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阵风”吹过印太

  当前的“西北风”“阵风”秀,很可能成为法国进一步军事介入印太地区的前兆。我们尤其要关注法印、法澳及法日双边安全合作,特别是海上安全合作的新动向。
 
作者:李益波 海洋战略问题学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1-02
  最近的印度政坛,因为一笔两年多前印度向法国订购“阵风”战斗机的合同,上演了连番攻讦。两名前印度政府高官指控“阵风协议”暗含莫迪政府的“巨大犯罪”,导致大批民众集会抗议政府采购“阵风”的计划,甚至有国大党议员要求莫迪总理引咎辞职。
  相比印度的军购争议,法国在印太地区安全秩序塑造中的角色,很容易遭人忽视。比如一个多月前,“阵风”战斗机在印太多国巡演,是法国空军自2004年以来首次在印太地区进行成体系的力量展示,但我们可能只会留意稍后英国军舰“闯入”西沙群岛海域一事。其实,法国作为不甘寂寞的印太安全“边缘人”,其空军进行“印太秀”的动机很不单纯。
 
  莫迪撞上“阵风门”
  法国和印度之间的“阵风协议”为时已久,事情的激化有些出人意表。
  本来,印度空军近期正在为接收法国空军“当家花旦”—“阵风”多用途战斗机,进行基础设施准备,年内将派飞行员赴法国进行相关培训。此前,印度空军专家团队已经访问法国,要求对采购的“阵风”进行特定改进。
  孰料,法国前总统奥朗德9月21日表示,当年商定向印度出售36架“阵风”战斗机时,莫迪政府曾施压,要求法国达索飞机制造公司与印度富商安巴尼旗下信实国防公司(而不是有数十年飞机制造经验的国营企业印度斯坦航空公司)合作。
  根据印度防务采购有关规定,与印度签署军售合同的外国企业,必须在印度国内进行相当于合同金额30%以上的投资,但具体投资于哪家印度公司,政府并不干预。目前,印度国防部、法国外交部和达索飞机制造公司,都否认双方政府曾介入选择印方合作伙伴。
  外界判断,奥朗德之所以“推卸”选定印度信实国防公司的责任,是因为该公司曾于2016年赞助了奥朗德的女友朱莉·加耶的一部电影,涉嫌“利益输送”。
借着奥朗德的热度,印度反对党干脆炒起冷饭,宣称法国36架“阵风”战斗机的要价高达87亿美元,是让印方用远超“五代机”的价格,购买“四代半”战斗机。
  对此,印度女防长西塔拉曼透露,这36架“阵风”战斗机的价格,比国大党执政时期印度所能拿到的报价要低9%。但她拒绝透露搭载武器后每架“阵风”战斗机的准确全价,表示“有关武器系统的信息泄露,最终会帮助巴基斯坦和中国”。
  事实上,印度反对党一心将“阵风协议”炒作成莫迪政府的腐败案例,执政党却要往地区安全的“大局”方向引导。
 
  法军“印太秀”动机不单纯
  7月17日至9月4日,法国空军一支由三架“阵风”战斗机、一架空客A400M战略运输机、一架C135FR同温层加油机和一架空客A310组成的远程航空编队,访问大洋洲、东南亚和南亚多国,给包括南海争端在内的地区安全形势,带来了微妙的影响。
  早在“阵风”来亚太之前,法国海军就已经行动起来了。法国军舰自2013年以来对东南亚国家的访问明显增多。尤其是2016年5月,法国拉法耶特级护卫舰“盖普拉特”号赫然出现在美国巡航南海的航母编队中。2017年5月,法国西北风级两栖登陆舰“西北风”号和护卫舰“库尔贝”号抵达日本长崎佐世保军港,参加首次日、美、法、英四国联合军演。此外,法国海军代号为“圣女贞德行动”的年度远洋航行的规模也日渐扩大,2018年2月该远航编队奔赴法属太平洋领地,锻炼海军学院的毕业生。
  此次法国空军成体系编队出动,其动机与海军相似。
  首先,争取难得的外训机会,提升空军的远航作战能力。“阵风”首站访问澳大利亚,主要任务是参加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两年一度、为期三周的“黑暗行动”演习。今年的“黑暗行动”演习规模为历年之最,有包括首次参加的印度在内16个国家派出140架战机,是亚太地区最大规模的空军演习。
  从很多方面讲,法国空军可能是欧洲实力最强的空军了。包括达索飞机公司制造的“阵风”战斗机以及多款“幻影2000”战斗机在内,法国空军的各类飞机大都是“法国造”。法国战略空军十分重视海外练兵,除了之前实兵干预利比亚和马里积累作战经验,每年还会定期组织4次远程投放训练,有时是在摩洛哥,或者在吉布提。
  其次,加强与地区关键国家的合作。这次“阵风”对越南的访问尤其引人关注,因为这是法国空军60多年来第一次到访越南,以纪念法越建交45周年和法越战略伙伴关系建立5周年。为了筹备今年的纪念活动,两国高层展开了密切互动,包括3月份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正式访问了法国。
  印度也是法国十分重视的战略伙伴,今年恰逢法印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周年。3月法国总统马克龙首次访印,双方签署了《武装部队之间相互提供后勤支持的协议》和《机密或受保护信息交流和相互保护协议》,旨在加强两国在印度洋上的军事合作,并向对方开放海军基地。
  再次,增强法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存在。法国自认为对亚太安全事务负有“特殊责任”,早在2013年,时任法国国防部长勒德里昂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提出,法国“坚定承诺致力于培育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你们的安全利益也是我们的”。这位坚定主张“转向亚太”的国防部长被马克龙任命为外长,意味深长。而在今年1月法日“2+2”会谈期间,法国新防长弗洛朗丝·帕利表示:“法国政府已准备好与日本在印太地区举行更多联合军演”,包括双边军演、多边军演,以及两栖登陆训练等。
  最后,在防务预算吃紧的情况下,为拓展印太地区武器销售市场“作秀”。对于拥有10家大型国防工业公司和4000家中小军工企业的法国而言,武器出口不仅意味着保住20万人的就业机会,还意味着每年将近70亿欧元的收入。法国防长帕利公开表示:“武器出口是我们的经济模式。”
  印太地区一直是法国武器的主要销售市场,一度占据法国武器出口的30%。法国前防长勒德里昂和前总统奥朗德,都热衷于在该地区扮演“武器推销员”。2016年11月,法国军工巨头DCNS集团拿下澳大利亚12艘4000吨级新型潜艇的巨额订单,合同总金额高达343亿欧元,法国上下为之振奋,也使得其他处于困境的军工企业“眼红不已”。
  此次“阵风”和A400M访问的印太国家,大都是法国军事装备的传统出口对象或潜在新兴市场。例如“阵风”曾多次飞赴印度“上门推销”。越南也有可能成为“阵风”的下一个客户,以巩固其东南亚地区空军实力第一的地位。马来西亚空军已装备了A400M运输机,法国希望它下一步能采购“阵风”战斗机。
  印尼由于其特殊的地理特点,对中型运输机有着较大需求。为了争取印尼成为A400M的第九个客户,空客集团使出了浑身解数,从去年的兰卡威航展到今年的新加坡航展,A400M都积极“登台亮相”;在这次亚太之行中,法国空军特意让该机“抽空”参加了印尼龙目岛地震救灾行动,力图展示其优异的运输性能。新加坡也是A400M的潜在买家,目前新加坡空军装备的C-130运输机已服役近60年,急需替换。
 
  “全面转向印太”还是“一阵风”?
  法国曾是仅次于英国的第二大殖民帝国,越南、老挝、柬埔寨都曾是其殖民地。1954年奠边府一役后退出亚洲大陆的法国,至今仍控制着印度洋和西南太平洋地区的几个海外领地。
  冷战期间,面对苏联强大的军事压力及北非殖民地事务的困扰,法国无暇东顾。除了长期在法属穆鲁罗瓦环礁进行核试验之外,法国军事力量在亚太地区并不引人注目。
  冷战结束初期,法国利用东南亚地区的“战略真空”,积极参与印度支那事务。在密特朗任总统期间,法国推动政治解决柬埔寨国内冲突。希拉克总统则积极发展与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双边合作。在李光耀和希拉克的共同推动下,首届亚欧峰会于1996年在泰国曼谷召开,这也是冷战后亚太地区首个没有美国参与的跨地区多边机制。1999年,在东帝汶独立问题上,法国积极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派兵参与了东帝汶国际维和部队。
  2007年,法国成为首个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欧洲国家。虽然在萨科齐时期,被反恐事务缠身的法国与亚太地区的关系“不温不火”,但在奥朗德政府时期,法国又回到维护亚太安全的客场,声称“法国的繁荣与亚太地区将紧密相连”。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才日渐频繁地看到插着蓝白红三色旗的军舰和军机,游弋在亚太的海空。
  自特朗普突出印太概念以来,针对法国在印太的各种“秀”,中国学界和媒体普遍持相对忽视(或轻视)的态度,其背后有两大考虑因素:就军事力量而言,法国已“今非昔比”,在亚太地区更是“日薄西山”。除了缺少两栖攻击舰,中国近年来新造的其他舰艇的质量和数量均超过了法国海军。法国海军参谋长普拉扎克就表示,中国在过去的4年时间里生生地造出了整个法国海军!而且,法国虽自称是“太平洋”国家,但它的太平洋海区司令部只拥有两艘并不先进的驱逐舰和三艘巡逻舰。
  就意愿而言,由于法国历来强调外交自主性,加上中法贸易发展势头良好,马克龙总统的外交顾问拉法兰和卢力捷又都是有名的“知华、友华派”,有媒体评论道,“阵风”来印太参加所谓的对“霸权”的“猎巫”运动,既是“蹭热点”赚影响力,又不影响中法合作的氛围,是“巴黎在搞机会主义”。这一特点与2016年底英国皇家空军的表现如出一辙:在首次派出“红箭”飞行表演队来珠海为中国航展助兴的同时,派出“台风”战斗机飞赴日韩开展联合军演。
  上述分析有一定道理,但我们也应明白,事物是发展和变化的。自特朗普政府把中国确定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以来,法、英等国都做出了积极回应。法国战略界人士认为,“美国既然能塑造一个维持亚太和平近70年的秩序,它也就有能力继续下去”,法国对此应予以协助。我们不应低估西方发达国家“抱团”维持现有印太旧秩序的意志和决心。当前的“西北风”“阵风”秀,很可能成为法国进一步军事介入印太地区的前兆。我们尤其要关注法印、法澳及法日双边安全合作,特别是海上安全合作的新动向,做好“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心理准备和能力准备。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