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瞄准德国“七寸”,美欧渐行渐远

  欧美贸易纠纷、外交嫌隙只是“病症”,观念、思维上的差异才是症结。目前欧美的矛盾和冲突,很大程度上带有不可调和性的特征。

作者:本刊记者 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9-25 收藏
  “欧洲大陆安全不能依赖美国,要和俄罗斯开展新的对话。”8月2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面对250名法国外交官、国会议员和国际事务专家公开表示,法国正在制定新的外交计划。当天,马克龙还在推特中称:“真正的问题不是我会不会在下次峰会时拉着特朗普的胳膊,而是我们如何一起解读我们所面临的这个巨变时刻。”
  在马克龙此番讲话的约一个月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华盛顿与特朗普达成了“贸易休战”,营造出了欧美 “和解气氛”。这段和解如此短暂。8月7日,特朗普政府重启对伊朗的制裁,威胁称任何与伊朗有商业往来的企业都将受到美方制裁。当天,欧盟宣布启动“阻断法令”,欧美矛盾日渐凸显。马克龙的讲话,预示着跨大西洋关系正“渐行渐远”。
 
  虚幻与现实
  “贸易休战”,这是容克与特朗普7月25日会晤给外界的一个突出印象。会晤后,双方同意在谈判期间不加征新的关税;美国暂时不对自欧盟进口的汽车产品加征关税,欧盟将从美国进口更多的大豆和液化天然气;美欧同意一道对世贸组织进行改革。
  更“劲爆”的是,美欧宣称将致力于“零关税”贸易。这看上去不只是从剑拔弩张到握手言和,而是直接切换到要迈向“更美好未来”。
  好消息来得太快就显得不太真实。魔鬼藏在细节中。对于欧美“零关税”,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博纳·兰格对媒体表示:“我们赞赏这样的意向,但仍保持谨慎。因为还缺乏细节,美国的态度也可能发生改变。”客观地说,容克与特朗普的会面,只是释放了一个对话意愿,但这个意愿随时可能因为特朗普的一条推特而化为泡影。
  在贸易上四面出击的特朗普需要喘口气,这是美欧“贸易休战”最直接,或许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容克与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单独会谈的40多分钟里进展顺利,双方贸易代表加入谈判后气氛才冷淡下来。美方要求欧盟开放农业市场,遭到容克拒绝。此后,特朗普放弃这一要求并拍板“达成协议”,随后美方贸易代表建议讨论细节问题,被特朗普当场制止。他不耐烦地说:“我的贸易代表怎么如此不淡定?”
  《明镜》周刊分析称,很明显,特朗普需要这份协议。特朗普需要在11月中期选举到来前,对美国“农业票仓”有所交代。欧盟同意进口美国大豆和液化天然气,才是特朗普真正看重的。但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已导致美豆价格下跌,欧盟从美国进口更多大豆,本质上会是市场驱动。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也是欧盟的既定策略。不难想象,即便没有容克与特朗普的“协议”,发生这一切也不奇怪。
  值得注意的是,在欧盟的制度设计中,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是没有权限“要求”成员国增加进口某项美国商品的。这样来看,容克事实上对特朗普做了一个奇怪的承诺:这是一个空头承诺,但结果却不是一张空头支票。精明的特朗普不会看不出其中的吊诡之处,热衷“美国全赢”思维的他不会对此视若无睹。
  休战很虚幻,对抗却很现实。特朗普宣布重启对伊朗制裁的当天,欧盟的反制裁措施“阻断法令”正式生效。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的助手娜塔莉·托奇对媒体说,欧盟企业如果因屈服于美国的制裁压力而停止与伊朗做生意,那么这些企业将受到欧盟惩罚。
  欧盟上次针对美国启动“阻断法令”还是在1996年,当时通过政治谈判解决了分歧。特朗普时代,“政治解决”的政治氛围难以再现。
  欧盟为何如此重视伊核协议?伊核谈判由欧盟牵头,历时12年才最终达成协议。用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学者杰里米·夏皮罗的话说,该协议是欧盟在关键国际安全问题上影响华盛顿的罕见案例。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莫盖里尼至今仍把伊核协议的原件挂在墙上。这份协议是欧盟“外交实力”的示范性工程,但被特朗普视如草芥。欧美分歧并非癣疥之疾。
 
  冲击与应对
  对欧盟来说,“特朗普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部欧洲中心主任朱莉·史密斯,把特朗普政府对欧盟的政策定性为“善意忽视”。比如,他入主白宫一年多以后才任命驻欧盟大使,这个关键岗位的空缺创下了自欧盟创立以来的最长纪录。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学者托马斯·怀特更加悲观,他认为特朗普对欧政策的基调是“敌意”,“特朗普是首位公开质疑欧盟是否符合美国利益的美国总统”。
  2017年1月31日,也就是特朗普就任总统一周多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对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发了一封公开信。这封信写道:“在日益多极化的世界里,历史上首次出现了如此多的公开反欧盟、至少是怀疑欧盟的人。尤其是华盛顿的变化,将欧盟置于艰难的境地。”一年多来,无论是在贸易问题、伊核问题还是北约军费分担等问题上,特朗普的外交都在“印证”图斯克的担忧。
  比利时前外长马克·伊斯肯斯,曾在1990年代初把欧盟比作经济巨人、政治侏儒、军事蠕虫。很大程度上,这也是美国长期以来在政治、安全上“无视”欧盟的重要原因。但在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学者马克·莱昂纳德看来,如今欧盟有成为经济侏儒的危险,“美国能对与伊朗有商业往来的欧盟企业发出次级制裁的威胁,就足以令人产生这种担忧”。
  如何应对“特朗普冲击”,欧盟内部尤其是法国与德国并不同调。法国可谓“抗美”急先锋。4月底作为法国总统首次访美时,马克龙给了特朗普一个拥抱,但他并没有拥抱“特朗普主义”。5月欧盟索菲亚峰会上,马克龙在谈到欧美贸易分歧时说:“如果我们接受其他大国—即便它是我们的盟友—为我们做决定,那我们就不再是主权国家。”他在欧美贸易谈判上的立场是,“枪指着头时不谈判”,即美国不取消对欧盟钢和铝加征关税,法国就不与其进行贸易谈判。
  在容克飞赴华盛顿三天前,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还公开重申“枪指着头时不谈判”的立场,坚称美国必须率先做出缓和的姿态。法国的强硬策略更像是“什么也不接受,但什么也做不了”。可就在特朗普政府没有撤销对欧盟钢和铝惩罚性关税的情况下,容克还是去了华盛顿。有分析称,容克会晤特朗普是欧盟内部温和派针对强硬派的胜利,或者说“德国路线”针对“法国路线”的胜利。
  德国“温和”实属被逼无奈。法国的主要出口市场都在欧盟内部,最大出口市场是德国。但德国的最大出口市场是美国,柏林没有巴黎那样硬怼美国的底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特朗普威胁对来自欧盟的进口汽车加征关税,可谓瞄准了德国的“七寸”。以汽车制造业为支柱产业的德国,经济上难以承受25%惩罚性关税的代价。德国媒体分析称,法国的强硬路线难以为继,主要是因为意大利、西班牙、瑞典等其他汽车制造业强国转向德国立场。
  “放低姿态”,这是德国前驻美大使沃尔夫冈·伊申格尔给出的建议。他在今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跨大西洋联盟对欧盟不可或缺,但面对美欧关系现状,欧盟能做的并不多,只能克服困难等待两年半后特朗普走人。有分析人士称此为“冬眠”战略,如果欧盟国家能在特朗普时代协调一致,或许能在隧道的尽头看见亮光。
  不过,德国可能也在向法国路线靠拢。在容克与特朗普达成协议的当天,德国外长海科·马斯正在日本访问。德国媒体称这是一次“结盟之旅”,意在寻求“志同道合”的盟友。海科·马斯在东京对媒体说:“我们需要多边主义同盟,一个支持全球规则,支持被特朗普所抛弃的战后秩序的同盟。”《明镜》周刊称,海科·马斯的前任(外长)加布里尔,在特朗普当选后就开始重新定义对美关系的外交布局。这是否意味着德国在“温和”外表下,有着更长远的打算?
 
  大西洋在变宽
  无论德国或欧盟怎么想,都不得不面临大西洋正在变宽的现实。容克华盛顿之行的一个重要使命,是劝特朗普重回世贸组织轨道,不要动辄搞单边贸易制裁。也就是说,欧盟在竭力维持基于规则和秩序的“现状”。世贸组织副总干事、前德国外交官卡尔·布朗纳6月受访时说:“你不能因为一位球员踢球风格不同就改变足球赛事规则,基本的规则不能抛弃。”  
  基于规则、尊重共识、多边外交,可以说是欧盟的“立盟之本”。用欧盟贸易专员马姆斯特罗姆的话说,这是欧洲人的内置基因,“欧盟是一个基于制度的共同体”。特朗普正在做的,正是要改变这样的“现状”。据美国媒体报道,7月赴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峰会前,特朗普还在一次内阁会议上质问身边的顾问们 “为何美国还留在世贸组织里”,并再次指责“这个组织就是世界其他国家占美国便宜的工具”。
  欧美贸易纠纷、外交嫌隙只是“病症”,观念、思维上的差异才是“症结”。目前欧美的矛盾和冲突,很大程度上带有不可调和性的特征。部分地让渡主权是欧盟 “存在”的前提。换句话说,欧盟的存在本身,就在改变国家主权的性质。这与“主权迷思”的特朗普有着根本性的冲突。在特朗普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到“主权”27次(同为共和党总统的布什政府在2002年、2006年的报告中分别提到2次和3次),提及“欧盟”仅两次。
  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曾向德国前驻美大使彼得·维蒂希当面质疑欧盟存在的合理性,强调美国将把重点放在与欧洲国家的双边外交上。班农离开了,但“班农主义”还留在白宫。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向来认为欧盟一体化有损于跨大西洋联盟,其多边主义伤及美国的主权。有德国媒体调侃,博尔顿是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但却是欧盟的国家安全威胁。
  美国“疑欧派”学者特德·马洛赫,曾一度传出将被特朗普任命为驻欧盟大使,后因遭到欧盟强烈反对而作罢。他在2017年2月发表了一篇题为 《美国对欧盟一体化的态度》的文章。文章开篇写道,特朗普政府将坚定地明确,美国不会再对欧盟一体化这种陈旧模式感兴趣。“良好的欧美关系当然重要,但欧盟一体化根本不符合美国利益。”马洛赫没有获得驻欧大使职位,但他的观点在美欧关系中如幽灵般若隐若现。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