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选举年:粉红浪潮恐将结束

  在2015年之前的几年,拉美的主要国家都是左翼领导人当政。而如今的拉美政坛,从巴西、阿根廷到智利、哥伦比亚,右翼已经形成气候。

作者:向骏 台湾致理科技大学国贸系教授兼拉美经贸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1-08
  2018年拉美重大事件,概可归纳为多国总统选举、难民海啸扩散及美中贸易战外溢。而其中又以被《经济学人》称为“拉美选举马拉松年”的结果和可能的影响最受关注。
  在2015年之前的几年,拉美的主要国家都是左翼领导人当政—巴西是罗塞夫,墨西哥是涅托,阿根廷是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哥伦比亚是桑托斯,智利是巴切莱特,秘鲁是乌马拉;而如今的拉美政坛,从巴西、阿根廷到智利、哥伦比亚,右翼已经形成气候。
  尽管2018年过后,墨西哥、古巴、委内瑞拉等国仍是左翼当政,但从拉美整体来看,持续了15年的粉红浪潮恐将结束。英国《金融时报》社评指出:“他(博索纳罗)的当选,标志着巴西乃至拉丁美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代表近年主宰巴西以及拉丁美洲的左派领袖‘粉色浪潮’终于退潮。”
 
  粉红浪潮恐将结束
  我们先来看2018年举行实质竞选的国家的具体情况。
  哥斯达黎加中间偏左执政党的候选人阿瓦拉多(Carlos Alvarado Quesada),在4月1日决选中击败基督教福音派、反同性婚姻的穆尼奥斯,当选总统。曾任劳动部长的阿瓦拉多年仅38岁,为哥国近代以来最年轻总统。
  哥斯达黎加以和平主义和生态管理闻名,阿瓦拉多竞选时大打进步牌。然而,因多年来公务员待遇优渥(工资占GDP的12%,高于拉美平均的8.4%),9月10日数千名公务员举行无限期罢工,并游行抗议政府的税收改革计划。国际信用评机构穆迪预测,该国负债可能攀升至GDP一半以上,导致哥国主权债信降级。《经济学人》警告,除非阿瓦拉多提出有效方案,否则将步阿根廷后尘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
  在另一个国名以“C”开头的国家哥伦比亚,进入6月17日第二轮选举的候选人分别是右派“民主中心党”前议员杜克(Iván Duque)和左派“进步运动党”的贝德罗。这是2016年政府与左翼反叛武装签署“和平协议”后的首次大选,投票率高达53.2%,结果42岁的杜克以54%的得票获胜。舆论普遍解读,这是离任总统桑托斯力推“和平协议”的政治逆反效应所致。
  杜克与前总统乌里韦同属右派阵营,是唯一在选前承诺将于大选后重审“和平协议”的候选人。乌里韦在2002~2010年任职总统期间,曾以强硬对待武装叛乱团体闻名,他更是桑托斯总统推动“和平协议”时期的主要反对派领袖。杜克已于8月7日就职,他能否落实关于修改“和平协议”部分内容的承诺,将成为哥国能否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
  墨西哥大选的情况,《南风窗》曾重点介绍,这里主要谈其经济影响。7月1日墨西哥激进左翼的“国家复兴运动党”候选人奥夫拉多尔(AMLO)获53.2%选票当选总统,任期6年。为降低奥夫拉多尔上任后可能给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带来的负面影响,美、墨赶在8月27日达成协议。美国与加拿大则在截止日期9月30日前达成协议。
  由此《北美自贸协定》更名为《美墨加协定》,两者明显的区别是“自由”不见了。数十年来,全球各种贸易协议前面都冠上“自由”一词,当“自由”被拿掉,剩下的只有强买强卖。这也就难怪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安妮·克鲁格讥讽,特朗普的“重新谈判”是“欺负他的弱邻直到他们同意要求”,说白了就是要求墨西哥和加拿大签投名状。
  协定中所谓的“毒丸条款”明显针对中国。问题是,奥夫拉多尔12月1日上任后,前政府说的还算数吗?再有,《美墨加协定》能在美国2019年初组成的新国会上顺利过关吗?
  至于巴西,外号“热带特朗普”的社会自由党候选人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在10月28日第二回合选举中获得55.1%选票当选总统,“未来之国”的未来至少受到以下三重影响:
  就国内层面看,巴西恐难逃民粹宿命。2014年世足赛与2016年奥运会虽让巴西沉醉于世界强国的幻觉中,但卢拉的得意门生罗塞夫接任总统后,非但无法阻挡大宗商品贬值后的经济恶化,更在巴西国营石油公司和跨国建筑公司Obrecht等丑闻被引爆后,遭弹劾下台。
  巴西版“纸牌屋”的崩解,提供了博索纳罗异军突起的机会。但政学界也担忧,博索纳罗将引领巴西下一波的民粹政治。《牛津民粹主义手册》作者之一卡尔特瓦瑟认为:“博索纳罗和他的军方盟友,可能采取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类似的手法,玩弄巴西的民主。”
  至于博索纳罗的经济政策,将由芝加哥大学毕业的古埃德斯规划,他被认为是芝加哥经济学派重返拉美的先锋。博索纳罗曾表示“我们将不再为凶残的独裁政权喝彩”。他指的是2017年8月因违反南方共同市场“民主条款”遭中止会员国资格的委内瑞拉,但委国毕竟经济规模较小影响不大,博索纳罗未来如果也违反该条款,“南方共同市场”恐将解体。
  在竞选总统期间,博索纳罗曾多次警告“中国不是在巴西采购,他们是在采购巴西”,他甚至形容中国是“掠夺者”。尽管如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选举结果确认后,立即在记者会上祝贺博索纳罗当选巴西总统,并再次强调中巴是“全面战略伙伴”。原因很简单,中国相信可以凭借经贸实力,改变博索纳罗的对华立场。巴西候任副总统希望在与中、美的关系上寻求“平衡”的观点,则折射出与博索纳罗争夺巴西外交政策控制权的内讧。
 
  左翼坚守,难民海啸扩散
  古巴新一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于2018年4月中旬召开成立会议。与会的604名全国人大代表,选举劳尔·卡斯特罗的第一副手、58岁的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iaz-Canel)为新的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标志着古巴平稳、顺利地开启了新老交替的进程,进入由革命胜利后出生的新生代担任国家和政府主要领导人的时代。
  古巴当前面临的主要困境至少有三:其一,模式“更新”效果不明显,经济增长缓慢;其二,多年来古巴经济主要依靠劳务出口和旅游业,实体经济基础薄弱,制造业不发达,能源和外汇短缺,基础设施落后,粮食仍需大量进口;其三,特朗普不但推翻奥巴马的和解政策,还严格执行对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的禁令,禁止美国与古巴军方进行商业往来。卡内尔于11月上旬访问俄罗斯、中国、朝鲜、越南和老挝,便是希望透过传统伙伴关系来“突围”。
  古巴的“难兄难弟”委内瑞拉,为回应西方国家的制裁,趁反对派来不及整合和经济尚未见底,一度考虑把原本两年多后才应举行的国会选举,也提前与总统大选同步进行。遭到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等一致谴责后,委内瑞拉先提前举行排除主要反对派的总统选举。现任总统马杜罗在5月20日大选中,获约68%的选票成功连任。
  然而,IMF预测的2018年委国GDP约963亿美元,比4年前缩减了80%!面对美国制裁与政变疑云,马杜罗于9月和12月先后访问中国、俄罗斯。普京与其签署了价值60亿美元的投资保证协议,并出口60万吨粮食,以解其燃眉之急。俄甚至派出两架轰炸机飞抵委国,展开联合演习。
  与此同时,委内瑞拉难民海啸不断扩散,为南美带来不确定性。根据infobae统计,至2018年8月为止,超过300万委内瑞拉人为了避难前往他国。其中前往哥伦比亚、秘鲁及美国的人数最多,分别为110万、41万及39万人;之后是智利、西班牙、厄瓜多尔等国。
  再看被特朗普认为正在“入侵”美国的洪都拉斯难民。10月洪都拉斯移民大军“北漂”之际,五角大楼派遣至少800名现役美军士兵,协助已派驻边境的2000多名国民警卫队成员,阻挡这次的中美洲移民大军。11月20日,白宫幕僚长凯利签署了一项“内阁命令”,允许部署于美墨边境的美军在某些情况下使用武力。
  美墨边境城市蒂华纳的市长贾斯特伦预估,洪都拉斯移民大军会突破1万人,而美方边境检察员每天只能处理约100件庇护申请,“移民大军”将在蒂华纳至少停留6个月等待申请结果,对该市犹如“雪崩”,恐难以招架。
 
  美中贸易战外溢
  2018年7月以来的美中贸易战,导致拉美成为“贸易转移”的目标。以大豆为例,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生产的大豆约占全球90%,在美国大豆无法登“陆”之际,巴西大豆成为主要替代来源,就连巴拉圭也已透过阿根廷和乌拉圭对中国出口大豆。2018年以来,巴西大豆出口的八成都流向中国。
  美中贸易战另一外溢影响是,美国重点防范中国在中美洲扩大影响。目前,美国在墨西哥和巴拿马均尚未指派大使,但中国已向所有拉美邦交国派驻了大使。而近期中国领导人在访问阿根廷出席G20峰会后,也顺道访问了巴拿马。
  早在2017年11月,巴拿马总统访华时就曾表示,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国家可能会追随巴拿马,很快与中国建交。果然,多米尼加和萨尔瓦多先后于2018年5月和8月与中国建交。9月7日,美国召回了驻多米尼加、萨尔瓦多和巴拿马的使团团长,显示中国在拉丁美洲布局已影响到美国心态。
  9月24日,洪都拉斯总统埃尔南德斯在受访时称,“中美洲正在发生变化,我想美国已经后知后觉了”,并表示他欢迎中国在中美洲日益增长的外交存在。其实,这一论断可扩大至整个拉美。即便是被认为偏右的智利“回锅总统”皮涅拉,于2018年3月1日就职后,也十分重视与中国的经贸合作。
  智利经济随着2014年铜价急跌,增长渐显疲弱。为了赶上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档期”,智利政府刻意把在中国举办的第四届“智利周”推迟至2018年11月上旬举行;智利外长亲率高级代表团到访,并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
  2018年3月,智利政府虽曾要求对天齐锂业收购进行审查,但10月4日智利反垄断法院对中国第一大锂业企业收购该国重要锂生产商近1/4股权放行,预计交易可于2018年底完成。
  另一个好消息是,为庆祝中国加入美洲开发银行(IDB)10周年,2019年IDB年会将于3月在成都举行。此一决定显示美、中、拉三边关系已在结构上产生了变化,中国如何发挥主场外交优势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