推特账号上传图像,显示一架朝着多伦多天际线飞去的飞机,还附上文字说明:“多管闲事的人,终会遭遇令人不悦之事。”由于该图像极易让人联想起2001年的9·11事件,发推者似乎是在暗示,倘若加拿大再执意插手,将面临类似9·11的恐怖袭击。
  尽管推文随后被删除,沙特驻美外交官也公开致歉,但沙特官民怒怼加拿大,不仅让后者手足无措,也让两国的关系降至冰点。
 
  沙特的烦恼
  乍看之下,沙特的高调出击与近年来该国取消女性禁驾令、向女性开放体育场和飞行学院的“进步”形象大相径庭,似乎是让此前努力前功尽弃的失智之举。
  但厘清近年来沙特的内政外交局势,不难发现,沙特选择在这个时候把小事化大,具有一定的政治考量:对外杀鸡儆猴,打破不利的舆论环境;对内转移注意力,缓解政府执政危机。
  2017年顺利逆袭成为沙特实际控权人的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自独揽政事以来雄心勃勃,大胆描绘“2030愿景”,旨在摆脱沙特单一石油经济,实现经济多元化,并将沙特打造成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的心脏、全球性投资强国与亚欧非枢纽。
  为了给“2030愿景”造势,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一面实行亲西方政策,拉拢欧美国家,一面试图通过提高女权、打击极端主义等,改善沙特的国际形象。
然而,新王储的诸多努力迄今成效甚微,西方国家对沙特的批评有增无减。这首先是由于自沙特2015年军事干预以来,也门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挥之不去。三年来,也门已有超过百万人患上霍乱,800万人处在饥饿边缘,1600万人缺乏足够的饮用水。时至今日,沙特毫无止战之意,惨绝人寰的也门战事还在不断升级,致使沙特的国家形象蒙尘。
  其次,虽然新王储的锐意进取为他带来一定赞誉,但西方多国希望沙特在自由化与民主化方面迈出更大步伐,特别是对异议人士给予更多包容。但在深受宫斗余波和国内不满情绪困扰的沙特王室看来,这一“得寸进尺”的要求触及底线,或将危及政权稳固,必须采取强硬措施予以回击。
  而相较于西欧大国(譬如曾在也门问题上批评沙特的英国),加拿大可谓得罪起来后果更小的“软柿子”,于是成为沙特以儆效尤的靶子。
  除了打压外部批评,沙特还得调和国内矛盾。前一阶段,沙特石油红利迅速减少,而外交扩张与对外战争又导致开销骤增,沙特于是一手缩减国民补贴,一手打着反腐大旗将权贵财产没收充公。这就有了同时得罪底层与上层阶级的危险。
  此外,近年来沙特与美国和阿拉伯世界宿敌—以色列交往更密,新王储甚至支持美国“第一女婿”库什纳主导的、旨在迫使巴勒斯坦人放弃耶路撒冷的巴以和平方案,在沙特国内招致强烈批评,以至于年迈力衰的老国王萨勒曼不得不在7月底出面澄清:沙特不会抛弃巴勒斯坦。
  在此背景下,加拿大蓦然“挑衅”沙特,恰好给沙特政府制造了一个激发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契机,帮助其转移了民众不满的视线。
 
  大国的态度
  此番沙特与加拿大的外交战中,域外大国的态度颇耐人寻味。
  被捕的萨马尔·巴达维,是美国“2012年国际妇女勇气奖”得主,与奥巴马政府走得很近。而特朗普政府正在与加拿大打贸易战,对自由派当政的加拿大不帮不理。8月7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声称,沙、加两国的争端需要双方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美国无法越俎代庖。
  另一方面,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原则,希望将处理中东事务的成本转嫁到以色列、沙特等中东盟友身上,并借它们之手对付伊朗等与美国对着干的国家。为此,白宫不得不对中东盟友国家的任性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眼见西方世界的大佬美国都不管不顾,欧洲国家更是在加拿大面前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英国仅仅敷衍地表示,敦促两国克制,以免争端升级。
有趣的是,俄罗斯意外成为这场人权风波中最抢镜的配角。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高调指出:“将人权问题政治化是不可接受的……我们认为,已经走上大规模社会经济改革道路的沙特阿拉伯,有主权权利决定它将如何在(人权)方面前进。”
  从去年沙特国王首次访问俄罗斯,到沙特从俄方购买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和科尔涅特反坦克导弹系统,乃至双方数次联手操纵油价,两国关系已明显改善。虽然目前双方的经济合作基础与政治互信尚不牢固,但俄罗斯趁美国亟待抽身中东漩涡之际在该地区扩张势力的意图已是十分明显。此次莫斯科故意声援利雅得,也是为了在拉拢沙特的同时,顺便离间一下沙特与西方国家的关系。
  令人忧心的是,同时拥有特朗普和普京撑腰的沙特,恐怕会在强化威权统治与争夺地区霸主的道路上变得更加无所顾忌,将地区局势搅得加倍紧张与纷乱。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