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交往中,如何识破对方的“假自我”?

  假自我的实力和漏洞是一体两面,显示出实力来的时候,就一定会暴露出漏洞。

作者:本刊记者 石勇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2-11
  本文的开头,我打算邀请你一起做一个自我心理实验。
  不同于各种打着专业旗号但却失真的心理学实验,自我心理实验,我们自己就是实验的控制者和“被试”,而且,它很简单,并不高深。
  先看一下我的描述:
  有一个帅哥在追求一个年轻女性,用广州话说叫“靓女”吧。靓女对帅哥有好感,觉得他帅,还挺有很吸引人的魅力。目前,他们还没有亲密的身体接触,还未正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
  在帅哥的邀请下,他们开始了第一次约会,在一家很有小资风味的餐厅里。
  在服务员的引导下,他们找到了一张桌子。然后这一幕发生了—
  帅哥先优雅地帮靓女挪了一下椅子,对她说“请坐”,然后,再挪动自己的那把椅子坐下。全程很绅士。
好,让我们进入自我心理实验。
  请陷入回忆状态,花5秒到20秒记住我的描述,在心里默念一遍,确定自己大概记住了。如果没有确定记住,再重复一遍。
  然后,请闭上眼睛,再花5到20秒,进行角色扮演,进入约会的情境,把自己想象成那个靓女。
  好,请睁开眼睛,记住内心的感受,并且,向自己描述一遍。
  我们继续进行自我心理实验。
  现在,你不再是那个靓女了,你仍然在那个情境里,但你变成了服务员,或坐在帅哥靓女旁边的人,或是万能的上帝—总之,你不是当事人,而是旁观者。
  体验一下:在那个情境里,你看到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这样绅士,有什么样的感觉?
  把自己想象成当事人,和想象成旁观者,感觉一样吗?
 
  PUA有什么样的市场?
  根据经验,以及社交礼仪,一个男人和他追求的女生吃饭,帮女生挪动一下椅子说“请坐”,然后自己才挪自己的座位坐下,是不是很正常?
  不仅正常,而且显得非常绅士。
  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画面的画风和它一样。
  比如,电视屏幕里经常有这样的桥段,一个高富帅的男主,停下车,打开副驾的车门,让女主坐上去,然后自己绕车一圈,再打开驾驶座车门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比如,吃饭的时候,一桌人中“情商”高的人,都会帮这个倒茶帮那个拿餐纸—哪怕他其实是这桌人中社排最高,最有地位的。
  这种场面,我们会很舒服,会有被尊重的感觉。
  所以那个女生,会觉得自己价值高,并且,会感觉帅哥绅士般的照顾,也拉高了她的价值是不是?
  但如果我说,那个帅哥的绅士举止,其实是PUA的一个“经典”套路,他其实是一个PUA男呢?他不过是一个把自己包装成有修养有品味(给人的想象是也有钱)的人,目的就是为了把女生“推倒”—PUA的专业术语叫TD—呢?
  我之所以在开头要说那个自我心理实验,是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做过一次了,并且,也邀请了一些人一起来做。从中,我得出了虽然并不吃惊,但还是有种无奈的结论。
  前面的两篇调查文章分别揭示了PUA男盯住的女性(他们的专业术语叫作目标)的受伤害过程,以及PUA的各种操纵技术。它的扭曲、变态,在道德和法律上都可以作出判断。
  关于PUA(Pick-up Artist)已经有了很多“科普”,这里不再重复。真正重要的是,这一原本盛行于西方的“把妹和改善人际关系”操作系统进入中国后,在这几年,是如何变得“流派”众多,且这么邪恶的?
  显然跟这三点有关:
  首先,PUA在西方原本就有扭曲的基因,哪怕把自己打扮成“搭讪艺术”,似乎像纯洁的小白兔,但只是有术而没有道,预设的跟“目标”的关系模式是角色+假自我,把情感当成了一场游戏和博弈,发展出一套对女性心理具有利用性和操纵性的术,本身就容易失控—失不失控完全取决于个人的道德修为。
  其次,它迎合了很多人内心的这种欲念—突然神功附体,以占有尽可能多和优质的性资源,并向自己和别人炫耀,作为成功的标志。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空间。
   再次,中国社会性别并不平衡,再加上婚恋普遍还是“男高女低”的模式,导致了很多“低价值男”(同样是PUA的术语)以他们的心理特质和社会实力,难以被女性所青睐。于是,在如何获取女性青睐上,他们很需要各种恋爱教程。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但在PUA提供教程的过程中,这种需求走向异化,变成了PUA男以占有、控制、伤害女性来获取价值感和成功的证明。
  和这个逻辑一致,PUA女来榨取男性目标的钱财也是如此。
  于是PUA就像是一种病毒,谁传染上,谁就变成一个心理变态的人,就像韩国电影《釜山行》所说的那样,谁被僵尸病毒传染,谁就变成了僵尸,并攻击和传染给正常人。
  但尽管它给很多女性造成了伤害,很多人,还是对PUA的玩法一无所知,或者,没有应对套路的意识。
 
  PUA为什么有杀伤力?
  在研究了PUA各种版本的教程后,我发现了它巨大的杀伤力。
  在进行定性和定量分析了好久后,我必须认真地说,这种巨大杀伤力,至少50%被列入“目标”的年轻女性根本没有能力抵挡。
  50%是一个我出于谨慎而愿意低估的比例。我相信,如果有人愿意高估些,那也没有什么问题。
  在考察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PUA“泡学大师”似乎完全有理由感到“骄傲”。受到PUA武装的人,在一个没受过任何有用的心理理论武装,最多会说几句文青心理学或教材心理学语言的女人面前,完全就像是一头狼出现在一头羊面前。
  大道至简,大术至深。无论PUA何种流派,何种套路,都建立在对女性心理,以及在互动中表现出来的心理规律的认知、利用和控制上。
  而对于自己,对于对方的套路,在特定情境里,有些女性茫然无知—很多时候其实是不愿意去知道。
  这当然不是说PUA就多么厉害。我仔细考察了PUA从搭讪开始,一直到“推倒”成功,并且可以控制女人的情感的套路。很遗憾,99%都有漏洞,而且是认真一想就能发现的漏洞。可是,在既定情境里,很多人就像被催眠了一样,却没有发现。
  直说了吧,PUA的杀伤力,体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所有以欺骗为特征的骗术、利用术、操纵术的天然优势:利用了人的无防御;并且碰巧,一个社会在智商分布上是随机的,总有人的智商在欺骗的智商级别之下。
  这个意思是,瞎猫都可以碰上几只死耗子。只要一个人想骗人,哪怕他的技术含量再低级,再Low,在一群人中,他至少都可以成功地骗到一个。
  在大街上装残疾人的人,躺在那里一次又一次,连城管都知道这是一个骗子提醒路人,但一定还会有人砸钱给他的。
  所以,在这方面PUA看不出本事。那是被骗的人没本事。
  第二个方面,利用了女性的善良和自我欺骗。
  有两类人容易被骗。一类是善良者。骗子骗他们,利用的是他们的善良、天真和无防御。另一类是傻子。傻子其实是先骗了自己的骗子。他们在心理上跟骗子其实是同一个物种,分布在利益链上的不同位置而已。骗子骗他们,利用的是他们的自我欺骗。
  被PUA作为猎物捕获的女性,当然善良,但由于具有对男人进行社排比较的思维—比如一看到男人是“帅哥”,且好像浪漫多金,就容易有“好感”,或多或少会自我欺骗。
  关于这点,PUA有一半本事,另一半,得靠被捕获的女性的自我欺骗成全。就像苍蝇也得感谢鸡蛋的缝一样。
  第三个方面,是对女性心理需求,和互动中表现出来的心理规律的深入把控。
  在这方面,女性很容易被社会表象干扰,陷入无意识状态,PUA男只要设计好情境,玩一下套路,就会自动触发女性在心理上的特定反应。所以,可以算是PUA的本事。
 
  假自我一定是有漏洞的
  现在我们回到前面约会吃饭的情境。PUA男装绅士的套路有漏洞吗?难道一个男人不应该这样绅士吗?
  是应该绅士,但表现出绅士的举止,和一个人是个绅士,完全是两个概念。
  但如果我们对一个人的自我,和他的角色有一点了解,就会知道不对劲了。
  这个情境,是发生在搭讪成功,到“推倒”成功前的阶段,其套路是为获取女性对PUA男的“高价值”判断而设定的。
  我们假设这是在追求,是在谈恋爱,不是对目标的捕猎。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他们已经不是陌生人,心理距离已经拉近了些,所以,已经超过了用纯粹角色的关系模式来打交道的阶段了。
  但由于还没有亲密的身体接触,或者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心理距离还没有无限缩短,是能感觉到彼此之间有一层什么,阻止他们亲密接触的(这层东西就是角色),所以,关系模式不可能是“真自我+”,而应该是“角色+真自我”。
  也就是说,如果男的喜欢女的,并且是在真的追求她,以恋爱婚姻为目的的话,那么,他应该是以“角色+真自我”作为和她打交道的关系模式,并且追求让真自我往前挪,直到有亲密的身体接触,确定恋爱关系,完全消除心理距离,变成“真自我+角色”。
  可是现在男主在干什么?
  没错,他很绅士,很绅士地帮女主挪椅子,还说了“请坐”。
  在这里,完全暴露了漏洞的关键信息,那就是“请坐”!
  “请坐”是个什么语言呢?是很有礼貌但也客气的语言。而有礼貌还客气,我们知道可以翻译成“见外了”。
  请想一下,当你帮了一个好朋友的忙,他非常客气地对你说“谢谢你”,你是什么滋味?
  “谢谢”是个角色用词,是在表达角色情感。而你和好朋友之间,预设了更应该用真自我打交道,所以你有一种他现在用角色把你们的真自我隔开的“见外”感。
  “请坐”,是非常典型的角色用词。在这里,就完全和男的追求女的,在“角色+真自我”的关系模式中,要让真自我往前挪的方向设置冲突了。
  虽然用了绅士的包装,但还是无意识地想用“角色”来隔开嘛!
  那是不是想隐藏什么?
  我相信,女的可能非常享受男的帮她挪椅子,陶醉在对方的绅士风度中,但在男的说出“请坐”的那一瞬间,她其实是被提醒恢复认知状态的,因为会感觉对方营造出了一种心理距离,并且是通过这种心理距离形成的心理视角,来抬高他自己。
  只要抓住这一瞬间的感觉,其实就抓住了本质:男的是在以“角色+假自我”来打交道的。
  但是,这种绅士举止获得了经验和社会游戏规则的支持,而且似乎也挺让人享受,再加上不懂心理原理,她放过了。
 
  用心理原理来对付一切套路
  PUA用“角色+假自我”(“推倒”前)或“假自我+角色”(“推倒”后)玩的这些套路,其漏洞是天然的,堵也堵不住。
  假自我的实力和漏洞是一体两面,显示出实力来的时候,就一定会暴露出漏洞。
  根本不存在显示实力然后没有漏洞这回事。
  现在假定,如果说“请坐”是漏洞,那在玩绅士风度,挪动椅子时不说行不行?
  回答是不行,PUA男和女性目标的关系还没有到不需要用这些语言表达的地步—因为还不是“真自我+”!如果不说话,只是在那儿挪动椅子,以手和表情辅助,给人的感觉哪里是个绅士,简单就是神经质!戏马上玩砸。
  正确的做法根本不是挪椅子说“请坐”—记住还只是第一约会,而是很自然地关心、引导女的先坐,最多在此基础上主动帮挪一下椅子,自己再坐下。但这样一来,营造的并不是绅士形象,而是关心、喜欢的形象,PUA要营造男主“高价值”的套路也就没法玩了。
  当然,我不是说这样玩的,就一定是PUA的套路—也是有真绅士的。但角色的背后,是真自我还是假自我,其实很容易看出来—其中的判断标准,就是自然与否。但玩算计的PUA男,再装都不会是自然的,因为装本身就意味着不自然。
  从表象上看去,这个绅士套路并不low,比其他套路high多了。
  所以我在开头提出了可以做一个自我心理实验。
  细数一下,PUA利用了女性的诸多心理需求和在特定情境中的心理反应规律。
  比如更愿意把自我纳入社排上比自己高,能够提供安全感和社会虚荣心(无贬义)的人那儿,而对社排低或不能提供社会虚荣心的则会让自我撤离不想沾上—他们的专业术语是“高价值”“低价值”;
  比如女性在多数情境中,具有让有力量的男人庇护的心理倾向,而在她似乎不弱的情境里,又有用母爱去施予像孩子一样的男人的心理倾向;
  比如女性不愿意被人看见,或自己看见表现轻浮,因此形成了在特定情境中的各种保护机制,比如不会让人当众亲吻,但换了一个情境则可能会说服自己愿意—他们把这说成是女性的“反荡妇机制”;
  比如女性更擅长心理逻辑的推理—他们倒是没有专业术语,而是采用了“直觉”“情感”这些跟表象知识联系在一起的语言;
  …………
  我所说的自我心理实验是这样一种版本:
  把自己想象成别人,或把现在的自己,放到过去、未来,拉开一个心理距离,尽可能抬高自己的认知地位,形成认知势能。这样,就跳出了在某个情境中,被心理逻辑套住的那种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人的认知、真自我会迅速恢复,在认知势能下,视野会大得多,会发现一个被忽略,或还没有发现的世界。
  比如,一个人现在痛苦不堪,但把自己放到1个月后,这点痛苦可能什么也不是。
  自我心理实验,也可以用来对付PUA。
  很多女性受害者大概都会认为自己当初很傻,怎么就被那个骗子骗了呢?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已经用现在的自己去看原来的自己,自动就完成了自我心理实验—虽然已经晚了,拉开心理距离,形成了认知势能了。但为什么在当初的时候,不把自己想象成旁观者来看自己呢?
  有洞察力的旁观者,所看到的一幕就是一个男人在玩某一出戏码来泡妞—从他隐藏不住的套路中,又一个猎物要被捕获了。
  由于PUA是通过对女性心理的利用来达成目的的,所以,从事前自我保护的角度,只能是最好懂点心理原理。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无论套路如何变,建立在规律基础之上的原理是不会变的。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