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下的“猫鼠游戏”

  在制裁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一击致命,也就没有坐以待毙。

作者:本刊记者 荣智慧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9-01-26
  50岁的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有麻烦了。2018年春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围绕在普京身边的经济寡头们实施制裁,以惩罚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行为。作为一手掌握世界第二大铝业公司的亿万富翁,德里帕斯卡似乎走向了人生的冬天。
  普京为此促请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帮忙调解,德里帕斯卡也聘请英国前首相卡梅伦的门徒—格里高利·巴克尔勋爵进行游说。这一切,都是为了绕过美国的制裁。
 
  铝业帝国
  德里帕斯卡的名声毁誉参半。20世纪90年代,他在苏联解体后的“铝战”中,成功拿到了国有资产的控制权。当年为了控制西伯利亚冶炼厂 ,大亨和寡头们出手狠辣。俄罗斯前石油巨头霍多尔科夫斯基回忆,当时他不敢让同事们去搞冶炼厂,“还是活着比较好”。
  曾在莫斯科国立大学学物理的德里帕斯卡,给人留下的是冷酷无情的印象。在英国和美国的法庭上,都出现了针对他涉嫌盗窃、恐吓、贿赂甚至谋杀的指控。美国特拉华州的一项诉讼案中,一名涉案人声称,德里帕斯卡为了夺取乌拉尔山脉铁矿的开采控制权,强迫他转让大部分股份,否则“别想出这个大门”。
  一统俄罗斯金属市场后,2000年,德里帕斯卡开始了10年的海外扩张之路—在黑山购买了一家冶炼厂,在爱尔兰购买了一家铝厂,在非洲购买了铝土矿。然后,他把目光投向了伦敦。作为充斥着上流精英的国际性商业都市,伦敦令德里帕斯卡如鱼得水。
  英国金融家纳撒尼尔·罗斯柴尔德成了他的座上宾,还带来了政治家乔治·奥斯本和彼得·曼德尔森勋爵。前者后来成了英国的财政大臣,后者当时是欧盟的贸易专员。曼德尔森曾要求波兰等欧盟成员国削减进口俄罗斯铝的关税。
  毫无疑问,伦敦有的是律师、银行家、顾问和政治家,愿意为德里帕斯卡的慷慨而积极奔走。他的公司EN+声名显赫,聘请的伦敦公关公司由罗兰德·鲁德经营,后者的姐姐安布尔·鲁德当时是英国的内政大臣。
  大西洋的另一边,德里帕斯卡也是高朋满座。他首先与世界第六大铝生产商美铝公司建立了业务联系,但是还不够。美国国会担心他和俄罗斯犯罪组织有关,多年来一直限制其入境,这简直是在限制德里帕斯卡的商业雄心。终于在2005年,他拿到了多次入境的签证。在此之前,他聘请前总统候选人多尔担任说客,先后支付了57万美元。
  好景不长,FBI介入,签证变成“无效”。德里帕斯卡请到了保罗·马纳福特,签了1000万美元的合同。马纳福特派人游说小布什政府,但没什么进展。2008年奥巴马当选之前,德里帕斯卡转向了民主党阵营。他找到了亚当·沃尔德曼,其曾在克林顿执政期间任职于司法部。沃尔德曼每月领取4万美元,为德里帕斯卡处理签证问题和铝业贸易谈判问题。
  沃尔德曼为德里帕斯卡安排了各种行程。包括参加《华尔街日报》赞助的“华盛顿顶级企业高管峰会”,还有与民主党捐赠者乔治·索罗斯的会面,讨论几内亚采矿业的反腐成效。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德里帕斯卡还曾动用人脉,帮助华盛顿迎回了被关押在伊朗多年的人质、前FBI特工罗伯特·列文森。
然而,制裁还是来了。
 
  手眼通天
  过去,美国屡屡以“限制市场准入”“禁运”等方式,制裁朝鲜、古巴和伊朗,效果并不好。这之后,借用“斩首战术”,美国开始针对个人进行制裁,冻结个人财产,“9·11”之后又扩大到旅行限制,以及直接制裁对方的银行。
  德里帕斯卡身为亲普京的俄罗斯寡头,旗下铝业帝国又和伊朗往来密切,必然会受到美国的“重点关注”。制裁伊始,市场上的交易商噤若寒蝉,没人敢和俄铝交易。俄铝股票大跌50%。
  过惯了刀口上舔血日子的德里帕斯卡,自然少不了“通天手段”。巴克尔勋爵高调出场。他是德里帕斯卡控股公司EN+的董事会主席,也是英国前能源和气候变化部部长。他和团队表示,制定针对EN+和俄罗斯的制裁,将会引发全球金属市场的动荡,损害美国制造商。
  他们提出了一个“巴克尔计划”,让德里帕斯卡将在EN+的股份减持至50%以下,并远离EN+和俄罗斯铝业的管理层。“巴克尔计划”还包括创建一个托管账户,德里帕斯卡的股票等收入都将被存入其中。在他从制裁名单中删除之前,这个账户上的钱他一分也拿不到。这一招令人叫绝,巴克尔的好友大卫·鲁夫利将其称为“通过摆脱德里帕斯卡来拯救德里帕斯卡”。
  在华盛顿,巴克尔求助于水星公共事务公司。该公司派出曾为特朗普竞选活动出力的布莱恩·兰扎,去游说有影响力的白宫人士,比如公共联络办公室主任贾斯汀·克拉克、战略传播总监梅赛德斯·施拉普、负责制裁政策的财政部顾问塞思·布里奇。
  游说的规模不限于此。三大律师事务所(瑞生、大成、世强)也上阵了。另一位水星公司派出的说客—路易斯安那州的前联邦参议员大卫·维特,正率领华盛顿的外国大使们抵制制裁。他告诉大使们,损害德里帕斯卡的业务,将损害全球铝供应链,最后也将损害大使本国的制造业。
  德里帕斯卡按照“巴克尔计划”按部就班地执行。他发布了一份声明,“为了保护公司的敬业员工,保护公司的全球利益相关者”,他选择“放弃对麾下公司的管理和控制”。
  美国财长姆努钦在2018年7月宣布,制裁的目的是“改变寡头的行为”,而不是惩罚德里帕斯卡的铝业生意。事实上,他们已经放松了针对德里帕斯卡和俄铝的制裁,只不过借口是“照顾俄罗斯铝业工人的生计”。
  除去德里帕斯卡大方地雇佣高效的游说团队,“绕过”制裁的真正原因还是深度的利益捆绑。华尔街金融巨头都与俄铝有着长期合作。伦敦金属期货交易所的仓库里,堆满了俄铝的金属锭,这是华尔街期货交易的基础。制裁一旦生效,这些金属锭就要贴上封条,“自己人”—数家华尔街银行就要面临违约和巨额亏损。
 
  猫鼠游戏
  美国发现,制裁个人或公司,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空子可以钻。制裁伊朗的禁令一出,多少世界500强公司都默默“倒下去”;但是在卡塔尔、土耳其、阿联酋和中国香港,无数个皮包公司又默默“站起来”。这些皮包公司表面看去和伊朗毫无瓜葛,也没有进入美国市场的打算,只是专心当好“白手套”,倒买倒卖。
  如果哪家大公司不经过这些中间商,直接和伊朗交易,一旦被美国揪住,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罚款、开除管理层、冻结账户这些招数,又要轮番过一遍,哪家公司也经不起这样折腾。而皮包公司“船小好掉头”,一旦被发现,立刻注销,换个名字又是一条好汉。
  这时候,美国就要使用制裁条款里的终极武器—制裁银行。这一招主要通过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来实现。SWIFT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总部在比利时,控制着全球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银行的电子信息交换系统。
  举例来说,国际贸易中的进口商和出口商,都是通过自己国家的银行来结算货款,而货款在不同国家银行账户之间的流动所需要的信息,像金额、汇款人、收款人等,都是通过SWIFT传递的。如果一个银行在SWIFT上被屏蔽,那么它就将与全世界其他银行隔离—该银行开户的客户既不能通过该银行给其他银行汇款,也无法通过该银行收款。
  2012年,美欧对伊朗进行制裁。其时对伊朗打击最大的措施,就是将4家伊朗银行驱逐出SWIFT,迫使伊朗与美国进行核谈判,这才有了《伊朗核协议》。2018年5月,特朗普单方面退出了该协议。华盛顿正在竭尽所能进行制裁,而德黑兰也在别出心裁地绕过制裁—就像一场猫鼠游戏。
  伊朗已经被美国制裁了近40年,当然也学会了如何在残酷的压制中幸存下来。伊朗的商人会想方设法进行小额交易,比如从邻国土耳其购买食品。为了规避银行受到的限制,伊朗会使用黄金或当地货币进行交易,允许外国公司用本国货币而不是美元来购买石油与天然气。皮包公司也大量存在,在一堆奇怪的名称下“暗箱操作”。
 
  正面对抗
  美国在全球金融体系中依然是龙头老大,技术上也是无孔不入。近年来,美国官员对精细的财务记录和情报都熟稔于心,想瞒过他们的眼睛,也变得越来越艰难。毕竟,受到制裁的国家不像受到制裁的个人,回旋的余地太小,于是它们也必须选择深度的利益捆绑,只不过不是和美国。
  法国达飞海运、雪铁龙、道达尔等公司,以及德国电信和梅赛德斯-奔驰等,在伊朗的投资不菲,因此坚决反对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欧盟成员国为了保护本国的投资利益,也利用金融工具和政治工具应对美国的制裁。
  金融工具叫SPV(特殊目的媒介),于2018年9月公开亮相。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费代丽卡·莫盖里尼表示,SPV“将允许欧洲公司继续根据欧盟法律与伊朗进行贸易,并可向世界其他合作伙伴开放”。
  SPV的实质,就是一种绕开SWIFT的清算工具,用来处理欧洲公司与伊朗的往返货款。比如,一家欧洲能源公司想从伊朗购买石油和天然气,那么可以直接使用SPV付款。反过来,伊朗也可以使用SPV账户的款项,从欧洲购买许可物品。
  除此之外,伊朗还在大力投资加密货币。加密货币是一种数字货币,它使用加密来保护交易,技术基础则是源自二战时期的加密学。加密货币的发明,本来就是为了绕开现有的金融和监管体系。
  金融工具亮相前一个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宣布,重启1996年的“对抗法案”,以保护欧盟国家“不受第三国采取的域外适用法律的影响”。当时容克还补充说,欧洲领导人决定允许欧洲投资银行促进欧洲公司对伊朗的投资。
  “对抗法案”最初是为了解决美国对古巴的贸易禁运,以及美国对伊朗和利比亚的制裁而设立的。在条款中,它禁止欧洲公司服从美国的制裁条例。不过,即使在古巴被封锁期间,这项法律也没有被真正实行过。它更像是一种政治工具,旨在给美国施加道义压力,并促使其放弃惩罚性的经济手段。
  美国施加的最早的贸易和经济制裁,大概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英美战争和内战时期。两个世纪过去了,制裁和绕过制裁的斗争还在继续。在制裁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一击致命,也就没有坐以待毙。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