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明认输,马尔代夫和平变天

  胜选的萨利赫,是流亡前总统纳希德的妹夫。尽管他领导的反对派明显亲印度,但萨利赫本人是温和派。他上台后,马国对外关系并不会因此受到颠覆性影响。

作者:本刊记者 荣智慧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1-02
  9月23日,马尔代夫选民在投票箱前排起了长队。象征各个党派的旗帜,迎风飞舞在首都马累街头。总统府前方的街道是总统亚明的“票仓”,这里环绕着大清真寺、警察局和法院。小小的一片绿地是共和国广场,几百只鸽子面对人潮毫无畏惧。
  选举结束后,54岁的易卜拉欣·萨利赫率先宣布赢得大选。第二天,总统阿卜杜拉·亚明在电视直播中承认了自己的失利。“马尔代夫人民已经决定了他们想要什么,我接受了结果。”
  马尔代夫选举委员会宣布,萨利赫获得了58.3%的选票。选举监督机构“透明马尔代夫”也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我们有信心宣布萨利赫先生赢得2018总统大选”。萨利赫则在胜选演讲中说:“我呼吁亚明尊重人民的意志,实现权力的平稳过渡。”
  马累的天气像以往一样,时有暴雨,转瞬即逝。但此次小小岛国的“改朝换代”,并不仅仅在印度洋上掀起惊涛骇浪。
 
  进步党失利
  大选5天前,总统亚明刚刚在马累的维拉纳国际机场举行了A380“试飞”仪式。
  马尔代夫是典型的“岛”国,而且岛都不大,限制了机场跑道的长度。对于严重依赖旅游业生存的国家来说,飞机小,游客就少,这是最令人头疼的事情。维拉纳国际机场是1960年代建的,运力早已饱和。中资企业接手改扩建后,两年多下来,建成了机场飞行区等级指标中最高级—4F级的跑道,能飞全球载客量最大的客机A380(外号空中“巨无霸”)。
  A380“试飞”仪式的“邀请函”上,甚至注明了“着装要求”,女士要穿正装,男士要扎领带,足见亚明对此次仪式的重视。在向卡塔尔航空租借的A380平稳降落之后,亚明发表了演说。他的背后是当天刚刚竖起的三块大屏幕,屏幕上,大飞机正在填海建造的崭新跑道上缓缓滑行,中马友谊大桥是它的远景。亚明说,感谢中资企业。
  仪式热闹而隆重,但有观察家对即将到来的大选给出的胜选率是“五五开”,亚明并没有突出的优势。就在选举投票前一晚,警方突击搜查了反对派设在马累的办公室。稍早前,警方曾表示破获了一场“阴谋”,但没有指明具体情况。如今,选举的结果不经波折地“尘埃落定”。
  亚明曾表示,他的任期十分“艰难”,但他始终致力于维护法治。出生于1959年的亚明,自2013年起担任马尔代夫总统至今。他先是就读于黎巴嫩贝鲁特美国大学,取得经济管理学士学位,后来在美国克莱蒙研究大学获得硕士学位。1993年,在兄长加尧姆任总统期间,亚明被任命为贸易和工业部长,从此走上政坛。
  随后,亚明历任高等教育部部长、就业和社会保障部部长,以及旅游和民航部部长。2004年,亚明被任命为马累Machchangolhi区的长官,该区当时在教育和艺术发展等领域,达到了全国领先水平。2010年,亚明加入马尔代夫进步党。2013年他在大选的第二轮投票中,以微弱优势击败曾于2008年当选该国“首任民选总统”的穆罕默德·纳希德。后者刚刚在之前一年的军警哗变中,被迫辞去总统职位。
  亚明的5年任期里,马尔代夫的经济增速明显快于前总统纳希德4年任内,但是反对派仍抗议不断。2015年,“民主化象征”、曾27次被捕的纳希德,被当局判处入狱13年,理由是他任总统期间逮捕一名刑事法庭法官,违反了马尔代夫反恐法。随后,支持纳希德的大规模集会爆发,马国的主要在线新闻网站均被关闭。
  2016年,伊斯兰反对党领导人谢赫·伊姆兰·阿卜杜拉因政治集会、煽动骚乱被判入狱12年;前副总统艾哈迈德·阿迪卜被控暗杀亚明,入狱15年。2017年7月,执政党12名议员投向反对派阵营,使得反对派得以掌控议会多数,结果他们还没来得及向亚明的盟友—议长发难,这12人就被剥夺了议员资格。
  2018年2月5日,亚明宣布马尔代夫进入紧急状态。两位前总统和两位最高法院法官先后被捕。这一场政治危机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此时距大选只有半年多的时间。
 
  民主派上台
  2018年2月的危机,可以看作是9月23日大选的“路演”。这场危机的导火索,是马尔代夫最高法院为了给流亡在外的前总统纳希德回国参选“铺路”,而裁定撤销对包括纳希德在内9名反对党负责人的指控。3天后,马最高法院再出裁决令,称因总统亚明拒绝释放反对党负责人,最高法院将对其进行弹劾。
  2月6日凌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阿卜杜拉·萨伊德和法官阿里·萨米德被警方拘捕。和他们同期被捕的,还有马尔代夫反对党联盟的重要领导人、统治马尔代夫达30年的另一名前总统加尧姆。加尧姆是亚明同父异母的兄弟,从1978年开始担任马尔代夫总统,并先后5次连任。他在2013年助力亚明当选总统,但在亚明执政中期,兄弟俩反目。
  因此,目前的反对派联盟是一个各种势力融合的群体,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推翻亚明。萨利赫如果顺利上任,需要团结不同的力量,让国家回到正确道路上(马国国歌为《团结一致向我们的国家致敬》),因为一半以上的马尔代夫人认为,当下的“民主”已经误入歧途。
  萨利赫胜选的当日,马累的反对派竞选中心外,数百人聚集在一起高呼“Ibu,Ibu,Ibu”。那是萨利赫名字中“易卜拉欣”的简称。他1994年首次当选议员,在马尔代夫民主党的形成中作用不小,也是议会里的高级成员。萨利赫和流亡前总统纳希德的关系众所周知,萨利赫的妻子Fazna是纳希德的妹妹。
  萨利赫没有执政经验,所以没有明显的“政绩”。有人说,他是纳希德的傀儡,也没法避免反对派联盟的“内斗”。纳希德、加尧姆等反对派领导人目前还是刑事案嫌犯,反对派获胜后,他们的刑事定罪将会被推翻,或者通过赋予子女权力的方式,让他们重获权力。
  纳希德早前曾频频向印度示好,并指责亚明让马尔代夫背上沉重的基建项目债务。尽管萨利赫领导的反对派是明显亲印度的,但萨利赫本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温和派。萨利赫上台后,将对前政府的外交政策进行调整,但国家间关系并不会因此受到颠覆性影响。
  截至9月26日,萨利赫尚未公开发表任何有关调整外交政策、基建计划的言论。他还在家中会见了被判入狱12年的伊斯兰政党领导人谢赫·伊姆兰·阿卜杜拉。
 
  外交冷暖
  萨利赫宣布胜选后,印度是第一个“衷心祝贺”的国家,其次便是近邻斯里兰卡。后者是大多数马尔代夫持不同政见者的常驻地,前总统纳希德就流亡于此,马尔代夫民主党也是他在此地创建的。
  马尔代夫位于印度马拉巴尔海岸西南400公里处,印度人是马尔代夫第二大外籍族群。由于国土狭小、物资匮乏,不少马尔代夫人都在印度寻求更好的教育、医疗方案。显然,印度希望发挥自身“近水楼台”的地理优势,维持印度洋上的不二影响力。
  西方各国政府迅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乐观倾向。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特说:“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美国随时准备与下一届马尔代夫政府密切合作,在独立繁荣的马尔代夫与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地区扩大利益合作。”澳大利亚认为选票结果是马尔代夫人“民主精神的证明”。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亚太事务国务大臣马克·菲尔德希望访问马尔代夫,与新政府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
  地处印度洋交通要道的马尔代夫,与曾经的海上霸主英国渊源颇深。1796年,英国人将荷兰人逐出锡兰(斯里兰卡)后,把马尔代夫顺手列为英国保护区。二战结束后,马尔代夫才不再向英国进贡。马尔代夫1953年宣布废除苏丹,建立共和国,1965年完全独立并加入联合国,但南边的甘岛空军基地还是租借给英国直到1976年。
  2016年,亚明宣布退出英联邦,以抗议英国对马国人权状况的批评。而赴英国就医的前总统纳希德(英国利物浦大学文学学士)就在同年拿到了英国难民身份。英国人今日表现得如此“积极”,并非偶然。
 
  岛国的明天
  马尔代夫国土由26个珊瑚环礁和1192个孤立岛屿组成,出水面积仅有298平方公里,比香港新界还要小一圈;人口刚刚超过40万,不到新界人口370万的零头;土壤为珊瑚砂,农业和工业均没有发展基础。不过,靠着独树一帜的旅游业,2017年马尔代夫人均GDP达到8933美元,堪称“南亚首富”。
  由于地理位置特殊,这个被称为“上帝洒向人间的项链”的美丽群岛,自12世纪以来就是崛起势力的必争之地。阿拉伯人、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印度人在800年里轮番登场、退场,马尔代夫人也习惯于“背靠大树”乘凉。
  在当代,马尔代夫由于岛小水浅,没有深水良港,以航空据点承接环路的意义相对凸显。从马尔代夫向西,是能源要地中东,连上陆地据点更可辐射中亚;向东,则是东南亚的半岛、群岛,过了马六甲海峡便能直入太平洋;向北是近在咫尺的南亚次大陆,进退“丰俭由人”。
  2008年开放多党制普选以来,马尔代夫政局持续呈现“代理人”之间的权力角逐状态。如今,马尔代夫“民主化”已经10年,但马尔代夫人依然在摸索“民主”的门路。
  如果说换上一位获得西方国家支持的民选总统,马尔代夫就能获取“真正的民主”,那么这种“民主憧憬”在纳希德任内就已经破灭了。对于需要经济有序发展、社会平稳文明、克服全球变暖等环境问题的海洋岛国来说,“民主”只不过是个虚词,首都马累街道上垃圾遍地才是“切肤之痛”。
  这样的民主,西方学界有个名词叫“有缺陷的民主”(Defective democracy),指的是竞争性选举定期上演,但政治、经济和社会都稀里糊涂的那种体制。换句话说,评价马尔代夫的政治变化,标准不应是“民主”这种口号,而要看它能否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公平,增进人们的幸福感。
  当然,败选者和平交权很重要,国际游客们再也受不了像今年2月当局颁布紧急状态令那样的莫名惊扰了。但更重要的是, 如果马尔代夫依然深陷于 “有缺陷的民主”之纷争,恐怕世界上会出现两个马尔代夫:一个是游客眼中水清沙幼、树影斑斓、纸醉金迷的“人间天堂”,另一个是居民生活脏乱无序、资源匮乏、即将被海洋淹没的贫瘠群岛。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