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不会信“天降馅饼”的游戏

作者:谭保罗 常务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1-04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当心那些熟读罗马史的彭斯们》的文章,里面提到经济学的瑞典学派,不少朋友都说第一次听到这个学派,非常惊奇于他们特立独行的风格和独到的眼光。
  北欧是欧洲经济的异类,“骨骼清奇”的瑞典学派产生于这个地区并不意外。北欧经济的独特之处在哪里?可以列举三个例子。
  一、 北欧国家的英文水平是母语非英语国家之中最好的。在中国,一些大名鼎鼎的英语培训机构,其实是北欧人创立的,并不是来自英语母语国家。所以,它们会淡化自己的“出处”。
  二、 北欧都是小国,没有中国这样的“大国市场”,但这个地区的互联网企业却非常牛。大名鼎鼎的Linux系统、通讯软件Skype、浏览器Opera、流媒体服务商Spotify和知名游戏“愤怒的小鸟”等都是北欧工程师和创业家们的杰作。
  三、 北欧国家多数没有加入欧元区。北欧四国瑞典、挪威、丹麦和芬兰,只有芬兰加入,其他三国依然保留着自己的主权货币。实际上,加入欧元区的芬兰也是几个国家之中,人均GDP最低的国家。
  以上三个例子,其实是现象,它们背后的原因才是关键。后者能让你真正了解这些奇特的国家,从而帮助你思考世界经济的多样性,以及中国经济的未来。
  英语为什么好?因为,北欧人有种天然的危机感。首先,由于国内市场狭小,北欧人必须和世界上最发达的“语言共同体”—英美系统(也包含他们的殖民地)做生意,也必须从这个共同体学习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前沿知识。
  另外,经过一战、二战,北欧认识到,欧洲大陆充满了不确定性,繁荣和衰退、稳定与动荡会呈现出“周期性”特征。那么,小国们没有必要和德国、法国绑定,更需要和英美走得近一些。因此,北欧人对英美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远超过对欧陆大国。
  英语好,这很关键。这是北欧互联网崛起的核心因素之一。北欧工程师开发的产品,一开始的定位就是面向全球的英语人口,而不是自己的国家,甚至不包括欧洲大陆。北欧的互联网产品革新迭代非常快,在某些细分的领域,并不落后于硅谷。
  当然,互联网崛起最根本的因素还是人的创造力,这和北欧的高福利有关。高福利,一方面其实是坏事,它会削弱人的商业冲动,反正所得税这么高,还奋斗干什么?但高福利的总体平均之下,却产生了一个副产品,即人没有物质负担,会更加追求精神享受。当这种追求持续半个世纪,乃至更长时间,那么这种心理一定会真正深入社会的骨髓。
所谓精神享受,一个方向是空虚,比如毒品,以及那些极端的政治倾向。但好的方向则是对非物质的追求,特别是对创新和技术的“纯粹热爱”。北欧互联网工程师对产品非常偏执,开发了成功的产品之后,搞资本运作的冲动会明显低于中国同行。
  另外,北欧人不愿意加入欧元区的原因也并不复杂。欧元本质上是一种“天降馅饼”的游戏,对德国来说,有利于其产品避免汇率风险,并且低估汇率,有利于出口。对南欧来说,放弃弱势本币,使用欧元,更利于去国际金融市场借钱,以便对国内的选票进行支付—扭曲的高福利。
  产生过瑞典学派的北欧人,显然看到了这个游戏的本质。“天降馅饼”的游戏,总会还的,只是还款期长短的问题。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