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大佬“接班”大演义

  互联网巨头的“接班人”们,基本上和创始人处于同一年龄层,有的比创始人还要大。那么,“接班”到底是公司治理变革的演义,还是富有个人特色的演戏?

作者:本刊记者 何子维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0-13
  今年是公元2018年,算起来,1964年的马云,54岁;1968年的李彦宏,50岁;1971年的马化腾,47岁;1973年的刘强东,45岁。以BATJ为代表的中国新一代互联网巨头,正在知天命之门内外徘徊。按照现有的法律,尽管60岁并不是互联网巨头们的“法定”退休年龄,但“头号玩家”的接班新困境,还是不由分说地摆在了他们面前。
  就像马云马老师念兹在兹的校园,当这些互联网巨头听到下课铃声的时候,他们会准时下课吗?
  答案是,对着这群年轻的互联网巨头掌门人谈接班,它是个伪命题。
 
  阿里走马换“太子”
  2018年9月10日,刚满54岁的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宣布,一年后,也就是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继任者是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
  马云说,为退休这件事,自己筹划了十年。但回顾中国2000多年的历史,执掌天下的历代帝王们在生前交班的例子寥寥无几,很少有人相信马云会不再操控这家市值4300亿美元的公司。果真如此?
  2009年,阿里十周年庆典上,阿里创始人“18罗汉”集体辞去创始人职位,宣告阿里进入合伙人时代。第二年,合伙人制开始试运行。
  与创始人不同,合伙人是一个动态调整的群体。在阿里最初的28位合伙人中,18位创始人里只有马云、蔡崇信、彭蕾等7人作为合伙人留下了,其余的合伙人是从社会各界引进的管理人员。至今,阿里合伙人数已增至36位,70后占比超过80%,还有3位80后。
  除了合伙人制度的构建,安排好接班也成了马云的必修课。按照未经阿里官方证实的分析,扳指算来,定下“太子”张勇之前,前面已有三任接班人。
  第一任是“财神”孙彤宇。
  孙彤宇1996年就跟着“风清扬”马云,是“18罗汉”之一,是原蚂蚁金服的董事长彭蕾的丈夫、原淘宝总裁。阿里2007年上市后,孙彤宇被宣布“休整和学习计划”,之后他在发言的过程中难以自控,当众号啕大哭,他说:“淘宝是我的孩子。”
  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职业经理人的孙彤宇,2008年离职了。他的新公司,叫拼多多。单从这个公司名字来看,是充分体现了当初开发淘宝的那种拼命精神的。但既然已经离开了阿里,拼多多要和谁拼命,好像不言自明。
  第二任是“铁木真”陆兆禧。
  1999年,阿里刚成立没多久,广东人陆兆禧虽然晚来了几个月,却以后发制人的招式,成功开拓了华南市场。可能连陆兆禧自己都没有想到,此后他在阿里的职业生涯就进入了“救火模式”,被马云派去解决一个又一个棘手问题,其中囊括了阿里三大支柱业务,B2B、淘宝和支付宝。
  陆兆禧勤奋,每天处理300多封邮件。朋友让他注意身体,他说:“我不图名,钱也够花了,剩下的就是责任和人情了,为了这个,我可以连身体也不要的。”
  不要命的陆兆禧于2013年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集团CEO,甚至阿里最出名的创始人蔡崇信在介绍合伙人制时都特别提到,合伙人制是努力让陆兆禧在CEO的位置上“感到舒服”的。遗憾的是,就在同一年,马云派陆兆禧在社交领域跟腾讯微信死磕,但微信最后势不可挡。尔后,张勇取代了陆兆禧。2016年,47岁的陆兆禧退休,成了荣誉合伙人。
  第三任是俞永福。
  在阿里,俞永福是“来路不正”的。他曾大刀阔斧砍掉高德O2O业务,聚焦地图服务,率领高德走上正轨,带着UC连续多年增长超过100%。2015年,俞永福成为阿里妈妈总裁,并全票当选阿里上市后的第一拨合伙人。在阿里扶摇直上的俞永福,此时距离进入阿里,才一年半。
  俞永福离阿里“太子”之位最近的时刻是古永锵离开,他被赋权担任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的2016年10月底。但最终,这个经马云“特批”,甚至可以不取花名的俞永福,最终未能成为接班人。
  第四任“逍遥子”张勇,他被阿里人称为“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的新CEO,最终一步一步迎来了他的巅峰时刻。接班人重要,而阿里合伙人的制度同样关键。马云并未完全离开阿里,因为合伙人制让马云是阿里的永久合伙人。
 
  刘炽平和陆奇,只是传说
  相比阿里,BAT里的腾讯和百度的接班进展,仿佛还只是坊间传说。传说中的主人公分别是,现任腾讯公司执行董事刘炽平,前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他们两人相同的是,业务能力强,事业出色。不同的是,腾讯还有刘炽平,百度已失陆奇。
  刘炽平的传说,伴随了2003年某个下午的一场雨。这天,在香港港丽酒店大堂的咖啡厅,马化腾、陈一丹和彼时高盛集团亚洲投资银行部的高管刘炽平见了面。马化腾后来赞扬刘炽平:“他是我见过的香港人中普通话说得最好的。”
  不爱讲客套话的马化腾,对刘炽平的第一印象很好。2005年,刘炽平加入马化腾战队。刘炽平对马化腾说,自己只做三件事:战略、并购和投资者关系。当时马化腾对这几项工作,还一头雾水。
  2007年,刘炽平一眼看中了张小龙的Foxmail,收购了。后来,演化出了一个叫微信的软件,这个软件如今是腾讯最大的长板。
  2010年,持续4年的3Q大战后,腾讯幡然醒悟,要做开放生态了,即做不好的业务不做了,改投。接着京东、美团、滴滴背后都有刘炽平的撮合。
  2014年,马化腾因为背伤做手术,被扎克伯格用翻倍的价格拿下了WhatsApp。也许因为这个教训,2016年,刘炽平就没等马化腾了,自己飞了一趟赫尔辛基,用差不多100亿元的估值,拿下了芬兰移动游戏开发商Supercell 84%的股份。
  刘炽平对马化腾讲的三件事,算是说到做到了。若把刘炽平当作是腾讯的二当家,一点也不为过。
  如今,刘炽平这位中国最大社交公司的隐秘核心发动机,与阿里的张勇年纪相仿,但接任腾讯的可能性就不如张勇了,因为马化腾只比刘炽平大两岁。
  无论是否接班,不愁收入、事业如日中天的刘炽平在腾讯中驰骋的日子,还有很长一段。但另一个“传说哥”陆奇,却在百度画上了休止符。
  陆奇之于李彦宏,按照一位百度高管的评价,如同张勇之于马云、刘炽平之于马化腾,充当了“左膀右臂”的角色。
  加入百度前,陆奇是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离开微软后,陆奇一直是互联网公司追逐的对象,马云也曾多次有意挖他。
  热爱技术、注重效率、看好AI ,这三个共同点最后让陆奇和李彦宏走到了一块。然而,在陆奇任内,百度并不平静。
  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让百度的声誉跌至冰点。同时,多年以来高效运转的商业模式受各种内外因素制约,公司的增长仿佛已经触摸到天花板。
  “取”和“舍”成为2017年以来,陆奇初入百度的施政两条主线。一条整合AI,一条分拆医疗竞价排名。
  全情投入Feed流与人工智能的百度,很快恢复了元气。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百度营收209亿元,同比增长31%。
  没想到,2018年第二季度还没结束,5月18日,陆奇却意外离开了。
  陆奇走人的第四天,5月22日,百度联盟生态大会上,主管百度搜索业务的老兵向海龙强调,“李彦宏从未说过All in AI”。陆奇走后,百度的战略方向也改了,贡献真金白银的竞价排名卷土重来。
  离开百度时,陆奇57岁。漂泊半生才回国的陆奇也许不够世故,但作为微软前任CEO鲍尔默眼里“业界非常罕见的奇才”的陆奇,留给李彦宏的,是一把接班人的量尺。
 
  京东在,刘强东就在
  BAT之间的对峙和抗衡,是自然而然,显而易见的。但宣布退休后的马云,在9月18日2018阿里巴巴全球投资者大会上提及那些关于他自己退休的猜测时,没有针对马化腾或李彦宏的内容。马云“怼”的是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这个一直与阿里绑有“既生瑜何生亮”情结的另一家电商大佬。
  大会上,演讲魅力依旧的马云嘲讽地说:“有人说是为了躲避中美贸易战,有人说是因为经济环境低迷跑路,最后,还有人说和明尼苏达发生的事儿有关。”说完,马云耸了耸肩,表示不存在的。
  马云说的“事儿”发生在8月31日,刘强东被美国明尼苏达州的警察带走了,原因是他被卷入一起性侵的指控。
  美国,这个位于西半球的大国,在“事儿”发生前一直是刘强东的福地。他的京东在这里上市,他与他的“奶茶妹妹”在这里相遇。现在,这个国家却让他人设崩塌,更重要的是暴露了刘强东和京东的隐患—一旦攥着京东近8成投票权的刘强东真的入狱了,京东将群龙无首。
  造成隐患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刘强东赤裸裸的个人集权。刘强东早在央视《对话》 节目中就袒露了这一点。他说:“如果不能控制这家企业(京东),我宁愿把它卖掉。”
  刘强东在接受美国CNBC的采访时也表示,自己很享受努力工作的状态,平均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时间达16个小时,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也会让他觉得很痛苦。
  京东这家成立于1998年的企业,在过去的20年来,没有二把手,也没有联合创始人,刘强东一言九鼎。
  刘强东不是没有接班的问题意识,他曾经想过从外部引入职业经理人做高管。最终的结果是,他亲手把这些人招进来,又亲手把这些人开了。
  2013年,刘强东下定决心暂别公司。他去了美国,甚至换了电话号码,邮件是唯一的沟通方式。即便是这样,刘强东的放权“挣扎”也是无用的。
  就在这个美国“充电”之旅的过程里,传出了这样的段子:一天早会,有人刚宣布一项产品将上线,电话里突然传出刘强东的声音,他没有向大家打招呼,而是直接提出有些细节需要改进,并要求立即落实。在座所有人都吓傻了,原来老板在美国也会听早会。
  在动物世界,兽王对于控制领地的敏感非同小可。兽王要想保持控制力,必须保持强势。从京东成立以来,刘强东的这份强势控制住了京东,也保卫了京东这块领地。2011年,零售巨头沃尔玛在京东C轮融资中,与京东有长达半年的谈判。就在估值已全部谈妥,临近签协议时,刘强东发现沃尔玛要求将来控股京东。虽然对资本一窍不通,但看到这样的条款,刘强东保卫京东的本能就立刻显现,他把沃尔玛的控股愿望上升到“本质上谈不成的东西”,逼得沃尔玛取消了控股,才在京东分得一杯羹。
  8月底的性侵丑闻过去48小时后,刘强东就现身京东总部,参与了京东与如意集团的签约合作。
  现在,京东又有了它的东哥,太阳照常升起。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