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林检察官杀人疑案调查

  2018年9月,陈志伟系列案件被移送到司法机关。

作者:本刊记者 向由 发自黑龙江海林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2-20
  命案发生在25年前。
  黑龙江东南部的海林市,气温最低时零下三十多度,呼出的气体在眼前结成一团白霜。1993年,元旦过后,寒冷峰值正在逼近这座东北小城。
  当晚,金座歌厅内宾客满座。人群中,先是起了争执,很快有人动了手。突然,枪声连响了三次。
  爱夫—歌厅女服务员,被第三枪击中心脏,在送往医院后死亡。
  公安随后赶到命案现场,调查了争执的一方,当年24岁的陈志伟,他身上有枪。但他不久后即恢复了自由,“当年的结论认为,这是一起意外”。
  同年,涉及陈志伟的这起命案卷宗,却在海林公安局内遗失。这中断了司法执法进度,更令案件的真相不见天日。
  但在25年后,“扫黑除恶”行动中,这起多年前的疑案重被提出。
  2018年11月1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发布的通报认定,海林检察院技术室原副主任陈志伟“与人发生口角,持枪射击造成他人死亡,涉嫌故意杀人”。
  次日,牡丹江市纪委监委进一步披露细节。通报认定,海林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韩宝林“有案不办、 办案不力”。海林检察院原检察长郭世昌“有案不查、蓄意包庇”,等等。
  陈志伟及其家庭在海林市的商业版图也被曝光。上述通报认定,其中存在非法情节。
  “终究还是正义胜利了。”王月颖感叹。她与儿子庞敬敏曾和陈家有过商业纠纷、债务纠纷,是陈家的债务人,同时也是命案的持续告发者,连续上访近3年。
  时隔多年,在卷宗遗失的情况下,纪委监委做出事实认定,实属不易。
  2018年9月,陈志伟系列案件被移送到司法机关。如通过司法程序的判定,陈志伟及牵涉其中的11名公职人员,将承担更严厉的法律责任。
 
  命 案
  爱夫死时19岁。她的好友说,爱夫是个身材高挑的时髦女郎。家在海林下的农村,她一人在县城的金座歌厅里做女服务员。
  海林被设立为县级市才半年,1993年的那个冬夜,陈志伟和朋友到金座歌厅唱歌,另一批海林社会人员也进来,歌厅里只有2个麦克风。社会人员说,他们有朋友从外地来,想用麦克风。陈志伟不肯。
  双方争执,发生口角,很快有人动了手。爱夫好友记得,陈志伟被香槟瓶砸中,脸上有血。“陈志伟是被砸懵了,当时血从眼睛一带往外冒,和碎渣一起糊在脸上。”
  突然,混乱的人群中发出三声枪响。
  爱夫好友在内的多名人士称,第一枪打在歌厅上方的大棚,第二枪打在茶几上,而第三枪,击中了爱夫的心脏。
  爱夫在不久后死去。陈志伟是海林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那个年代,公安、检察院的人都配枪。”在接受调查之后,陈志伟照常上班,并在4个月后正式被录用成为国家公职人员。
  “检察院、公安和政法委当年都对此做出过结论,认为是意外事件。有一份会议纪要。”一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南风窗》记者如是称。
  据其解释,陈志伟没有杀歌厅女服务员的动机,那三枪轨迹混乱,“可能是走火了”。该人士曾与陈志伟相熟,其称,陈志伟当晚是护着枪的,但在一片混乱中,推搡和争夺之间,陈志伟没能控制住走火的枪。
  25年前的现场细节与侦查过程,难再还原。据海林市纪委监委通报,1993年,陈志伟枪击他人致死案件卷宗存放于海林市公安局法制科,韩国军未认真履行保管职责。卷宗后来遗失。
  这起命案在随后的20多年间,以其不了了之的状态,无人过问,直到2015年。
  2015年5月,因在矿场上的商业纠纷等,庞敬敏与从前的好友陈泓铭(陈志伟的大儿子)决裂,开始了层层上访和网络曝光。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庞敬敏的母亲王月颖到北京上访了3次。
  信访很快有了效果,旧年命案再被追究,2016年5月9日,陈志伟被刑事拘留,案由是“涉嫌故意杀人罪”。但是七八天后,陈志伟被取保候审,一年后取消强制措施。
  前述曾与陈志伟相熟的人士说,2016年,命案又被调查了一次,“最后放了出来,说明证据不足,这给了陈志伟很大的信心”。所以,后来在商业和债务纠纷上,陈志伟一方就没有做出妥协。
  王月颖、庞敬敏对2016年那次公安的重新侦查结果不满,后来继续上访。“陈志伟没找过我们,当时他就以为自己已经没事了。”王月颖说。
  2017年年底,牡丹江市监察委成立。王月颖说,2018年年后,雪刚开始融化那时,她在哈尔滨见到了中央巡视组的官员,再次反映案情。
  2018年4月26日,这天王月颖永远记得。陈志伟在这天再次被拘,至今没能出来。
 
“保护伞”
  “因为有这宗命案,事情闹得很大。如果没有的话,这就是一起商业纠纷案。”一名熟悉当地司法系统的人士对《南风窗》记者说。
  命案牵涉到3名已过世的官员。据《新京报》引自当地媒体报道,当年海林的市委书记孙登学为使陈志伟免予刑事处罚,“说情、打招呼,直接干预和阻挠案件的依法办理”。时任公安局局长吴连成、法制科科长周元龙也为其包庇。
  此外,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陈志伟系列案中,还有11名涉案人员也被立案审查。
  陈志伟身涉命案后,何以得到能量如此之大的“保护伞”?这涉及他的父亲,即陈福清的“财富神话”。
  陈福清本是海林市旧街乡农民,“40岁之前都是很穷的人”。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逐渐成为海林当地赫赫有名的企业家。1986年,陈福清因销售业绩领先,成为先进工作者,此后一直到1996年,他每年都被授予优秀企业家、优秀乡镇企业家或厂长标兵等荣誉,荣誉级别从海林县、牡丹江市上升到黑龙江省。
  由于那个年代特殊的政商合作关系,陈福清与当地党政机关等部门人员有了机会认识。一名熟悉陈福清的人士对《南风窗》记者表示,省纪委监委提到的陈福清在公安机关内“吃空饷”,这是当时地方政府为“回馈有贡献的企业家”所决定的,有时代特色。
  其实,陈福清在当年已有称号“陈百万”,并无必要“吃空饷”。据市纪委监委通报,命案发生后的第二年,海林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韩宝林要求陈志伟父亲陈富清出资在山东烟台购买两栋别墅,供公安干警疗养休假使用。
  庞敬敏在举报材料中补充道,陈福清出资赞助有30万元,给海林市公安局十几名警察每人买了一件2000多元的皮夹克。在当年,公职人员月工资才100多元。
  而在命案中,起到拖延、包庇作用的“保护伞”,便是这种利益输送换来的。
  但针对庞敬敏的其他举报,前述熟悉陈志伟的人士认为,“水分很大”。
  该名人士称,庞家提到陈家通过利益交换,得到当地党政、法检部门职位的信息不实,“陈志莉(陈福清之女)在多年前因意外死去,陈志军(陈福清之子)的确在执法机关,但根本不在黑龙江范围内”。
  此外,陈家的商业版图也没外界传闻中的那么大,实际拥有的公司仅有九龙典当公司。多名人士称,九龙婚纱是一家有30年历史的影楼,而且实际属于陈志伟的前妻很久了。而金太阳洗浴中心,则在五六年前已经停业关闭。
  至于陈家人登记在工商资料上的别的公司,“都还没开张,他们是为以后的扩展空间做准备,但这下都不成了”。
 
  商业纠纷
  作为风暴的中心,陈志伟一家拒绝了《南风窗》记者的采访。
  金太阳洗浴中心在海林城东,招牌上的字迹已经模糊,年久失修,它看上去比周边的老民房更破旧。九龙典当公司原在体育馆边,但在2018年夏天已经拆除,现在是一片荒芜的土地。九龙婚摄也被牵连关闭,空空荡荡。
  陈志伟被拘捕已有半年。2018年7月,检方以涉嫌非法采矿罪对陈志伟批准逮捕。
  陈志伟所涉嫌的非法采矿罪,和他实际参与并经营的九龙典当公司,都与举报人庞敬敏有着密切联系。
  据天眼查,目前涉及九龙典当公司的法律诉讼有5份,其中2份与广龙供热公司有关,庞敬敏即公司法定代表人。据判决书,九龙典当在2012年、2013年借给广龙公司共计500万余元,约定月利息为5分,但没能全部偿付。九龙典当公司诉求对方偿还本息约700万元。最终,法院判决支持的债务仅为274万元。
  庞敬敏称,九龙典当是一家高利贷公司,在实际偿付中,“还款永远是还他们的利息,本金不动。借款的时候,他们还收砍头息”。据其介绍,这笔债务是诉讼到法庭的,之前已经偿还过的还有两笔高利贷,“差不多有1600万元”。
  广龙供热公司的经营状况不佳,庞敬敏认为,这都是被以陈志伟为首的高利贷所压迫的。“一个好端端的企业,被陈志伟和公司内部员工内外勾结,威逼恐吓,敲诈勒索……公司被糟蹋得经营举步维艰,处在难以为继的生存状态。”
  高息的确带来了压力,但庞敬敏的说法并不全面。据天眼查,广龙供热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有142份,且绝大多数判决裁定书与民间借贷有关,月息为5分的并不鲜见。
  2015年,债台高筑的广龙供热公司进行变更,原法定代表人庞忠省变为侄子庞敬敏。庞敬敏称,庞忠省是个不识字的人,又太相信公司财务人员,所以公司经营惨淡。
  变更期间,2015年11月初,庞忠省被“非法拘禁”。据庞敬敏的说法,“(高利贷)这些人看搞不到钱了,就瞄准了公司股份,想占为己有”。他说,是陈志伟遥控着这一切,指使陈福广,并勾结公司内部人员齐咏梅,把庞忠省拘禁了30个小时。
  但据多份材料,当天包括齐咏梅在内的数人,都是广龙供热的债权人。另外,拘禁实施者陈福广经营的一家酒店,就在离拘禁地林海大厦不到100米处。也就是说,庞忠省没被拘禁在对方的场地,反而是在自家的产业园里。
  庞敬敏对此解释:“那天我大爷(庞忠省)反复要求了,在陌生的地方他会害怕,就要求在自己办公室里。”
  前述了解案情的人透露,纪委监委通报的非法拘禁,与目前报道中的事件无关。
  而在“非法采矿罪”一案中,知情人透露,庞敬敏也深入参与着经营,但这个矿场最终没能挣钱,“如果有利益了,那可能根本就没今天这样的状况了”。
  案件信息尚待司法机关的披露。11月26日,庞敬敏接受采访时带着一丝忧愁,他透露,警方在对他的讯问中,怀疑他也涉及非法采矿,“可能我也会被带进去”。但这丝忧虑很快消除,他说,相信法律。
  同样的话也出现在事件的另一方,与陈家相熟的人士代为传达陈家的态度:“他们说,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我们相信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