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超人”

作者:李少威 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1-04
  10月14日,英国《卫报》发出了一则报道,说已故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曾预言将诞生“超级人类”,媒体把他们称为“超人”。
  道理其实很简单,基因技术的进步,让人类可以编辑、修改遗传信息,让下一代变得更强、更完美。听上去让人很惊喜,因为我们使用了“人类”这个词,似乎技术是共享的。然而技术很贵,并且控制在少数人手里,因而它事实上是分配的,结果上是专享的。依照什么来分配呢?人类社会不变的法则—金钱。
  所以,富人将可能变得越来越强大和完美。霍金说,“我相信,在21世纪,人们将发现如何改变人的智力以及包括攻击性在内的本能。”掌握社会资源的富人将很快有能力进行选择,他们会花钱推进研究并让自己的后代接受改造,改变基因构成,从而创造出具有更强记忆力、抗病性、智力以及寿命的“超人”。一旦这样的“超人”被创造出来,人类社会将面临重大的政治问题—“超人”将以更快的速度继续进化,而其他人类则无法与之抗衡,他们将“被死去”或丧失存在意义。
  霍金使用了“选择”“进化”这些词汇,这告诉我们,社会达尔文主义正在从一种价值建构,转化为有科学支持的实体存在。存在时间足够长的生命,都在不断进化,以适应环境。人类挣脱自然状态的束缚之后,有了文明,文化和技术的进化取代了身体机能的进化,因而人的进化就不是被动的适应,而是主动的改造,这就是“主观能动性”。然而过去的文化和技术,只能在生命规律的基础上,对一部分人的社会身份进行“软装饰”,而今天我们来到了一个重要的时代,那就是生命规律本身将被建筑,在毛坯上就不平等。
  事实其实正在发生,今年曾有报道,一部分中国富豪到乌克兰打干细胞针,一剂价值60万元,可以年轻30岁。听上去有点江湖神棍的意味,但考虑到当下的技术背景,以及富豪并不愚蠢,我们有理由部分相信它的“疗效”。60万元对于普通人是天价,但对于富豪则是毛毛雨,终极的平等问题正由此产生。
  另一个趋势是我们可以感知的。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人工智能正在取代越来越多的人类岗位,生产环节以及部分服务环节都在排挤人力。我接触过的管理者,都欣喜于人从简单操作中被解放出来,可以做更多分析性的工作,甚至将来只需要专注于价值判断。“解放”这个词很美妙,对未来世界的理想描述都跟它联系在一起,但乌托邦想象很少考虑到它会制造失业。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能力从事分析或者价值判断,这种工作也不需要这么多人,相当一部分人将面临饭碗问题。失业的人会被分散到其他行业,一些是既有的,一些是衍生的,但人工智能还会进一步渗透和蔓延,人类社会将进入一个矛盾系统当中:怎样制造新的就业机会,来弥补经济组织方式不断制造的失业扩大。
  现在“超人”和技术性失业都在袭来,人类无法回避对应对办法的思索。有专家认为,社会规则和伦理的建立或许会阻止这一过程所制造的负面问题。然而,新的社会规则和伦理是否有效,取决于它的变革幅度,在现有基础上的修补和裱糊一定无济于事。最大的变革可能性,就是彻底重构分配制度以及所有制,让全社会没有一个人有能力去控制大量资源为个人服务。
  这将意味着资本的消失。如果所有生产都被人工智能所取代,人们无力消费,那么利润也就消失了,利润消失,资本也就不再存在。全面的无人生产,只有控制在所有人手中,才可以继续,一旦控制在所有人手中,则意味着人的真正解放。
  这是一种逻辑推演,和我们喜不喜欢没有关系。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