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服务

发行服务

第 1-10 条, 共 400 条.
进入“脆弱社会”李北方 主笔

以同事圈为例,如果有人总是开很过分的玩笑,那么这个人是不受欢迎的;但如果有人非常玻璃心,一点玩笑都开不起,那么TA也是不受欢迎的。

2016-05-25 收藏本文
魏则西事件的另一种反思谭保罗 高级记者

这是一个悲剧,也是一个残酷现实。

2016-05-23 收藏本文
“网红”不是平等,而是“网络集权”李北方

“网红”这个行业代表的不是平等。

2016-05-10 收藏本文
人类没有我们想象那么理性石勇 主笔

了解清楚价值观和我们可能是什么样的人的关系,可以有很多运用。

2016-04-29 收藏本文
房地产库存到底有多少李北方 主笔

有什么道理只把厂家仓库里积压的产品视为库存?

2016-04-29 收藏本文
警惕中国大妈遭遇“中国次贷”本刊记者 谭保罗

其实,这样的P2P公司本身就属于“违法经营”。  

2016-04-29 收藏本文
宫鲁鸣需要的是什么李北方

既然每个月只挣7000块的宫鲁鸣就可以作为出色地完成男篮主教练的工作,为什么要在洋教练身上花冤枉钱呢?为什么要在不必要的地方引入另外一种体制,难道仅仅是为了引入而引入吗?  

2016-04-18 收藏本文
不能捏“软柿子”,错过啃“硬骨头”高级记者 谭保罗

新法的问题不在于“最低工资”或者“长期合同”,而在于对员工社保的要求太严,监管部门严查,企业必须给员工交社保,而以前不需要。

2016-04-12 收藏本文
法治该在哪里止步李北方

法治当然是好东西,但法治思维也要清楚自己的边界,在该止步的地方要止步。教育中的“暴力”因素和虐待是要进行区分的,后者无疑应当受到法律制裁,但不宜界定过宽,否则就会摧毁教育。

2016-04-01 收藏本文
万科股争,让我们迷失“重点”谭保罗

在我看来,万科股权争夺战这堂课对中国资本市场而言,有点太超前了。这种超前,很可能让我们迷失真正的重点—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问题并非“内部人控制”,而是“大股东控制”。  

2016-03-29 收藏本文