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托夫·巴拉蒂:我没有进入中国的日常生活

  像一个非常法国著名的演员所说的,为了完成一部好的电影,需要三件东西,一个好的故事,一个好的故事,一个好的故事。

作者:本刊记者 陈莉莉 发自北京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0-13
  出门前,55岁的克里斯托夫·巴拉蒂跟妈妈告别,说他要去中国,因为《放牛班的春天》。
  妈妈有点不相信,以为他在吹牛。
  毕竟电影公映是14年前的事情了。
  2004年3月,《放牛班的春天》首映于法国,获得好评。7个月后,它登陆中国大陆,调子里的温暖,让它多年以来持续受到观众的追捧,豆瓣评分9.2分。
  那部影片让巴拉蒂拿下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他为影片所作的原创音乐也得到了奥斯卡的提名。
  这是一部现象级的电影,由此,巴拉蒂成为著名法国导演。
  电影讲述了与音乐、教育有关的抵达人心的故事。影片剧本灵感来自1945年的音乐片《关夜莺的笼子》,巴拉蒂小时候看过这部电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除了《放牛班的春天》,巴拉蒂2008年的电影《北郊1936年》、2011年的电影《新纽扣战争》里都有音乐与少年。
  巴拉蒂说,儿时的梦想至今仍然萦绕着他,他还引用王尔德的话来阐述自己的观点:“梦要做大一点,才不会迷失视线。”
  七岁时,巴拉蒂便能演奏音乐,后来进入巴黎音乐学院进行学习,巴黎音乐学院毕业后,他放弃了自己的音乐梦想进入影视圈发展。他的母亲是剧院的演员,他的叔叔则是拿过两次奥斯卡提名的著名法国电影人杰克斯·佩琳。克里斯托夫说自己小的时候身边的人都在谈论电影。虽然在音乐上颇有天赋,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电影。
  2017年,《放牛班的春天》于法国被改编为同名音乐剧,并被引入加拿大。2019年5月,中文版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将会登陆中国市场。
  因为这个机会,巴拉蒂第三次来到中国,并接受《南风窗》记者的专访。
  北京的秋天怡人。巴拉蒂一身深色正装。
  他坐在沙发上和同行说话,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肢体语言也与歌声应景。
  对于中国,这个他一直认为古老、神秘但又有距离感的国家,他感觉到了日新月异的变化。
 
  我以前认为中国是需要法国帮助的
  南风窗:这是你第三次来中国,前两次大概是一种什么样的经历?
  巴拉蒂:大概是2004年抑或是2005年,那一次我带着《放牛班的春天》电影来中国。因为这部电影连续去了40多个国家,印象比较深的是中国和美国。我特别感谢导演这个工作,可以让我有机会去更多国家。而且,工作可以比旅游更好地了解一个国家。
  在上海,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场地布置得非常用心,感觉中国把它当作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来对待。中国观众非常热情,他们在热情的同时想跟你产生某种联系。美国观众则是不停地鼓掌。
  我看到了很多海报,如果有一张海报没有我的签名,你会觉得很意外的。
  四年前,中法建交50周年,8个法国人来中国,每个人都要带点真东西的,其中也有苏菲·玛索。所以我觉得我的名字也是有意义的。在北京的几天时间里,我指导了一个中国的合唱团,唱的是《放牛班的春天》里的《眺望你的路途》那首歌。
  那时我才发现这部电影在中国真的特受欢迎。
  我慢慢发现,2004年以后出生的中国孩子也看过这部电影,是他们的父母让他们看的。
  那时候很多人都猜想我会拍《放牛班的春天》第二部,电影里合唱团的小朋友也去全球很多个地方做了巡演。因为在法国,法律上对每个孩子的演出时间的要求和规定是非常严格的,所以一直让他们演下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近几年,我与法国顶尖娱乐传媒集团合作,法语版的《放牛班的春天》舞台剧出台,与其他国家也进行了版权方面的合作。
  我觉得14年的时间,足够让当年看过这场电影的人继续成长,时间是循环的,我愿意相信当年看这部电影受到感动的人,在很长时间以后,会再去重拾当年这份感动。
  南风窗:综合一下对中国的印象?
  巴拉蒂:我每次来中国,只停留5~8天。每次接待条件都非常好。我在想,这是不是一个真实的中国?不过我真觉得中国发展得特别快。我来北京,并没有发现它与西方大城市有什么差别。如果没有来的话,我们不会知道“听说里的中国”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没有进入中国的日常生活。但是每一次来都能加深我对中国的印象。中国是一个对世界非常积极开放的国家。我关注中国版《放牛班的春天》舞台剧小演员的海选,我发现那些小孩子都来自不同阶层的家庭,但是他们对导演的好奇心、对作品的严肃心,我都感受到了。
  我之前去摩洛哥的时候,那些小孩子跟我是有距离的,有隔阂,我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去打破这种隔阂,但是中国的小孩不一样。他们非常热情。
  一直以来,中国对我来说,就是东方的,神秘的,没有那么容易接近。
  以前听说发展中国家需要我们的帮助,但是真正来了以后才发现,恰恰相反,需要帮助的是我们,很多人到这里寻找发展机会。
  对比之下,会发现很多矛盾。
  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但是它有很多财富、资源和机会,而法国可能没有那么多。但是我觉得纯粹用一种商业的角度来接触中国的话,是行不通的。两国之间会有很多中介机构,通过它们看中国,肯定是不合适的。要自己到这个地方来。
  两国之间有许多需要沟通和学习的地方,比如技术、文化、烹饪等。
  上海有一家法国餐厅,是一个法国厨师开的,我都没有想到法国的餐厅在中国会这么奢华。中国在飞速地发展,无论是哪个方面。我甚至有点担心,法国会落后。
  三年前来中国时,发现《放牛班的春天》受欢迎,现在就更加发现了这一点。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法语版的舞台剧会吸引到中方的制作方。我对音乐剧在中国的市场很有信心。
 
  意识到要维持自己的特色
  南风窗:你认为电影受到欢迎的原因是什么?
  巴拉蒂:这部电影在全世界受到欢迎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知道这里面有幸运的成分。当谈到童年这个话题时,人们都不会感到陌生。
  当双方力量不平等,更强大的人站在高处进行控制,弱小的一方鼓足勇气进行对抗的时候,这一类主题让所有人产生共鸣。这类自我解放的主题不会因为时代而改变。不管是在中国、古巴还是在美国,得到的感动都是一样的。
  人们经常要我解释一些我没有办法解释的东西,但是这种事情是一次性的,并没有办法重现,它其实是一个奇迹,也改变了我的生活,因为我当时做这电影的时候,没有什么压力,也是以非常朴素纯洁的心灵在做。
  我想说的是这部电影是根据我自己的故事来改编的,这个电影里面有很多我的影子,如果你们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的话,也就是说你们非常喜欢我的故事,也非常喜欢我。
  我从小就是学习音乐的,我学习音乐有可能是因为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自己一个人去住宿学校,但是也没有电影里的学校那么悲惨。我把电影背景设定在了40年代,也就是说我希望这样的设定会让电影更加戏剧化,但是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国界,什么阶级,我相信我们都在童年的时候经历过相同的喜悦和痛楚。
  南风窗:人们会说《放牛班的春天》是非常法国的电影,你会喜欢这样的形容词吗?
  巴拉蒂: 当美国人购买法国电影时,他们说想买非常法国的电影,就是像《放牛班的春天》《天使爱美丽》这样的电影,他们肯定不会说想购买一部3D动作片。那些在美国获得成功的法国电影,是比一般的法国电影更法国的电影。我希望美国人对法国人说我希望你们拍一部关于埃菲尔铁塔的电影,如果我说要做星球大战的电影,他们会说不不不,你们不要做这种事情。也就是说我们意识到我们要维持自己的特色,这对于中国电影、日本电影来说也是一样的。我非常希望从电影中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有一天中国电影也像法国电影或者美国电影那样子,这就没意思了。
  美国电影现在也会面临许多的问题,它们是有非常多的动作片,场景会非常充满想象力,但比如说《谍中谍》拍到第6部,《星球大战》拍了很多,这只是同一个名字,只是后面的数字在变,我们可以说一开始看是非常震撼人心的效果,现在大家都有点视觉疲倦了。《放牛班的春天》的魅力,当然不是在我,而是在于它所讲述的那个故事,就像一个非常著名的法国演员所说的,为了完成一部好的电影,需要三件东西,一个好的故事,一个好的故事,一个好的故事。
 
  舞台剧让它重生
  南风窗:《放牛班的春天》电影里有很多有意思的细节。比如孟丹是个坏孩子,被诬蔑偷钱时,他对马修笑,意味着什么?他最后放了一把火,他是不是知道孩子们都不在学校?这些细节的处理,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巴拉蒂:我认为孟丹烧学校的时候,是知道学校里没有人的,他对于马修的笑容,并不是嘲笑,他意思是说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了,命运比我们两个更强大,我不会因此而责怪你。
  孟丹烧学校有衍生意义。
  他烧掉的是代表旧制度的学校,马修带着孩子们离开学校,离开了旧制度,孟丹象征性地把学校烧了,也就是说在这把火烧了学校之后,故事会是全新的。
  我并不想让这种电影以某种成功的角度来结束,如果我在电影的最后让马修回到学校,那个校长被开除,马修带着合唱团在全世界进行巡演,他们赚了几千万,我觉得你们不会喜欢这个结局。
  马修并不是要在人生中取得成功,而是要获得他自己的人生,他并不是想要在事业上取得多大的成功,而是在情感上的一种成功,他失去了他的合唱团,但是我们知道他非常快乐,因为他跟贝比诺一起离开,他得到了一个家庭。
  我今年55岁。我当时正好处在从旧教育制度到新教育制度转变时期,我很小的时候,如果想要喝水,我们需要做清洁、打扫院子才可以喝水,如果我们成绩很差,会写着“我成绩不好”,并被带到学校所有班级前面去展示。
  幸运的是这很快就改变了。旧的教育制度代表压力和惩罚,新教育制度建立在理解之上,但是这种理解并不是让学生为所欲为,当老师发现孩子有非常不好的行为的时候,会要求他唱歌,也因此改变了他的人生。理解并不是说不去惩罚孩子,而是以一种更加聪明的方式。这部电影不应该以一种非常完美主义的眼光看待它,电影里面还是有很多孩子,他们在以后也还是会背负着过去的包袱。比如说孟丹一定会背负着“小偷”的罪名。
  南风窗:电影改编为舞台剧,最本质的东西会不会变?
  巴拉蒂:我们都喜欢这部电影,希望重新看到它。这部电影作品获得了成功,但是这种成功是不可复制的。所以,我们把它搬上舞台,因为舞台不是延续,而是另一种形式。不可能让一个合唱团这样一直一直唱下去。
  音乐剧让这部电影重生。在音乐剧里面,给人另外一种观赏体验。因为那首《眺望你的路途》在电影里不管怎样,它都是一样的。但是当我们看到孩子们在我们面前唱歌,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我正在筹备两部电影,是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大概会于2019年4月正式启动。我们的电影在中国取得了声望以后,再来一次也许容易一点。我也希望能够再次来中国。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