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与白宫:相爱相杀

  像彭斯这样的所谓“科赫帝国代理人”,在特朗普政府内至少有40位,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和教育部长德沃斯。而隐在班农身后的默瑟家族,堪称特朗普的“伯乐”。

作者:本刊记者 谢奕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0-13
  美国的选举政治就像轮盘赌,离不开大大小小“金主”的投注。尽管法律限制了资助候选人的额度,但他们大可以巧立名目,为中意的候选人鸣锣开道。这么做除了“玩票”性质,就是在博“赌赢”后的政治收益。
  这种风气近年来越刮越猛。曾向希拉里等两大党参议员捐款的特朗普,最终走上前台,入主白宫,是此风越俎代庖式的变种。而名列美国富豪榜前十的布隆伯格,近日传出有意代表民主党竞选下届总统,也不是跟风炒作那么简单。白宫与“金主”之间,那层已被捅破的窗户纸,眼看要被整个撕下来了。
  比布隆伯格两年后PK特朗普更吊人胃口的,是白宫过去两年频现的“内鬼”。他们似乎与特朗普政府背后的两大财势集团—隐遁在纽约长岛的默瑟家族和总部在堪萨斯州的科赫兄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在中期选举前的几个月里,亲民主党的媒体人和出版机构接连炮制了《恐惧》等书阴损白宫,当今世界首富贝佐斯在其中的角色,也被广为猜测。
  旧的游戏规则已被打破,新的游戏规则尚未完善。随着特朗普可能被弹劾的危机在发酵,“金主”与白宫之间相爱相杀的戏码,让人不由得感叹现实比美剧更精彩。
 
  布隆伯格的“明枪”
  全球最大财经资讯社—彭博社的创办人迈克尔·布隆伯格,和美国最大的互联网零售公司—亚马逊的老板杰夫·贝佐斯,都是世界富豪榜上前十名的常客。他俩现在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美国实业界的代表—特朗普总统。
  大约3个月前,76岁的布隆伯格宣布,他将捐款8000万美元给民主党,希望民主党人夺回众议院掌控权,以约束特朗普。该金额一举超过“犹太赌王”阿德尔森在本轮选举季给共和党的3000万美元,以及旧金山富豪汤姆·施泰尔在上届大选中给民主党的6630万美元(同期索罗斯只捐了2500多万美元)。
  布隆伯格这次“大撒把”并不令人意外。他在上届大选中就为希拉里背书,在民主党全国大会上将特朗普比作“危险的煽动家”,称“特朗普拥有最多的东西就是他的虚伪”,“特朗普的商业计划是一场正在酝酿的灾难”。
  尽管布隆伯格时常以民主党人的身份出现,但他在“9·11事件”两个月后首次当选纽约市长时,是以共和党人身份;在后来两次市长连任选举中,他变成了无党派人士。这跟特朗普先后在共和党、改革党、民主党、共和党之间跳来跳去,颇为相似。
  相比民主党偏爱局内人的“超级代表制”,共和党的初选计票规则对局外人较为公平。所以,布隆伯格和特朗普这些大富豪,都是以共和党人身份首次正式竞选公职的,尽管一个是在民主党大本营纽约市竞选,一个是全国性的总统竞选。
  布隆伯格的12年市长任期颇受好评,因为“解决下水道问题是不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但他在2013年底卸任之前,就资助拍摄了一些攻击持枪权的广告,将自己卷入了全国性的争议中。
  在2014年民主党丢掉国会参议院后,布隆伯格觉得两大党形势都不妙,一度寻求在2016年以无党派身份参选总统,但民调不佳的他最终还是放弃参选,并在媒体营造的希拉里必胜的气氛中“当局者迷”,全面倒向了民主党。
  2020年总统大选,布隆伯格能笑到最后吗?
  很难。作为一位前市长,他的行政资历虽充分,但级别不够高;作为超级富豪,他与民主党在全国的基本盘并不心心相印;作为超高龄、矮身材、说话有点娘的犹太人,布隆伯格在全国选举市场上并非绩优股。
  所以,布隆伯格资助民主党人竞选议员,放风要阻止特朗普连任,都只是做了一名“金主”该干的事。这些公开的叫阵,只是对特朗普实质威胁不大的“明枪”。至于特朗普所惧怕的“暗箭”,则要谈到上届大选后“变脸”的贝佐斯。
 
  贝佐斯的“暗箭”
  论个人财富,贝佐斯是《福布斯》历年榜单上,首位净资产突破1000亿美元的富豪,而特朗普的身家仅及前者的140,且就职一年后缩水了13%;论年轻有为,54岁的贝佐斯正值事业上升期,而特朗普却被前黑人女助理称为“老年痴呆”;论个人魅力,“光头”贝佐斯颇具好莱坞明星气质,虽没有乔布斯的气场,却不输特朗普多少。
  那么问题来了:贝佐斯害不害怕得罪美国总统?
  表面上看,他怕。来看一段戏剧性转折:
  5年前,贝佐斯以个人名义收购《华盛顿邮报》。上届大选季的初期,该报常有文章炮轰特朗普,比如称他会一步步腐蚀美国民主,败坏美国经济。特朗普一度发飙道:“如果我当上总统,亚马逊就有麻烦了。”当时的贝佐斯毫不畏惧,发推特回怼称,已在自家公司的宇宙飞船中给特朗普留了一个座位,准备随时送特朗普离开地球!
  而在特朗普当选之后,贝佐斯立马换了一副面孔,在推特上写道:“我真心祝贺他,希望他在服务国家的过程中取得巨大成功。”特朗普在纽约自家大厦里召集总身家达3万亿美元的十多位CEO开会时,贝佐斯和苹果CEO库克都出席了,而且态度毕恭毕敬。事后贝佐斯夸赞,这次会议卓有成效。
  平时在政治捐款上,贝佐斯一直小心翼翼。他6年前曾赞助一项围绕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公投提案,此外还有些小额捐款支持两大党的议员候选人,而最近一笔1000万美元的捐款,是给了一个中间派的政治团体,以支持退伍军人竞选国会议员。这些捐款,都尽量避免在意识形态上站队。
  作为继苹果之后全球第二家市值过万亿美元的公司的老板,贝佐斯为何不愿站出来公开对抗特朗普?因为他知道,特朗普找到了亚马逊公司的三大软肋,一是作为电商巨头涉嫌严重的偷税漏税,二是在线上零售和云计算领域涉嫌严重的垄断,三是间接导致沃尔玛、梅西等传统零售巨头大裁员,涉嫌影响就业。
  然而,新晋世界首富不需要亲自动手,就有人替他办事。以“出版自由”护体、曾扳倒尼克松的《华盛顿邮报》,就是一件称手的武器。特朗普刚上台时,《华盛顿邮报》推出新口号“民主死在黑暗里”。这是该报副主编伍德沃德最喜欢的语句之一,而贝佐斯也曾表示对这句话的认可。
  所以不奇怪,伍德沃德刚刚出版的《恐惧:特朗普在白宫》一书,极尽对现任总统挖苦之能事。该书对配合采访的班农、普利巴斯、加里·科恩等人都进行了正面描述,对愿意爆料的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窦德、前白宫秘书波特的描写也相对中立,但对未接受采访的特朗普一家和司法部长塞申斯,则下重笔辛辣讽刺。
  如果这本书不算贝佐斯射向白宫的“暗箭”,那还有什么事能让特朗普烦心不已,却可以让世界首富躺在安全区域窃笑呢?
 
  “内鬼”背后隐现“金主”
  离中期选举仅剩两个月时,不甘落后的《纽约时报》(其最大控股人是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刊发了一篇控诉特朗普的匿名评论文章。作者声称包括自己在内的政府高级官员,在暗中抵抗总统的昏聩决策。《纽约时报》的当事编辑还称,该报知道这名作者在政府中的真实身份。
  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匿名文章的遣词造句,颇似副总统彭斯的文风,尤其是文末赞美麦凯恩的“lodestar”(北极星、榜样)一词,为彭斯演讲常用词;而且,文中提到密谋者曾悄悄谈起援引第25条修正案(在特殊情形下可由内阁投票接管总统权力),进一步激起舆论对彭斯参与密谋的联想,因为这样的投票必须得到副总统认可方能进行。
  这份看似“未来政变宣言”的短论,让向来以“忠诚信实的伙伴”形象示人的副总统麦克·彭斯如坐针毡。共和党大佬纷纷出言袒护总统,称作者本应在做出指控前先辞职。所以,就算是彭斯阵营放出的试探气球,结果也白瞎了。彭斯会这么傻吗?
  从近期共和党内一系列事件的前因后果来看,这篇匿名评论更像是共和党“金主”向曾经资助的政客喊话,要求他们杯葛特朗普的施政。
  这一判断的启发点,源自超级富豪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在7月底一场有500多名政治捐资者参加、且罕见地允许记者记录的会议上说:“任何情况下的任何保护主义都是非常有害的,经济发达国家都不应该参与贸易战争。”
  媒体评论认为,这是“共和党最大金主之一”向特朗普政府发出的严重警告。之后不久,网络上就出现了一则批评特朗普政府的广告,并致函总统,敦促他重新考虑贸易政策。这与《纽约时报》匿名评论中所提的“特朗普总统的冲动一般都是反贸易和反民主的”异曲同工。
  在那次“金主”会议上,查尔斯·科赫还表示,他已经厌倦了继续支持共和党(其弟大卫·科赫早年曾代表自由党参选副总统),如果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获胜,他可能会和持自由市场理念的民主党人合作。“以后我们将变得更加严格,以使这些候选人能对他们做出的承诺负责。”
  说到受科赫兄弟资助的候选人,彭斯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彭斯从2009年当上国会众议院共和党“第三把手”到2012年底当选印第安纳州州长,都少不了科赫兄弟的资金支持。彭斯能当上副总统,也跟查尔斯·科赫的青睐有关。而像彭斯这样的所谓“科赫帝国代理人”,在特朗普政府内至少有40位,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和教育部长德沃斯,以及因丑闻不断而辞职的环保局局长普鲁伊特。
  不过,两年前特朗普就在推特上说过,科赫兄弟无法影响自己;这次查尔斯·科赫警告白宫后,特朗普又称科赫兄弟为共和党圈子里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由此不难推测,匿名评论者之所以刻意模仿彭斯的遣词造句,很可能是代“金主”提醒他不要再紧跟特朗普,而要准备适时反戈一击。
  彭斯事后的表现,也显示他似乎知道点内情,但不敢于此刻摊牌,所以反复辩解不是自己所写,甚至表示可以接受测谎。目前看来,匿名者“栽赃”的做法,虽在白宫撒下猜忌的种子,比如特朗普就怀疑“内鬼”出在国家安全团队,下令司法部部长调查,但对于改变政策来说,实际效果有限。
  对于白宫内部这种所谓“制衡”,民主党阵营也不买账。奥巴马就称,“秘密地不遵守总统命令的人”不是在践行美国民主,“这些人不是选上的,无法问责他们”。
 
  低调相爱,高调相杀
  一年多来,跟美国总统玩“捉迷藏”的人有很多,特朗普甚至要借装修白宫之名去清理窃听器,而且他不断地炒掉一些人,也是在测试谁是“深喉”。像之前被怀疑的班农,的确跟《火与怒》《恐惧》的作者都有交流,但他被赶走后,白宫仍泄密不断,所以特朗普跟班农的关系又缓和了。
  班农曾经的“后台”很不一般,是堪称特朗普“政治伯乐”的默瑟家族。半年前被指用脸书数据影响美国选民“情感”的剑桥分析公司,也曾得到默瑟家族的1000万美元注资。
  相比石化行业起家的科赫兄弟当初对特朗普的不屑,对冲基金业发迹的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及其女儿丽贝卡,很早就识中了特朗普。计算机高手默瑟作为“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CEO,通过一系列自掏腰包的民调采集,察觉出共和党选民中当时还不为人知的巨大焦虑,进而明确了只有反建制派才能在共和党内出线,最终才圈定了特朗普。
  其实,默瑟也是科赫兄弟所主办的“金主”峰会的圈内人,曾先后捐出近亿美元。在2016年共和党初选鏖战期间,默瑟还青睐克鲁兹,直到特朗普在党内出线后,提名彭斯为竞选搭档(班农称之为“一个不幸的必要”),部分修复了与科赫兄弟的关系,默瑟家族才将班农“空降”到特朗普团队担任主管,帮助特朗普完成了对希拉里的惊天逆袭。
  虽然拥立特朗普成功,默瑟家族仍秉持“默默地嘚瑟”原则,就像贝佐斯那样暗中操盘,而不是个人抛头露面。倒是班农自恃辅选有功,屡屡言语冲撞特朗普长女及白宫幕僚长,终被特朗普罢官。
  下野的班农,做起“幕后总统”白日梦,推荐一些极端分子竞选国会议员,首战阿拉巴马州即告失利。随后沃尔夫的《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一书,又曝出班农各种大放厥词,彻底惹火特朗普。
  在特朗普盛怒之下,默瑟家族迅速清理门户,让旗下的喉舌“布赖特巴特新闻网”辞退班农,以示与总统同一战线。
  转眼间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将至,前文说过,亲民主党的“哼哈二将”中,媒体大亨布隆伯格拟出8000万美元支持民主党,而电商巨头贝佐斯已出1000万美元助选(尽管党派倾向不明显)。
  他们大概是在赌民主党控制众院后,将发起对总统的弹劾,令特朗普不“瘫”也“跛”,从而洗刷自己上届大选“赌输”之耻。但也有民主党人认为,其实让丑闻缠身的特朗普干下去,比让有政治手腕的彭斯取而代之,更有利于民主党在2020年赢下白宫。
  至于“比布隆伯格有钱,比贝佐斯胆大”的科赫兄弟,计划就这次中期选举投入4亿美元巨资,以栽培政治新人,维系家族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要知道,传统基金会、卡托研究所和“繁荣美国”等组织,都是科赫家族及其盟友的御用机构。
  科氏工业集团是美国第二大非上市公司,在全球60个国家有分支,其每年原油贸易量超过7亿吨。集团董事长兼CEO查尔斯·科赫当前的核心诉求,是迫使特朗普放弃加征关税政策,最好还能回归TPP协定。
  虽说“不差钱”的特朗普鄙夷科赫兄弟,但是共和党需要他们的钱来保众院多数。而科氏工业集团作为污染大户,最后也离不开共和党的法外开恩。事实上,大笔减税、放松市场监管、推翻奥巴马医保等共和党政纲,都甚合科赫兄弟的心意。去年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也契合这家化石燃料巨头的利益。
  因此,现在就断言“金主”反噬白宫还为时尚早。这场略显高调、又有些扑朔迷离的政斗,在共和党这边并非水火不容。而“金主”们与白宫相互扶持的故事,我们还听得太少。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