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种人

作者:李少威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2-20
  最近到高校招聘,面试的都是国内顶尖高校的学生。我发现他们基本上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是理论功底深厚,知识广博的;二是实践能力极强,充分社会化的;还有第三种,是既没有读多少书,对现实也认知匮乏的。
  由此也可以在逻辑上大致推算出他们未来的命运分野,第一种人会在思想文化领域做出贡献,第二种人可能谋得更好的社会、经济地位。第三种人则是一般白领阶层的材料,如果他们勉强做前两种人的工作,失败的概率会很大。
  我认真观察过楼下街边的一家烧饼店。经营者是两个戴深度近视眼镜的小伙子,做起烧饼来一丝不苟,味道也不错。一开始生意还马马虎虎,但很快就变得门庭冷落。买过一次之后我就发现了问题所在:烧饼太干,而他们店里除了烧饼什么也不卖。如果同时销售豆浆或绿豆汤,生意应该不至于如此惨淡。小区的邻居们的说法也印证了我的判断—人们不会为了吃一个烧饼,还要专门再去别处买瓶水。
  我推想,这就是学校里出来的“第三种人”,勉强做了第二种人的工作。
  让第一种人去做第二种人的工作,失败同样也是大概率事件。然而第一种人因为读书多,对自身的认知会更清醒,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所以除非走投无路不会去尝试商业经营。而在当前这个时代,能提供知识、思维和认知服务的人,一般不会走投无路。
  这意味着,大学毕业生走进社会,将很快出现贫富分化,这也是被身边的事实支持的。
  他们是名牌大学学生,金灿灿的文凭基本能够支持大部分人体面地生活下去。如若把眼光放到整个社会而不局限于某个相对同质的群体,很多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整个社会同样可以大致上分为三种人。第一种掌握权力或资本,第二种掌握知识或技术,第三种除了自己的身体,什么也不掌握。
  权力、资本、知识、技术都是影响力,影响资源调动。前面两种人往往是贯通的,要么多种影响力集中于一身,要么通过市场行为或者地下交媾而彼此连接。但无论是公开市场还是地下交媾,都没有第三种人什么事,他无法在社会上与前二者实现任何形式的连接。
  在任何时代都是同理的,所谓“脑体分离”,向来如此,只是程度差别。在技术爆发、资本丰富的时代,这一隔离性还会进一步加强,尽力抽吸第三种人的生存资源,让他们一步步向更底层跌落。比如,基于网络平台的水果配送让摊贩的生意越来越差,APP送餐让许多街边小吃店经营惨淡,那么,原本给自己打工的小老板和摊档主,就可能被降级为配送员。而在将来,如果无人机配送真如刘强东设想的那样智能与普及,则连配送员都当不成。
  那家烧饼店附近还有一家无人小超市,这就是烧饼店的两个小伙子做不了的,因为它需要更多的资金和更高的技术。二三十年前那种一无所有的底层者通过摆地摊、开小店而一步步把事业做大的机会,可能性越来越小。
  第三种人以及他们的下一代,唯一的机会在于读书,让自己成为第二种人。平均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会稀释第一种人和第二种人的优势,从而促动资源分配结构的变化。因而,当看到著名高校里的第三种人时,难免心中惋惜,他们相当程度上浪费了机会。
  教育仍是社会公平的命门。长期关注中国农村发展的斯坦福大学罗斯高教授说:“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民众教育水平却位居全世界最低行列。”在他的统计数据中,中国有63%的农村孩子连一天高中都没上过。
  数据或有偏颇,但问题应当正视;社会攀爬之路,读书仍然有用。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