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PUA丈夫的告别

  为同一个目的,PUA的培训大同小异。先改变造型,从发型到鞋子重新设计。接着,集体租用昂贵的场景,如高级酒店、游艇、豪车等,成员被指导着拍照。照片发布到社交平台,经营形象。
 
作者:本刊记者 向治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9-13 收藏
  丈夫秦嘉学习PUA,她没说好歹。
  PUA,全称Pick-up Artist,是搭讪、攻略和猎捕异性的一项技巧,理论、实践交互,又称“泡学”。
  她想,只是泡学,又不是“炮学”。
  不过,现实正在逾越字面上的差异。从程序员苏享茂之死,到ayawawa等,隐蔽的“邪教”气质的PUA群,见诸报端。
  更有触及红线的。有PUA组织被曝,成员动用了“迷药”“春药”,其他人却热心围观,甚至主动献计。
  孔唯唯说,这叫“下药流”,是PUA中的九大流派之一。她自称不良PUA研究者,是“小红帽公益”的发起人。
  九大流派外,按照技巧、场域和段位高低等,又有复杂的分类,界限没有绝对的明确。这不奇怪,它的研究对象—爱情,本就是很难界定的。
  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深。
  比如杨玲,她不是没看见,被扒皮的PUA的“前世今生”。但她相信,丈夫秦嘉是个有底线的人。
  直到那天,2018年6月19日,她“潜”入丈夫的公司,看到他所有的秘密。
 
  感情生活
  秦嘉开始学PUA,是在2017年10月,还差两个月,他们的婚姻即将两周年。
  他并不瞒着她,交了一两千元,买PUA的教程视频。多是教男性搭讪女孩,以及怎么沟通,看到好笑的,他叫杨玲过来一起看,一起笑。杨玲没觉得,这样的丈夫会在背地里搞鬼。
  她的朋友笑她,太单纯,没想过歪门邪道。
  她很有安全感。丈夫和她,既是夫妻,也是工作上的合伙人。在广州,他们工作的圈子小,私下都互相认识,朋友也是同一拨人。
  连丈夫的工作内容,她都了如指掌,还能怎样呢。
  学习一下,倒更好。杨玲说,他们做销售的,工作需要接触陌生人,难免遇见异性。偏偏秦嘉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爱好孤僻,话也不多,喜欢在一个人的空间里,玩手机、看书。
  杨玲早就听说过PUA。三四年前相亲,参加婚介机构的讲座,发的传单上有介绍。她也上网搜索过男女沟通技巧,躲不过这些字样。她想,这能培养的能力,恰好是秦嘉欠缺的。
  秦嘉也说,学习PUA,还能获得人脉资源,用于他们创业的项目。
  只是,过了两个月,秦嘉突然提出离开,想去成都一家新成立的PUA公司。视频课程不再满足他,他告诉杨玲,去了成都,有实地教学,还可以在那里打工,这样就能省下一两万的学费。
  杨玲表示同意,其实是不得不同意。
  她感觉,从最初认识,秦嘉的性格一直捉摸不透,好难改变。“他是不受我引导控制,要做的事就一定去做,阻止他,他反而会更叛逆。”杨玲说。
  她的朋友、一旁坐着的宋强听到这里,用一个字补充描述了秦嘉的性格,他笑道:“酷”。
  酷,让秦嘉从杨玲相亲过的上百号男人中跳出,他也是杨玲的初恋。杨玲的初恋有些晚,那时她29岁。她说,20岁到29岁,这十年她尽情于吃喝玩乐和事业上,怀疑过自己喜欢女孩。到二十七八岁突然急了,父母也催婚,在2014年年底走上了相亲道路。
  杨玲见过面的相亲男人有70多位,她自制了一份表格记录,秦嘉出现在“中后期”。回忆到这,杨玲浮出笑容,说:“他,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第二次见面,两人约在美术院校。夜晚,操场边,他们打赌是几点了,输了的要跑50圈。那时是晚上11点整,秦嘉猜的近些,该杨玲跑50圈了。她觉得正常情况下,男生得哄哄吧,得意思一下吧?
  但没有,“完全不理我,他自己坐那里”。杨玲笑道。
  她很吃这套。
  秦嘉的自信、率真,让她喜欢。相亲过的男人中,有人看见她相貌,加上她是本地人、高学历等,“很多人就容易不自信,老是讨好我”。她不喜欢那样,因为地位不平等没法交流。
  婚前的闪光点,到婚姻中成为需要忍耐的,杨玲懂得忍耐。她同意丈夫去成都。
  很快,这一去,秦嘉再不主动联系她,仿佛失联。到2018年2月,视频通话中,他言辞闪烁地提出了离婚。杨玲问他,你有别的女人了吗?
  秦嘉想了下,一如既往地率真,他说:“对”。
 
  “死亡”笔记
  到了成都,一切都是新的。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18日,团队十余人。秦嘉只在老板一人之下,从跑机构、办证、文案到营销,他都包办。
  在工作笔记上,他写下这33年以来,未曾有过的新生活。
  秦嘉既做学员,也记录自己在PUA路上的进步过程,成为情感导师,他写道:“从小到大的教育熏陶,就是好好学习,好好工作,老老实实,别想太多,导致被贴上忠厚老实的标签……始于颜值,羡于才华,最后忠于人品。靠人品来撩妹真的太慢了,而且姑娘们大多都没有那个耐心。”
  其中,不见他妻子的身影。
  他打造自己单身人士的形象。2018年1月12日,他在PUA群中说,他目标是“聊死”500个女生。在PUA,与女生聊天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新手容易“聊死”。秦嘉用这,督促自己进步。
  沟通顺畅,是发展下一步的必要前提。
  为同一个目的,PUA的培训大同小异。先改变造型,从发型到鞋子重新设计。接着,集体租用昂贵的场景,如高级酒店、游艇、豪车等,成员被指导着拍照。照片发布到社交平台,经营形象。
  聊天、相处的技巧是最要紧的,这里遍布术语。
  如“KINO”,表示对女性肢体触摸,不到时候不可强行。是为避免“ASD”(反荡妇机制),意思是女性有这样的内在机能:能够在与一个新男人发生性关系前,进行合理的推诿。
  秦嘉在笔记中写,在对方感觉似有若无时,适用“推拉”。一时夸她让她开心,一时损她让她哭笑不得。这样让女人情绪产生上下起伏的方法便是“推拉”。
  理论是,一旦女人在某个男人身上体验到各种情绪,就可能“来电”。
  得手了,秦嘉会在PUA群公开发布,部分拍下照片。“聊死”为目标的笔记,秦嘉称为“死亡”笔记,每一个狩猎的对象,在笔记中被记为“xx编号女主角”。
  以秦嘉的说法,这一切,是从遇见一个女孩开始的。
  在那之前,秦嘉33年的人生很保守。那个女孩,到了癌症晚期,秦嘉送汤去看她。女孩给他点了一根烟,“那一瞬间我真的对她着迷了”。
  那女孩对他说,刚开始是想约他的,结果发展成了普通朋友、精神朋友。因为他太老实。
  女孩说,你要不出去玩一年,填补感情空白再来找我吧。
  杨玲也知道这个女孩,丈夫对她说过,但说是为了工作。杨玲记得,丈夫提到那女孩,一副崇拜的表情,一个25岁的姑娘,做了很多事,像活了几辈子。
  杨玲认为,丈夫跑去PUA,那时他们创业项目只投入,没产出,经济有了困难,“他就是逃避”。
  为这些,夫妻开始吵了小半个月。杨玲说,丈夫在成都一个月千把元。钱,没有。说找人脉,也没有看见。那些项目,只有她一个人撑着。
  但说到离婚,她不肯。
 
  雄性动物
  丈夫归来祭祖,是在2018年3月,他仍然坚持离婚。
  连过春节,丈夫都一直在成都,杨玲独自在公婆家过,空了走走娘家。公婆劝不住丈夫,这一家人性格都有些孤僻,家境不好。秦嘉从小生活在这里,春节从来就四口人。父母对他严厉,“好好学习,别想太多”,到34岁这年夏天,他才第一次办了信用卡。
  丈夫留了10天,杨玲翻到了他的工作日记,或者说“成功”日记。
  日记排好了表格,秦嘉记录每一阶段的任务。如1月发展“5段长期”“20段短期”,“月月有TD”,等等。TD,即“推倒”,指对一个女孩攻略完成。
  还有别的,如阶段性总结。某周,TD+1,“性,算是满足了”。某日,“今日反省:走心容易,走肾难”,而“改进方法:控制自己”。
  杨玲收起日记,不动声色。是丈夫粗心大意,还是他根本没打算瞒着,不敢往下想。
  两人的朋友圈都是相通相熟的。杨玲找人商量,当初最看好两人的人,尤其女性,如今也最支持她离婚,态度最坚决。必须离,不离不行。
  看到日记后,杨玲下决定离婚了,但还是舍不得。
  从4月到5月,她试着不联系丈夫,期间两人一句沟通都没有了。答案已经给到面前。
  宋强也是两人共同的朋友,他以男人的角度,给她分析说:“不要太大惊小怪,雄性动物都是要寻求更多的性伴侣,这符合生物规律,问题不大。”宋强认为,把PUA当作工作,是没问题的,就像AV女优也是一份工作。但如果混淆了界限,就该离婚了。
  杨玲想过,只要丈夫心在自己这边,出轨一次半次是可以的。“太爱了吧,毕竟是初恋啊。”
  6月12日,杨玲踏上去成都的列车,她要一探究竟。
  秦嘉研究的PUA,不止步于“推倒”,“爱与不爱,就是填充安全感与收回安全感的过程,什么时候该放手,把握这个主动权”。
  其中有七种办法。一、冷处理;二、“让她知道你的目光不只停留在她身上”;三、“七分提示三分暗示她的不足之处”;四、“对她非常的‘好’”,让她觉得不平衡;五、(让)对方埋单;六、“变成她妈”(唠叨以达到亲密恐惧);七、零沟通。
  秦嘉对妻子使用的是第七种方法,零沟通。
  杨玲到了成都,丈夫告诉她临近公司的地铁站,到了地铁站,她收到信息,“在附近找个酒店吧”。
  杨玲忍耐,“我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她发了信息,检讨自己过去太任性,但是重视婚姻的。
  过了两天,世界杯开赛的那夜,两人约到一个清吧,终于开诚布公。
 
  爱情的枪
  那夜,丈夫很淡然,告诉她,你这是活该,你当初也是这么对我的。
  秦嘉一直很介意,她的背叛。2014年下半年,两人相亲认识了,说好了不那么快结婚,等赚到了钱。不过随着杨玲的父母介入,她就变了。
  “在我父母面前,我又不是那么说了,就逼他结婚。”杨玲也承认,期间双方把结婚摆上了台面,让秦嘉下不了台,被迫结婚。但她没想到,这件事丈夫一直记得,还记得这么深。
  还不止。婚后,两人又说好,等有了经济实力,再生下孩,结果事情又重演。这次也是女方父母介入,和杨玲一起,逼着生小孩。
  这是从未说过的话,让杨玲恍然大悟。杨玲说,她对秦嘉的性格真是越来越了解了,“我就觉得,至于么,至于说得这么严重么”。
  三个月没见,杨玲发现,丈夫瘦了。这个身高178厘米的男人,神情疲惫,曾经他们是友人艳羡的一对。
  秦嘉不愿意告诉她公司地址和住址,他本不同意妻子来成都。杨玲说,就当是旅游,他才默认。
  到6月15日,秦嘉突然告诉她,公司少一个模特儿,问她能不能补上。杨玲去了,看见秦嘉在笑,世事变化总是出乎人的意料。
  杨玲终于见到了公司老板,这在丈夫口中本事大能力强、令他崇拜的人,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人。老板很赞许她临时的顶替,这让她欣喜,她想着,过几天还有机会,就好了。
  只要能接近她丈夫,她就快乐,根本没想报酬。可惜,公司找到了新的模特。
  老板听说,杨玲做销售做得不错,问她能不能做个销售技巧的培训,她乐得接下。接下来,为了解公司的业务,老板将自己的手机给了她。
  杨玲翻着手机,查看业务,心下越来越沉,也越来越明白。PUA群成员中男人猎艳的床照,包括她丈夫,无法遍览。数量之多,“哈,无数”。
  她将丈夫的床照传输到自己的手机上,不同的女人有5个。各式角度下,女性没看镜头,明显是偷拍的。照片中的丈夫,露出很酷的表情。
  还有报名的男人,不少都有妻子,或者女朋友。6月21日晚9点,杨玲请教老板“业务问题”,她问,“对那些做了老公的,有女朋友的,我们能帮他们些什么啊?”
  老板回她,帮他们了解女性啊,更好地维持婚姻关系。
  累积很久的怒气,杨玲瞬间爆发了,她一把拽起老板的衣领,吼道:“你确定?”“是帮助婚姻,不是毁灭?”
  秦嘉从二楼下来,看见杨玲在哭,老板偷溜走了。杨玲又吼他,别人都说什么,我多相信你啊!
  他又告诉杨玲,这都是为了工作。她不再相信了。
  过了一天,杨玲坐上离开成都的列车,她想把照片印出来,给他的父母看。他们和从前的她一样,说秦嘉是个好孩子。
  她还想报警,曝光,还找了反不良PUA的公益组织。朋友告诉她,很难证明对方是团伙作案,这些事,不好取证。杨玲在公益组织的群里,看到同样的事,很多受害人报警,都没有下文。律师也说,照片不能证明什么,可能是正常交往,或者请人来摆拍,种种可能,不一而足。
  算了,她放弃了。
  (文中人物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